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个明星老婆〕〔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我偏偏是巨星〕〔我真不想躺赢啊〕〔超级全能系统〕〔第一豪婿〕〔隐形学霸超A的〕〔神豪从双12开始〕〔失忆神探〕〔神级狂兵〕〔完美女婿〕〔我把BOSS公主抱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史上最强飞行员〕〔狂医兵王〕〔第一豪婿(林阳许〕〔星河归来当奶爸〕〔狂武神帝(古枫古〕〔往日黎明〕〔冷铁寒心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斩役 第305章 卟啉之食
    菲菲:“师傅,你慢点。”

    菲菲紧紧跟在我身后,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我的衣边。另一只手拿着手电左右探照。虽然是大白天,别墅内在没有电照明的情况下,依旧十分的昏暗。两人依靠手电的光亮探路。

    菲菲:“师父,那刘姐姐为什么要买这房子啊,住在这里恐怖不恐怖。”

    我回头看着菲菲摇摇头,小女孩就是单纯。

    我:“你刘姐姐才不是自己住呢。她是投资,这别墅处在市中心,却闹中取静。地段十分优越。要不是出了这样的事,市值要好几千万,你刘姐姐先用低价把这房子盘下来。然后等上几年,等所有人开始淡忘后再出手卖掉,保证可以赚上一大笔。

    再则,它也可以以这别墅做抵押向银行贷款。别墅抵押时,是按照周边的均价计算的。等于变相的增加了手里的钱。到时候,刘荣既可以不还款把房子倒手给银行。也可以靠银行的贷款去做别的投资盈利,而且从广义上讲,上海的房子不管在哪,都是会升值的,你刘姐姐可是典型的奸商。要不怎么说有钱人往往越来越有钱,穷人就是有想法也没有启动资金呢。”

    我和菲菲在别墅的大厅来回照了一圈。别墅的大厅很大,房顶也很高。这样设计是为了让户主举办晚会时用的。在大厅周围还有几间小房子作为厕所和更衣室等用处。

    我和菲菲踩着木质的地板往上走,二楼的房屋都铺上了木板,这些地板的质感很硬,踩上去会发出沉闷的咚咚声。我用手电照了照,看样子显然使用很高档的木材做的,再看看那些家具,心里不禁惆怅起来。说不定自己的身价,还不如这里的一把椅子。想想那个富二代也真是傻,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山珍海味吃多了,竟然开始吃人肉,喝人血了。虽然说资本家的本性就是这样,但也没有这么直接。而且选择的都是年轻女性。实在太浪费了,要是我,一定会好好的和她们深入了解。一定每天都!

    菲菲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好奇的低头看着我。

    菲菲:“师父,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呀,怎么还先是一脸苦相,接着咬牙切齿,最后又傻笑起来。”

    我看着菲菲,呵呵,一言难尽啊。说起来,那个变态凶手还没有被捉到,案发的那晚挣脱开了十几名捕快的围捕,从二楼窗口跳了出去,接着跑进树林失去踪影。

    离案发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依旧毫无他的消息,捕房开始怀疑他的家属已经安排他跑路。

    走过二楼的走廊,我们又检查了所有的房间,我和菲菲沿着走廊又走上了别墅的阁楼,虽说是阁楼,但面积比我租用的房间还大,足有四十多平米。沿着墙壁还装着成排的玻璃镜,人走过时,玻璃的两边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大晚上的突然看到的话还挺恐怖。

    我撩开厚重的窗帘,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我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从窗外涌进来。我贪婪的吸着,比起这别墅里的冰冷浑浊空气,外面的空气简直就是无味之香。

    阁楼呈长方形。只摆着一桌一椅和一个架子。十分简约。两边的玻璃镜使得阁楼显得更大。桌子摆在靠窗的位置,上面铺着干净的餐桌布。左侧摆着一台老式的留声机,旁边的架子上放满了各式的黑胶唱片,右侧摆着一个调料架。

    我坐在椅子上,从这里眺望远方,可以看到远处的高架和高楼。视野异常的开阔。这种窗户,在我们上海叫做老虎窗。名字和老虎其实无关,当年上海被划为租界后,开始出现大量的洋楼。这种天窗外国人称为roof,国人音译俗称,就习惯叫做了老虎窗。

    小时候我就梦想可以有一幢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自己要住到阁楼里,每天打开窗户的时候,都可以看着树梢的鸟儿给幼鸟为食,听着幼鸟抢食发出的叽叽喳喳声。双手叠放在窗台,低头时,看着地下的人群奔流不息。当然梦想至今没有实现。

    菲菲:“师父,没有发现怎么办。我们怎么和刘姐姐交差。”

    我正想着如何回答,菲菲指着我大叫。

    菲菲:“师父,你发痘痘了。”

    我:“怎么会,今天起来也没看到呀。”

    菲菲:“师父,你不信你看你上嘴鼻下中间在往右侧一拇指的位置。”

    我狐疑的走到一面镜子前,对着自己的影像寻找,没想到还真是。我双手开始挤痘痘。

    我:“菲菲,用手电照一下,这里有点暗。”

    菲菲用手电打光,我看着镜子里的影像,皱皱眉头。

    我:“菲菲,把手电给我。”

    我把镜子的前头贴着玻璃。难道是!镜子里我的影像出现黑影,我本能的侧身。

    我大喊一声:“菲菲躲开!”

