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斩役 第259章 又出事了
    很快,来了几名捕快和仵作开始对陆风的尸体进行拍照化验取证。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捕快把我叫到一旁,询问我昨晚在做什么。我看到青川和蒋离也在被询问。陆风的尸体被套上尸袋运走了。连同他的所有物品被清空。我的东西也被他们简单的搜查,不过并未带走。

    事情折腾了一下午才结束,下午的课自然也没去上。学校的内务处询问我们是否需要换一件宿舍,但这几届招收的男生比较多,宿舍比较紧张。有空床位的基本就是8人间。我们三人商量了下,还是决定留下来,一来住惯了这里搬来搬去嫌麻烦。二来比起4人间的安静舒适,8人间实在太过嘈杂。

    一下午三人都没怎么说话。很早就都睡下了。我看了一眼陆风的床铺,窗外微弱的光亮投进来。阴影里陆风的床铺空荡荡的。

    平时他都要举着手机玩到深夜,游戏的声音吵的我们很烦,就算调成了静音,那快速的按键声依旧让人厌恶。为此事没少对他有意见。此时宿舍却格外安静,安静的让我毫无睡意,我知道他们也没有睡着,能听到他们来回的翻床声。

    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它能让高山变成平原,沟壑变成大陆,能让人忘记过去发生的事情。

    陆风死了,陆风的死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恐慌,反而成为了众人闲余时间的谈资。

    “你知道么,有个同学死了。”

    “怎么死的?好像是被人捡肥皂了。”

    “什么捡肥皂。”

    “附耳过来。”

    “啊?不会吧,这么深,我们学校又没有黑人。”

    “不是黑人,据说是去余山上**,遇到了猪魔婆差”

    “不会这么邪吧。”

    陆风的死,成了最近几天学校里最热闹的话题。一时间,学校的后山,成为了学生们成群前往探险的热门场所,但都一无所获。余山占地只有二十平方公里,最高峰也就百米上下。别说猪魔婆差,连野猪都没有一只。只在山顶处找到一处石块垒成的石屋。

    随着时间的流失。众人也逐渐淡忘和失去热情。快节奏的生活让所有人都匆匆赶路,不可能在某事上过多的停留脚步。

    几天后,学生又开始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和各自的生活中去。

    一切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包括我们。才过去一周,却感觉陆风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的床铺也变成了我们摆放行李箱脸盆之类的置物架。

    “青川你干嘛去呀。”

    我回宿舍时,看到青川正要出去,青川笑笑,拍拍口袋。

    青川:“这不地主家又有粮食了么,约了朋友出去玩,晚上我还会来,别锁门啊。”

    我点点头,今天有是周末,周六我抽空回了趟家,拿了点东西,在家住了一晚,周日中午的时候回的学校。一个人校园里逛了一圈,又去图书馆把之前借的书还了回去。就这样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简单的洗洗弄弄我就上了床铺,蒋离和往常一样要明天才来,所以今晚就只有我一个人睡。

    我刷了刷手机,打了个哈欠,虽然只有九点,但或许是吃了感冒药的关系,我开始犯困。熄了灯,我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的耳边听到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翻抽屉。我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看到身前站着一个人影。

    我:“青川你回来了啊。”

    那人影抬头看向我,朝我伸出长长的手臂。我还没看清那人的样子,就又倒下了。睡到半夜,我听到外面传来更嘈杂的声音。好像外面有很多人在跑动,伴着汽车的声响。这声音许久才停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起身脚尖一撩拖鞋,我低头一看,大吃一惊,怎么地上有好几只死蟑螂啊。许是平时太不注意卫生的缘故。

    我看了一眼青川的床铺,那小子昨晚估计是去通宵了,一晚都没有回来,我一看时间,急忙开始洗漱。

    慌慌张张走进教室,发现上午的课改成了自习课。我松了口气。我走近教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回头看着我,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不就是迟到么至于嘛。

    我刚坐下,邻座的同学凑过来。

    “你没事吧。”

    我苦笑:“我能有什么事?”

    同学看着我,眼神充满了惊讶。

    “怎么了?”

    我狐疑的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的纽扣和裤子的拉链。

    “你还不知道啊,昨晚又有人被猪魔婆差袭击了,其中一个人,是你宿舍的人。”

    “青川!”

    我猛地一下站起身,所有人都再次看向了我。

    因为玩的太晚,青川和他的朋友打算穿过学校的后山,从学校无人看管的南门进来。不曾想在山上遇到了猪魔婆差的袭击,青川跑得快逃过一劫,但他的朋友徐林却没有那么好运。

    夜间巡逻的校保安发现了青川,急忙把青川送去了医院。联系捕快的同时,组织了众人去后山搜寻。

    捕快和保安在余山地毯式的搜寻了几个小时,终于在一处树林间,发现了徐林的尸体。徐林的内脏全部被挖走,只剩下空空的胸腹部。

    一上午我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直到一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下课了,怎么还不走。”

    我回过神来,看看周围,教室里只剩下三三两两几个同学。

    回宿舍路上时,陌生的人都在对我指指点点。有的是假装在忙别的事,在我走过时,偷偷看上我一眼。有的干脆毫不掩饰的盯着我看。

    我也没有心情去理会他们。因为我想到了一件细思极恐的事。先是陆风,现在时青川,莫非下一个会是我??我听到身后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我急忙转过身去,拿起书本就要砸去。蒋离双手挡在身前,我急忙停手。

    “你怎么了,我一路都在叫你你都没回我。”

    我尴尬的笑笑。

    “不好意思,我没听见。”

    蒋离眼神怪怪的看着我,凑过头来又看看周围。

    “你是不是也想到了这点。会不会那猪魔婆差是冲着我们宿舍里的人来的?”

    两人回到宿舍把门关上,开始商量对策。下午的课也不打算去了。

    蒋离:“你说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到了猪魔婆差,让它报复我们。”

    我:“会不会和我们无关,是陆风和青川的事,他们都去了余山。”?蒋离:“可是去余山的人也不光他们呀。”

    我:“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三更半夜去的。”

    蒋离点点头:“你的意思是,他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猪魔婆差出没。”

    我:“有这个可能。”

    蒋离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么说来,就和你我无关了。”?被蒋离这么一说,我心想也对,原本忐忑的心感觉有点放松了。气氛一下也轻松许多。人总是这样,对自己的事特别关心,至于别人的事就算再严重,也只是看客的心理。

    但为了安全起见,我和蒋离打算搞清楚青川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决定分开行动,蒋离在学校里人脉广,路子多,他去找学校的保卫处了解下情况。而我则去找青川。

    班主任很快就给我批了假条,并且对我说如果需要回家休息几天也可以,假条可以回来之后补上。

    看来认为我有危险的人不止自己,希望他们和我的想法都是错的。我给青川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青川说话的语气听上去还很稳定。我询问了他受伤的情况,他告诉我只是简单的骨折,并无大碍。寒颤几句后我告诉他我和班主任请假来看他。他沉默了小一会儿,告诉了我地址和病房的号码。我估计他是猜出了我去的目的。

    青川住院的位置就在校园二十公里外的南奉医院。打车也就二十分钟的事。我在医院的门口买了点水果,按照青川给的地址来到住院楼,走进电梯,按下按钮。

    我抬头寻着编号,在一病房前门前停下,门半掩着,我朝里张望了一眼,冲青川笑笑,推开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