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斩役 第13章 再探得月楼
    我让安去准备了一箱盐,然后沿着得月楼周围撒上一圈。

    “记住,这盐圈不能断,知道了么。”

    安虽然不理解,但点点头,还是照办了。

    “等等。”

    我叫住安:“你知道原来看后门的冯老头住哪里么。”

    安点点头。

    “大师还有什么吩咐么。”

    我示意没有。

    做好了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只等夜幕降临。嘱咐府上的仆人今晚不要离得月楼太近。

    夜色渐浓,一轮残月松松垮垮的穿过云层,时而亮,时而暗。我抬头看了一眼得月楼,人影在亮着灯的顶楼闪动。隐隐还能听到歌声。窗户就像一个胶片方格记录着女人优美的舞姿。

    我驻足看向菲菲:“徒儿,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菲菲指了指,“师父!回不去了。”

    我顺着方向看去,张管家和十几个家丁正挤在远处的林子里朝我们这边张望。

    本来想让他们别出来,这样万一有情况搞不定还可以溜。

    我咬咬牙,没办法了,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在就算我想收手估计也要被那张管家打死。

    我努力想想点事来服自己。

    也没什么可怕的,难道这世界上还有比坐菲菲开的车更恐怖的,还有比菲菲挖鼻孔更毁三观的,还有比菲菲抠脚趾恶心,还有比菲菲!

    菲菲一脚把我踹到在地。怒火冲天的看着我。手里的燕尾翎刮着石柱,大理石冒着火星。

    “师父,需要这么大声的喊出来么!”

    我:“呵呵。”

    菲菲停下脚步扯扯我的衣袖:“师父,你看,没有头!”

    走到得月楼十几米处,窗口人影的样子已经可以看个大概。婀娜的身姿抛洒水袖。倩丽的戏服滑过木窗。左至右,右至左。

    那空荡荡的肩膀上让我看的很不舒服。

    我:“菲菲,我认真考虑了下。我们还是回去吧。”

    “少啰嗦。”

    菲菲一拉我领口飞奔进门。和菲菲进了塔楼,我仰视上方,黑漆漆的塔楼上方混沌不清。身后的大门嘭的合上。我停顿了几秒,咬咬牙。和菲菲踏上木质的阶梯,每一次踩地的声响,都折磨着我的神经。

    菲菲:“师父,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我:“我,没有,徒弟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菲菲:“我也没有。”

    我:“那我们继续走。”

    菲菲:“哦。”

    我:“菲菲,要不我们换一下,你走前面,手电归你,你手里的东西蛮重的,我帮你拿吧。”

    菲菲:“不要。别想自己先跑,快走。”

    菲菲用那燕尾翎顶着我的腰。两人继续往上走。

    虽然上一次来过,但这一次来还是感觉很别扭,没有灯光,除了手电,只有稀薄的光亮从通风口照进来。

    我:“菲菲,要不你唱首歌缓和下气氛。”

    我转头看向菲菲,两人目光对视,想起上次在驿站的事,都放弃了。

    两人继续上楼。

    菲菲用燕尾翎柄戳戳我:“师父,你不要乱放歌,把手机放好。”

    我掏口袋一脸苦笑:“我的是黑白诺基亚你放给我看。”

    耳边女声悠长的声音渐渐变得响亮,原本还要争吵的两人吓得一下抱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差点脚发麻摔下去。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好久最后两人对视螃蟹步朝上走。

    声音唱的应该是黄梅戏,但声调曲婉。悠长,让人心中也跟着酸楚起来,加上这氛围更让人忐忑。

    “师父,你觉不觉的这声音和那二夫人的脸很配。”

    “为啥,你有没见过她。”

    “女人的直觉。”

    “菲菲,”我停下脚步,“那是不是也和我很配。”

    我转过身把手电照着自己的脸。菲菲大叫一声。伸手戳来。

    “哇,菲菲太狠了你,和你开个玩笑,你想杀人啊。”

    当时,那把燕尾翎的尖部离我的咽喉只有0.01公分,手电沿着楼梯滚了下去。几秒后再也听不到声音,连光亮也都消失。我?

    其实这得月楼原本每一层都有灯,只是全都已坏,看着墙壁灯座上残存的玻璃,抱怨这帮人不会来换一下。

    “谁让你吓我,”

    “我想缓和下气氛么。”

    “这叫缓和气氛,那你干嘛不讲个童话的故事。”

    “你当我不敢讲啊,,想听什么,张口就来。是蝌蚪找妈妈,还是三只猪,还是老狼请吃鸡!”

    我一转身直接撞在门上,痛的我捂住脸蹲在地上。原本的歌声嘎然而止。

    “该!叫你无聊。”

    菲菲一脸心灾乐祸。一路和菲菲吐槽,不知不觉间,竟然到了门外。我捂着鼻子站起身,两人站在门口观察里面的反应,但里面却很安静。我看向菲菲。声道。

    “菲菲掏钥匙开门。”

    “师父,钥匙不是在你那么。”

    我摸了摸口袋,“徒儿,我好像挂手电上了。”

    门嗖的被吹开一道缝,又哐的吹上,又哐的吹开,来回碰撞。似乎快要崩断锁链,就像关着猛兽的笼子。

    “那个徒儿,我下去捡钥匙。”

    我刚要跑,被菲菲抓住衣领揪回来。

    “师父,不用。”

    “别!”

    我还来不及阻止。菲菲手起刀落,盘在门口的铁链断开,锁掉在地上。风一下把门吹向墙壁。

    我和菲菲感觉被股风吸了进去,连踵好几步才站稳。我扶着墙壁触碰到开关,灯一下亮起。

    这里是塔楼的第六层,摆着方桌和其他应用之物,我扫视了一眼。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朝窗外看去,能看到县城的街道,还能看到很远处一条细长的银河,泛着月光。

    靠墙的地方还有一阶梯,通向塔楼的顶楼。我犹豫了一下,上面就是在窗口看到人影的位置。

    和菲菲忐忑的上了楼。我躲在菲菲后面。塔楼的顶楼应该是二夫人的闺房,摆着床,和许多的衣柜。我看向四周,并没有看到人影。我指指衣柜,和菲菲慢慢移动。菲菲举着燕尾翎我伸手正要拉开衣柜的门。

    身后的门咔的关上。身穿戏服的无头人影从房顶降下来。我急忙转身一推菲菲。

    “菲菲,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斩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