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时代巨头 第三十九章董婕,张导的电话
    那些远去的人还让人这么牵挂。

    想起这些前尘往事,陈浮的眼泪横流。

    他相信那个王语嫣一直某个角落平静地活着,幸福地活着。

    就让这些回忆成为一种仪式,祭祀的仪式,祭祀一段独特的时光。

    他上次去省城兑奖,在省城师范大学北门徘徊良久,很想进去看看上大三的王语嫣,顺便提醒她留意她妈妈的同事,那个校医;同时,也要多关注她爸爸的情感世界。

    但是,此时的王语嫣是学之骄子,家庭幸福,他若干涉,就是个贸然的闯入者。

    他又怎能取信于人,难不成要告诉她自己从未来而来,知道她要发生的事情?

    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做一个旁观者。他打算寒假结束返回海滨市时,在省城多停留几个小时,写一封匿名信给王语嫣,投递在外国语学院信箱。

    这次重生,他的事业路线和生活轨迹由他自己主导,他觉得他应该不会再去岛城二中实习。

    他只能找个时机去岛城二中看看,但愿她一直是幸福的模样。

    至于徐青萍,她是少年时期的向往,没有杂质,纯洁透明,想象起来是一份甜美。

    现在已然有了时间和情感的界限,就让它永远隔离在一个特定的空间。

    更何况,现在芦青是那么痴恋于她,就让芦青和她有个完满。

    想到这些陈浮释然了。

    五点多的时候,陈浮被连续不断的敲门声唤醒。

    “陈浮,这么慢啊?屋里没人吧?”

    门还没完全拉开,伊人兮从他的胳膊下想要钻过去。

    陈浮困意犹在,拦腰把她抱住。

    “大小姐,这才几点?”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拿贼拿赃......”

    “后半句要不要说出来啊?“

    “那我得看看卧室有没有人再说。”

    “你不害怕曹老大赤身躺在那里啊?”

    “才不会呢。我不在,他肯定溜过去幽会。”

    “别那么难听。人家是恐怕木木谁不着,去讲童话故事了。”

    “还唱催眠曲了呢。”

    “有道理,讲完童话故事,唱催眠曲。”

    “去你的吧。黄鼠狼去拜年了。”

    “木木要听到这句话,肯定咬你。你说她是......”

    ”快点闭上嘴,张得再大也吐不出象牙。”

    “那就先在你脖子上留个痕迹。”

    陈浮手移到那个位置,突然很想亲她的颈。

    “不要。董婕快上来了。”

    “啊,她也来了?”

    “废话。她不送我,天这么黑,我敢来吗?”

    “那你怎么不等她一起上来啊?”

    “我先过来检查。”

    伊人兮一脸坏笑,亲了他一下。

    他刚想回一个,楼道里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赶快松开了伊人兮。

    “哎呀,我说表姐,你也太心急了吧。连等我一起上来,都不肯。”

    董婕到了门口。

    “我是赶快上来,让陈浮穿点衣服,免得走光。”

    “哈哈,你真逗。谁还看他。”

    陈浮让董婕坐下。伊人兮不管不顾地躺在陈浮床上。

    “你俩也真够革命,也不等天亮才过来。没睡好吧?”

    “哪里会睡好啊?压根就没睡着。你这伊大美人精力比我还旺盛,聊天没完不说。还兴奋地躺不住。实在拗不过她,就又过来了。”

    “哎呀,人家是换了地方睡不着。虽然你那里很豪华。”

    “行了吧,谁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啊。那还不是因为某人不在。”

    “中毒了就这样吧。不过,一趟在这张床上就困了。”

    伊人兮打了个哈欠。

    “那要不要一起啊?”

    董婕冒出一句惊人之语。

    陈浮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

    她脸一下就红了,补充说道:“我是说你俩。我回去再睡会儿。”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咱俩睡一张床,让陈浮睡外面的沙发。”

    “你俩可以分睡啊。曹老大的床还空着呢。”

    “那不行,我得抱着我表妹,别让她偷跑了。”

    “你看你,我的好表姐。一会嫌弃我,一会又不让我走。唱的哪一出啊?”