    我侧身一跳双手推向菲菲,菲菲后退了几步,没站稳从低矮的窗口掉了下去。

    我?

    一把力斧破开玻璃砍在了地板上。这玻璃是一面面单面镜,从外往里是镜子,从里往外看,却是透明的。没想到镜子后面还有暗格通道。

    一个青年男子踏着玻璃渣走了过来。我抬头看去,男子身型高大壮硕,单手拿着斧头,光头泛着光,眼神凶狠的看着我。他的样子我在刘荣的资料里看到过,就是那个富二代,没想到他来了招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就躲在暗格里。

    我抬起头,仰望着他。

    我傻笑:“呵呵,你好呀。”?男人双手举起斧头朝我劈来。我抓起椅子一挡。椅子被劈成两半。斧刃落在我的两腿间,我虚了口气,好在我刚才本能的用屁股往后挪了几公分,要不然我以后就要写太史公书了。

    男人拉起斧头又要砍,我抓着手里的椅子腿,先一步起身,对着他的头就砸。男人呆呆站着看着我,眼神变得更加凶狠。

    我呵呵傻笑一声,吓得转身就跑。从桌子下爬了过去,隔着桌子和男人相对,男人想绕过来,我围着圈和他转。

    转了几圈,男人暴怒,抬手抓起桌子的边就要掀桌子,我趁着桌子被竖着抬起时,用力撞去,男子实在太壮,没有被我撞倒,只是后退了几步,桌子脱手掉地上,正好砸在我脚趾上。疼的我坐在地上又揉又叫。

    男人举着斧头又要劈我,我本能的在地上摸索,摸到一个调料瓶。一下朝他撒去,与此同时,从窗口掉下去的菲菲又从窗外硬是爬了上来。

    “师傅小心,徒儿来救你。”

    菲菲踩着窗框扑了过来,男人看向菲菲闪开身。菲菲飞过时,调料瓶里的胡椒粉正好洒在菲菲脸上。

    “啊,辣辣辣!”

    菲菲捂着脸大叫,男人看到菲菲顿时目光发亮,眼神停留在菲菲白皙的脖子上,那眼神就像是沙漠里迷路的人看到了水壶。男人左手掐住菲菲的脖子,右手拉着菲菲的衣领,低头叫要咬。我瞬间站起身拿起地上的斧头劈去。

    男子惨叫一声,左手臂被砍下,在惯性作用下掉出了窗户。

    “那些肮脏的食物根本无法食用,只有鲜血,只有鲜血才是干净的。”

    男人在医院里不停挣扎,不停的说着自己的“苦衷”,他的全身被固定在床上,依旧被他晃的蹭蹭作响。男人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记住你了,我一定会来找你报仇。”

    我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找我报仇,来世吧。

    医生再给他打了一针安定后,男人总算安静下来。从密道的地下室里,我们找到了那些失踪的女人,那些女人一部分被切割后冷冻,另一部分被他当作羔羊圈养起来,每天为他提供新鲜的血液。

    虽然男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责,但他的家属以男子患卟啉症和殚妄疾病的理由,最后经过几轮审判被送去精神医院强制看押。

    医学上的“卟啉症”,又称为“吸血鬼病”。

    早期这种疾病在西方更为常见,卟啉症患者是西方吸血鬼的原型。古代的“卟啉症”患者通过饮用鲜血来使自己感觉舒服一些。

    他们害怕阳光,只要阳光长时间照射就会出现红斑和水泡。所以他们习惯昼伏夜出喜欢躲在暗处。

    体内血红素的缺乏使他们脸色苍白贫血,卟啉类物质会使他们的面容,手指等变得畸形,皮肤受损,造成提前衰老的样子,面容因而变得可怕狰狞。

    卟啉类物质还可使他们的牙龈腐烂出血,犬齿因此更容易暴露在外。同时牙齿表面还能吸收400毫米范围的光波从而释放出荧光。

    卟啉症患者在这种折磨下,很容易出现精神症状,变得躁狂不安,甚至出现打人杀人的现象。

    因为这是我和菲菲第一起合作处理的案件,所以过去了几年依旧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