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斩役 第194章 雀舌
    “几十年前的时候,鬼方还是一个热闹的集市,叫做刘家庄。”

    阿辈长道。

    今天我回到了刘港村,特地来拜访阿辈长打听下关于刘家庄以前的事。阿辈长的家住在村子里一个很偏的角落。独门独院,平日也没有什么人来串门。当我敲开阿辈长家的门后,阿辈长从里屋探出头来。目光对视时,我心里有点忐忑。

    不过这次,阿辈长没有拒绝。阿辈长领着我走进里屋,两人在客厅的木椅上坐下。阿辈长的家里摆设很简单,除了几张有点年代感的老旧桌椅和必要器具外,并没有别的东西。

    稍后阿辈长端着茶壶走了出来。我急忙起身。阿辈长示意我坐下,让我不要那么拘谨。

    阿辈长洗了洗茶杯,一股青绿色的茶水从茶壶里倒入茶杯,我闻到一股很特别的清香,这香气清香四溢,闻了让人有种清爽的感觉。茶杯的水面上飘着几片从壶口溜出的茶叶,那茶叶颜色翠绿。茶叶很细长,看上去很像麻雀的舌头。不过实话,这茶叶看上去和杉树的叶片一模一样,若不是这香味。我都怀疑是阿辈长随便从地上捡的。

    “喝吧。”

    我端起茶杯闻了闻,都老人有宝货,此话不假。茶水入口时,有股别样的淡香,久久在口中回味。我将茶水一饮而尽。

    阿辈长又给我续上。

    “太爷爷,这是什么茶啊。”

    阿辈长:“没啥名字,就是外面的树上摘了一个树枝下来,你要想要个名字,就叫雀舌吧。”

    我往外看了一眼,门前一棵是杉树,另一棵也是杉树。我无语?还真是杉树叶啊。

    简单问候了阿辈长几句,我就直奔来的目的而去。阿辈长习惯性的拿出自己的旱烟,抽了一口,然后长长的吐出。

    阿辈长继续道。

    “刘家庄因为靠近黄浦江,又有条河道把黄浦江和杭州湾连在一起,当时上海北面长江口的港口因为战乱无法通行,所以很多商人都选择了在金山卫登陆,然后改为沙船运送货物到上海市区。刘家庄的刘家港(也就是现在刘港村的位置)就成了一个重要的补给站和集散中心。大量着人流也使刘家庄成为当时沪南地区最繁华的地方。被人称为南上海,或者上海。

    有一天村子里来了几个女子。这些女子在镇上开了一个茶楼。”

    这个故事我之前听阿辈长讲起过,镇上有天来了几个女子,这些女子开了家叫汇贤雅叙的的茶楼。名为茶楼,实际上是一家做身体交流的地方。但奇怪的是她们不要财物,只要客人的食指和中指。由于这些女子才貌出众,吸引了大量的客人前去。害得刘家庄差点成为无指庄了。

    后来有天村里来了个云游僧,发现汇贤雅叙有问题,放出了袋中的金貂,那些女子被金貂咬死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一只只大灰老鼠变得。

    阿辈长:“这些女子死的时候,仰天大叫了一声,当时村民们没有留意,但之后却。”

    之后开始,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大群老鼠,这些老鼠的个头很大,像一致猫,也不怕人,甚至还会攻击人。每天这些老鼠成群结队的偷吃村镇上的粮食,咬坏村民的家具,衣服。还咬坏商人的货物。村民们就算驱赶也不跑,捕杀了一只又一只,但这些老鼠怎么也消灭不完。

    村民们只好去求云游僧,云游僧想了想,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剖开其中一具尚未火化的鼠精的背脊,挖出它的脊骨,做成了一只骨笛。

    他让村民们挖了一个很大的池子,在里面倒入硝石灰。池子的中间放一块木板,云游僧站在木板上,开始吹骨笛。那些老鼠听到笛声,都开始不断的跑过来,成群的老鼠掉入池子里。池子里的老鼠很快被石灰水化成了粉末,但鼠群还是一群一群的跑过来。就这样,村镇上的老鼠都被云游僧给消灭了。

