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只对你情有独〕〔我从仙界来〕〔我家女主整天不务〕〔福晋有喜,爷又失〕〔男神偏偏喜欢我〕〔反穿女王爷,霸总〕〔台城遗梦〕〔我在古代追男神〕〔职场非小白〕〔我的师父是神仙〕〔妆宦〕〔白少你家老婆又露〕〔我家将军是个狼人〕〔唯恋与你〕〔一品皇商:厨娘她〕〔离婚后和霸总穿去〕〔家有福妻:养花养〕〔朕醉了〕〔最强枭皇〕〔原来我是富二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斩役 第230章 大堂角斗
    差才转过身,看了一眼油锅,又看了眼我,重新打量了我一遍。身后的男人走上前来。

    “差才,他在林子里就是用这种奇怪的巫术打败我的,要心。”

    我惊讶的看着那白净男人,不曾想林子里遇到的半兽人是他,这就是乞凯氏的勇士真身么。这么来,挂着的蛇肉就是吃了我又吃了他的那条。

    我:“醉花,原来是你啊,站在后面不话,害羞呀,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了。”

    那些头目哄堂大笑。醉花,不乞凯氏的勇士双眼冒出绿光,瞬间变身,朝我扑来。妃现身覆盖在我全身。我被它扑着撞在身后的柱子上,柱子倒下。

    原本挂在柱子上的人,被抛出。求生的本能让他吃力的爬动。

    我抱起柱子一把把半兽人打飞。

    那群头目站起身聚在一起喊好看热闹,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那差才竟也回到了位子上,蝴蝶迷,不,张红重新靠在了差才身上。

    张红喊道:“乃蜜。他的力量来自于他的骨戒,想办法毁了它。”

    我看了一眼张红:“蝴蝶迷你好偏心呀,大家都进同一个山洞,你为何厚此薄彼呢。”

    头目们又是一阵大笑。张红涨红了脸,狠狠的瞪着我。乃蜜这个半兽人仰天爆啸一声,估计是被我激怒了,动作也发凶狠,非置我于死地不可。

    两人站在大堂的中间,如同两个角斗士。

    张红的腐心虫,正在吞噬我的蔷薇素,一旦蔷薇素耗尽,它们就开始吞噬血肉,好在我的蔷薇素够足,虽然一时不至于要命,但疼痛不断递增。

    妃只是覆盖在我身上,并没有出现本体,主要我觉得如果这时候他们看到我穿着白裙子,我气势上会比较弱。

    或许因为疼痛的关系,我出手也比较重,两人你一拳我一爪的往彼此身上招呼。我也没有选择躲避,选择了硬抗,那些伤痕打在身上,此刻反而可以消减内心被腐心虫吞噬的疼痛。

    两人从最初的互殴,变成了抓着毛发的撕扯。接着又扭在一起互掐,两人用额头对撞,最后连嘴都用上了,它咬住我的头,我就直接张嘴咬住它的舌头。虽然嘴没它大,牙齿也没它锋利,但气势上好不输它。

    我感觉身体的疼痛急速加剧。瞟了一眼,看到张红这妮子正偷偷结手诀。

    这见人!

    我心里狠狠的骂一句,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要是我现在冲过去,差才一定认为我要偷袭他,一旦他下令那群头目联手对付我。我双拳难敌四手。

    只有趁这群人看戏时,各个击破才是正解。

    因为疼痛的关系,我无法集中精神,和妃的频率开始打乱。

    妃:“夏夜,我快无法凝聚了,你自己心。”

    我:“喂喂,妃。”

    我感觉妃解除了附身,缩回了骨戒里。没有妃的加持,我的速度力量都骤减。

    半兽人张开血盆大口咬来,我转身就跑。半兽人在身后追。

    “哈哈哈,那子不行了。”

    一个头目大笑着道。我围着那个大鼎和半兽人转圈圈。目的是打算趁他恼羞成怒跳起时一把把它拽进去。半兽人估计看出了我的心思,虽然跟着我追逐,但没有从顶上跳过的意思,此时那个胖头目已经被炸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我开启了嘴炮模式。不断的吐槽它,起初乃蜜还能克制,但被我的越来越暴躁。