    “就是逗你比较好玩。少废话,陈浮出去。董婕,快脱。”

    陈浮给她俩带上门,幸亏是套间。

    “我和衣而睡,不脱了。”

    “不行,必须得脱。不然,抱着不舒服。”

    “好,好,都依你。陈浮不会偷看吧?哈哈”

    “他要是有那个胆量,姐姐我终身不嫁,也让他变成小陈子。”

    “哈哈,就你厉害。以前怎么没发现啊。人家恋爱中的女孩都是温柔十足,你怎么越来越野蛮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哇,你这么大!”

    “去,手脚老实点。隔墙有耳。快睡,困死妹妹了。”

    她俩又闹了一阵子才睡。

    陈浮笑了笑。他还是第一次听两个女孩子若此交流。

    伊人兮这种改变他还是挺喜欢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那一次大学时代,没有太多的机会深入了解,在乎那外在的古典美很多,却不知道她内心是如此丰富。

    花瓶很美。

    插在里面的花不仅美,还有鲜活的生命。

    陈浮庆幸打开了一扇门,走进了她的内心世界。

    或者,应该说,陈浮打开了她,她也打开了陈浮。

    人生之若初见,哪里会有这番滋味?

    八点左右的时候,陈浮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张计策。

    “喂,张老师好!”

    “陈老弟,不好意思。昨天喝多了,刚看到你给我打过电话。”

    “是的。您不是让我介绍董婕么。昨天给您打电话就是这事。”

    “对对。这事没忘。她现在在哪里?”

    “还在睡觉呢。我喊她起来。”

    “啊?你们住一起啊?方便吗?”

    “不是,不是,张老师。她和她表姐住一屋,就在我隔壁。”

    “那行。你喊她吧。我隔五分钟再打。另外,叫我老张或者张哥就行。不用太客气。”

    “好的,张大哥。我一会儿打过去。“

    张计策挂了电话,陈浮赶快拍门。

    这俩丫头睡得太死了,陈浮拍了足足一分钟,还是董婕懒洋洋地问了句:“谁啊?”

    “董婕,我陈浮。”

    “哦。”

    估计她都睡迷糊了,可能以为还是在自己家里呢。

    床终于有了响动,董婕趿拉着酒店的拖鞋拉开了门,睡眼惺忪地问:“怎么了?好困啊。”

    “快点洗把脸。张计策导演刚才打电话了,让你一会通个电话。”

    “真的,假的啊?”

    她一下子来了精神。

    “千真万确。”

    “好的,好的,马上。”

    董婕声音提高了好几分贝。

    伊人兮却是睡得正香。

    董婕清水洗面,出来时也是素颜,比涂脂抹粉,或者整容那些女星不知还要美多少。

    陈浮拨了张计策的电话。这次,那边铃声响了一下,立刻接通。

    “喂,老弟。董婕起来了吗?”

    “起来了,张大哥。我让她和您说话。”

    “喂,张老师,您好!我是董婕。很荣幸能和您通话。”

    陈浮知趣地退出房间。

    虽然,他起来桥梁作用,但是,他只是桥梁,牵涉合作的具体内容,他还不方便旁听。

    如果董婕今后成了自己经纪公司中的一员,才能另当别论。

    他在楼梯口溜达的时候,曹老大和木易傲走了上来。

    看到他,木易傲脸一红。

    “等谁呢,老陈?”

    曹老大问。

    “等你俩啊。”

    陈浮一笑。

    曹老大:“啊,等我们干什么?”

    陈浮:“看看有没有变化。”

    曹老大:“哈哈。等小兮吧?”

    木易傲:“我先回房间了。你俩聊。”

    看她朝房间方向走。

    曹老大比了个ok的手势。

    陈浮伸了个大拇指。

    曹老大来了个潇洒地甩头。

    “回房间吗?”

    “董婕和伊人兮在。”

    “那我再去木易傲那里聊会儿。你等着吧。”

    “重色轻友。去吧。”

    “彼此,彼此。哈哈。”

    曹老大留个帅气的背影。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陈浮估摸着董婕该打完电话了,就推门进来。正好赶上董婕说“张老师,再见”。

    看来这电话聊得很投机,董婕一脸兴奋,手里拿着电话跑过来一把抱住陈浮:“陈浮,太感谢你了!”

    “你们干什么呢?”

    董婕的话音刚落,伊人兮拉开了套间的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