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时代巨头 第四十一章 在华清大学听讲座
    新世界出版社曾出版过一套丛书叫《我在北大听讲座》。这套丛书,无论前生今世,都是陈浮最爱系列之一。在师院读书那几年,他借阅最多,可以做到废寝忘食去阅读的,除了金庸的武侠系列,理所当然也就是它。

    每一次阅读,都是受益匪浅。

    等到来京城读书之后,他能穿越大半个京城到北大蹭讲座听,和这部书有莫大关系。

    当然,京城名校众多,开阔视野,启迪心灵,促升才智的高质量讲座也是数不胜数。

    所以,熟悉了京城之后,他游走的不再仅是北大。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不愿出去,甘心守在望京中环南路一号。

    在里面的时间越长,越是醉心于此。

    望京中环南路1号是社科院研究生院所在。

    它东西长度和南北宽度都在百米之内,除了两座五层的宿舍楼、一座三层教学楼、迷你版报告厅、迷你版餐厅和浓缩版公共澡堂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言说的建筑。

    在规模上,和北外、对外经贸这样的袖珍学校已然无法相比,更遑论北清这样的高校。

    不过,时间久了,陈浮发现,这里的讲座质量不仅是可以和北大相提并论,而且还能赶超。

    博士一年级的时候,他们还开设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样的必修课。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他以为讲课的老师还和读大学、读硕士时的一样照本宣科读读讲讲,枯燥地让人昏昏欲睡和逃之夭夭。

    上了才知道这是这是一门前沿课程,不再是仅限于理论知识的传授,更多地时联系社会实际,让你发现问题,找到解决策略。陈浮记得第一讲就是大名名鼎鼎的徐友渔,后来就是张宇燕等学贯东西的学者。

    那些岁月,华清大学外语系整体实力略逊,英语文学博士点设立也才一年多时间,陈浮来这个理工科见长的学校就屈指可数。即使过来,更多的是来聚会。

    现在想象,凭华清大学的整体实力,外语系也会有很多不错的讲座;只是,心里的那点偏见阻碍了他的脚步。

    国庆黄金周,阴差阳错撞上了麦克尤恩这次讲座,也算是个弥补。

    此年,麦克尤恩刚过半百,言谈之间竟然有华夏传统知识分子的儒雅。

    他的演讲围绕“孩子”这个话题进行。

    陈浮也就能判断出他这次和台下听众分享的是他早期作品。这大概是考虑了在华夏能够阅读到的他的作品大致就限于从《先爱,后仪》(first love, last rites)到《水泥花园》(the cement garden)这个区间。

    而若是回到陈浮上世,麦克尤恩关于“孩子”的小说还很多;其中一部叫《赎罪》的还被好莱坞拍成电影,获得奥斯卡金像奖。

    与华夏小说里的孩子形象以及大英传统小说里的孩子形象相比,麦克尤恩小说里的孩子显然要惊世骇俗。

    正如他在发言中所说,他父母结合开了一朵浪漫的爱情之花;但是,这多花杰出的果实却充满了忧伤。他的童年有很多向往,包括最简单的家庭团圆,却都是刻下伤痕。

    也正因为如此,在他有幸成为作家之后,他关注的更多的是畸形环境里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状况。

    “...by deformed environment, here i mean home and society. you may possibly have read my novel the cement garden. in this novel you can see the three children live in a deformed family as well as a deformed munity. ...the father died when jack was masturbating. when he saw his father died, he did not feel sad. he saw it as a chance of tting freedom.... when the mother died,the three children thought who should be alified for hosting the family...”

    (畸形环境,我这里既指家庭的,也指社会的。想必大家读过我的《水泥花园》这部小说。读了大家就能知道,作品中的三个孩子家庭和社区何以说是畸形的。父亲去世时,杰克在手x;他不但没有感到忧伤,还认为摆脱了父亲的控制,获得自由。母亲去世时,三个孩子想到是谁才有资格掌管家庭。......)