    最后双眼发红。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口聚空气压缩后朝我吐出空气炮。

    我往大鼎下一蹲躲避。那铜鼎连续遭受几次气炮后朝我这边倾翻。里面的油撒了一起,油遇到火后迅速窜起火苗,顺着油开始烧向大堂的各处。

    “乃蜜快停下,乃蜜。”

    整个房子都是木头结构,遇到火源迅速燃烧。差才一看整个大堂开始着火,急忙想喊乃蜜停下,但杀红眼的乃蜜顾不上这些,我躲到柱子后,乃蜜用空气炮不断轰来。

    柱子出现裂缝,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房顶开始倾斜。

    “快跑,房要塌了。”

    大火中,整个木屋的房顶开始压下来。里面的人作鸟兽散,有的逃了出去,有的直接压在了废墟里。被大火裹住。

    “什么人。”

    放哨的迷彩服转身时,看到一群脸色僵硬的人群朝他们走来。急忙下令开枪。虽然那群人被打的肢体都不完整,但似乎感觉不到痛苦一般,继续朝他们走来。

    一个迷彩服看清了其中一个人的脸,整个人被吓得大喊大叫。

    其他人嘲笑着看去。

    “死掉的人,那个是死掉的人。”

    那个迷彩服清楚的记得。那个人在不久前被他给杀死了。那个迷彩服转身就要逃,被一个头目开枪打死。正要下令继续攻击。却在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枪声中倒下。

    寨子里,突然出现另一群武装。他们从草丛里,树林里各个隐蔽的据点射击。差才的手下一个个倒下。

    差才手下的头目急忙组织迷彩服去迎战。

    一枚枚火箭弹从不远处的山丘上飞来。炸的寨子里的人狼狈逃窜。差才看了一眼那群武装,那群武装也穿着迷彩服,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的手臂上扎着一条紫色的绸带。

    差才:“独眼枭!”

    差才咬牙切齿的道。独眼枭是差才的老对手,是除了他外最强的一只武装。

    这次偷袭显然很成功。差才的手下毫无招架之力。

    乃蜜撑开废墟从木屋里爬了出来。扫了一眼四周。

    乃蜜:“金莎,快带差才走。”?张红扶着差才,乃蜜扑了上去,叼起一个迷彩服晃动,往旁边一甩。阻止追击差才的武装。

    一个女孩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服。缓缓的朝乃蜜走去。乃蜜咆哮了一声,快步跑向女孩,伸手一挡。乃蜜本以为女孩只是普通的人,想直接推开。不曾想女孩跃起,整个人倒着。从指尖伸出一尺长的骨刺,直接刺穿了乃蜜的右手臂的肘关节。

    乃蜜痛苦的咆哮一声,伸左手抓向女孩,女孩较的身躯直接被乃蜜单手握住了腰。乃蜜想要捏死女孩,左手却被女孩身上长出的骨刺撑开。

    女孩从乃蜜的手心里落下着地的同时往前快速几步,直接走到了乃蜜的身前。女孩的手指变得细长坚硬。一伸手直接刺穿了乃蜜胸口的鳞甲。

    女孩不停的刺击着乃蜜的各个关节。乃蜜作为半兽人全身刀枪不入的鳞甲,在女孩面前就像是一块豆腐被女孩用筷子搅得稀巴烂。

    女孩的手指从乃蜜的膝关节拔出,乃蜜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战火声也逐渐开始平息。我躲在倒扣的大鼎里,从一个窟窿里朝外张望。

    一个身影站在了窟窿前挡住了视线。扣在我身上的铜鼎被移开。我看了眼眼前的人。

    “夏夜,又见面了。”

    声音很熟悉,人也可以算老朋友了。

    我:“呵呵,是啊,宋月。”

    宋月穿着上次见到时的那身祭师服装,在他的身后站着的黑衣女孩我也认识。看清她脸时,着实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竟然是欣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斩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