    鼠患虽然消灭了,但镇子里又闹起了鼠疫。人吃了被老鼠咬过的食物后,都开始变得无力,发热。昏昏沉沉。

    村里的人一个个的死去,更可怕的是那些和老鼠精发生过不可描述事情的人,死后因为上不了天堂,又下不了地狱,所以变成了一个个游荡在街市的行尸。

    云游僧在村口的破庙里架起了一口大锅,煮清茶给村民喝,喝过清茶的村民逐渐都开始康复了。

    而那些变成行尸的村民,云游僧带领村民将他们捕获后。用桃木插入其穴道,让其沉睡。然后装入棺材埋到了刘家庄的郊外。

    之所以没有把那些行尸火葬,是因为,就算烧了它们的尸体,它们的魂魄也会继续在外游荡,到时候捉起来反而麻烦。还不如直接封印起来。

    村民们为了感激云游僧,就众筹把村口的破庙重修。取名旃檀禅林。云游僧也留在了村子里,法号白莲禅师。

    旃檀禅林每日清晨黄昏,都有弥勒佛组显露金身,大家都是因为有得道高僧入住。一时间寺庙香火鼎盛。很多外地的人也慕名前来听白莲禅师**,上香祷告。

    后来又来了一群白衣僧人。这群僧人自称是白莲禅师的师兄弟,虽然为僧,但蓄发不提度。

    之后开始,白莲禅师像换了一个人。他开始要村民们翻边村镇的每一个角落,寻找一样东西。却又不肯告诉村民是什么。还派那些白衣僧人监工,村民稍有怠慢白衣僧人就拳打脚踢。

    村民们若干反抗,白莲禅师就停止供给茶水。村民们喝了那些茶水,顿时感觉全身清爽,浑身有劲。但如果三天不喝,就感觉浑身无力,全身发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整天晃晃不可。要是七天不喝,就感觉全身如同被蚂蚁爬过,然后被蚂蚁用口器啮咬。有些人甚至选择了用自虐的方式靠疼痛来缓解,但毫无用处。

    有村民溜进旃檀禅林后告诉其他村民,所谓的雀舌茶其实是白莲禅师从尸体上提炼出的硬化的皮肤。不知真假。但村民们已经意识到,在雀舌茶里,白莲禅师下了蛊。可是事到如今为时已晚。

    我听阿辈长提到雀舌时,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茶水,吓得不敢再喝。

    我感觉白莲禅师的蛊毒和现在的毒品一样。虽然短暂的给人身心愉悦,但之后却是无穷无尽的痛苦。下毒的人利用毒品,奴役他人,榨取他人,把别人变成行尸走肉,毁掉他人的一生。自己却坐享其成。

    这些旁门左道,危害身心,危害家庭,危害社会。所有人应该养留心身边的不法之徒。做到心,谨慎,对于那些花言巧语,鼓吹毒品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人,把鸦片成阿芙蓉,冰啊肉啊,牙签啊。叶子啊的人,要避而远之,然后让正义的捕快将他们绳之以法。

    而那些利用巫蛊之术害人的人,就让我把它们一一写死。

    阿辈长纳闷的看着我:“夏夜,你一个人呢看着前面自言自语在什么?”

    我:“呵呵,没什么,跳戏了。您继续。”

    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有一个村民挖到了一个地下通道,有人进去想一看究竟。之后莫名的一场大火烧毁了整个村镇,连同里面的村民和那些白衣僧人。刘家庄,也就逐渐变成了现在的鬼方。

    我点点头,听阿辈长这么一,我猜那些白莲教徒来这里想找的,应该就是那个通道,只是不清楚那通道连着什么。询问阿辈长,阿辈长也不知道。虽然这样,但总算有点眉目了。

    告别了阿辈长,我走在村里的路上,一只手抓住了我。

    “夏夜,阿贵叟又遇到脏东西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斩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