    作英语文学研究的学者们听到麦克尤恩介绍自己作品中“孩子”畸形特征和表现,神色正常。听讲座的学生,尤其是本科生,大都没有读过麦克尤恩小说原著,反应就不一样了,惊叹声不断。

    黄枝丫还写了一纸条问“masterbating”、“clitoris”“tranvestism”和“sadomasochism”什么意思。

    陈浮不得不佩服华清大学学生的英语拼读能力,在不知意思的情况下,还能把四个难度超大的单词强拼下来。

    这时候,手机还没有词典功能;即使有,也不会把这三个超纲词汇列入其中。

    陈浮写完汉语意思传给她。

    她看了一眼,脸一下变红了,还怒视了一下陈浮。

    陈浮觉得冤枉,这可是她主动问的。

    再说只不过几个比较敏感的英语单词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又不是没成年。

    陈浮再往下听麦克尤恩讲,总觉得旁边有根刺。虽然隔着一个人,他觉得被盯着一样。

    有意装作无意,往旁边一看,黄枝丫果然在瞄他。

    看到陈浮的眼光,她又装作若无其事。

    她可能奇怪陈浮怎么会熟悉这些生僻的英语词汇,甚至怀疑陈浮有什么不良心理。

    就像他当初论文答辩,做陈述时,不可能避免这些词汇。那时,手机功能已经相当发达,几个旁听的师妹师弟不停翻查这些特殊单词,虽然在文学和其它社会研究领域,sex已经变成司空见惯的话题,他们还是有点震惊。

    从那以后,师弟们总会利用这些词和陈浮开点带颜色的玩笑,问陈浮有没有特殊取向。

    由于接近十二点,麦克尤恩讲完之后,留给大家十五分钟的提问时间。

    陈浮刚想站起来,却被柳强东抢了先。

    “mr. mcewan. why do your novels care a lot about children at home, but little on campus? is there no campus deformity  in british schools?”

    (麦克尤恩先生,您的小说关注的多是家庭中孩子,却很少关注校园的孩子。这是为什么呢?大英学校难道没有校园畸形现象么?)

    这个问题和陈浮想的有些类似。

    只不过,陈浮想问的是校园暴力方面的问题。

    校园暴力可能是自有现代类型的学校开始,就伴随而生。但是,一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在影视和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它更是愈演愈烈,以至于校园内的孩子们都不知道它能致死。

    陈浮希望的是能从麦克尤恩那里听到一些策略。

    小说家和单纯的社会学家思路还是有差别。

    柳强东的问题对麦克尤恩来讲,自然不难回答。

    他还是从自己的成长经历着手,强调家庭在孩子成长中的重要性。当然,以后创作过程中,有可能会多探索中小学的校园对孩子的身心影响。至于校园畸形,这个倒是不言而喻,在世界各地各个国家都有可能存在,不属哪个国家独有。重要的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麦克尤恩坦言,他关注心理层面更多些,解决的方法他只能留给社会思考和寻觅。

    柳强东之后,又有人提了几个问题,陈浮竟然没有了机会。

    麦克尤恩作答之后,主持人刘教授就宣告结束。

    陈浮还是觉得有点遗憾。

    黄枝丫走过来,脸又红了,小声说道:“没想到啊,这么厉害!”

    “没什么的,几个单词而已。我总算比你高一级吧,怎么也不能虚长几岁,白吃干饭。”

    陈浮说道。

    这时,柳强东过来却是要告辞,说下午还有一堆事要解决。

    陈浮就没说留下吃饭的事情。

    他也想回桃花宾馆,在那附近凑合一顿。

    董婕下午去春晚组报道,伊人兮应该能早点回来。

    但是,黄枝丫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他留下来在华清大学这边吃饭。

    “为什么非要请吃饭啊?不会是学到几个单词吧?”

    “我呸。都是什么单词啊!”

    黄枝丫又是面红耳赤。

    “是要感谢你啊!怎么也得让我尝尝当地主的滋味吧。”

    陈浮只好跟着她和苏思源往华清大学甲号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