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591章 沾血冰蛾
    热门推荐:

    狠霸一语出口,倏听砰然一震,挣扎中的响动立刻停止。

    霍功狠呸一声,当下更不迟疑,纵身急追出去。

    小雷直听得浑身发冷,心知那忠心护主的小婢玉珊也遭遇不测,悲悯之下不由得流出两行清泪。

    素娥,玉珊,原来那位风华绝代的谷冰月,便是云顶蜃楼的咏月姬,如今只盼她吉人自有天相,千万别落在霍功手里才好。

    可是看霍功先前的作为,他与范尊扬已经貌合神离,方才怎么可能联手对敌?而且怎么只有他追了出去,范尊扬却毫无动作,难道内中还有蹊跷?

    正自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耳边忽然响起沉缓的脚步声,小雷自知猜测已经于事无补,眼下只能静待谜底揭开。

    脚步声渐行渐近,小雷一颗心也逐渐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竭力镇定心神,但在洞口人影闪现的那一刻,他仍是惊得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人手擎一只小巧的火把,正好照见自身形影,但她并非预想中的“师兄”范尊扬,而是一名袅袅婷婷的娇美少女!

    这少女身着新绿色的丝缎衫裙,足蹬双莲并蒂的粉色绣鞋,装束打扮十分清新乖巧。一张秀雅水嫩的鹅蛋脸,配上精致柔润的五官轮廓,着实透出几分难得的风流韵致。

    小雷对这少女并不陌生,原来她正是咏月姬的贴身侍婢,素娥姑娘!

    方才小雷听得清清楚楚,这位素娥姑娘已经遭了霍功的毒手,即便侥幸一息尚存,必定也是身受重伤,怎么可能这样施施然的出现在他面前?

    心中疑惑只是一瞬,打眼又见素娥胁下还挟着另外一人,虽然面孔朝下,无法看清容貌,但只凭那一袭熟悉的青衫,便知此人应该是范尊扬。

    小雷毕竟聪敏过人,见状登时恍然一悟,范尊扬既然为人所制,那么方才他的怪异行径,想来并非出于本心,只是被迫演了一场双簧戏而已。难怪一直没听到他真正出手,原来是因为身不由主。

    总算想通个中关窍,小雷定睛看去,只见素娥轻轻放下范尊扬,扶着他背靠洞壁坐好,一双媚眼先在他身上溜了一圈,然后向小雷投来暧昧的一瞥。

    小雷见状暗自发慌,讷讷间只听素娥清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道:“连累师弟受难,为兄实在惭愧,万请师弟原宥。”

    这声音与范尊扬一般无二,小雷早已心下有谱,听到素娥鹦鹉学舌,倒也不以为怪。

    素娥见小雷镇定如桓,微笑间款款走上前来,伸出春葱般的玉指,在他颔下轻轻一点。

    小雷顿觉喉间一畅,随即板起面孔道:“不用假惺惺,小爷反正给这呆头‘师兄’连累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素娥脸上笑意更甚,一面俯身审视,一面嗓音甜腻的道:“岳小弟别这么冷淡嘛,我们要对付的是你这位便宜师兄,对你和令师可没半点敌意,只要你愿意折节下交,咱们多半还能做一对好朋友呢。”

    近在咫尺,吹气如兰,幽幽暗香扑鼻而来,着实令人心旷神怡。花容盈眼,媚态横生,更让小雷心慌气促,面红耳赤间张口结舌,全然不知该如何相应。

    素娥对小雷的反应颇为满意,玉面上透出几分醉人的红潮,含笑间正待继续撩拨,却听范尊扬凛然正声道:“师弟尚且懵懂无知,素娥姑娘何必曲意逢迎,徒然降低自身格调?”

    素娥柳眉一剔,回眸之际吃吃笑道:“哦?莫非范公子在吃令师弟的飞醋?呵……恕小女子直言,以令师弟这等绝品姿质,假以时日必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女子预先逢迎一番,又有何不可呢?”

    范尊扬似是一滞,无奈咳声道:“姑娘这话倒是持平之论,但你也承认今夜要对付的是范某,那么结交敝师弟之事,可否容后再从长计议?”

    素娥白了范尊扬一眼,悠悠的道:“范公子真是猴急,其实大可不必操心,小女子天赋异禀,即便一人‘对付’你们两人,仍是绰有余裕。”

    范尊扬听得暗暗皱眉,勉强不动声色的道:“姑娘与霍功勾结,蓄意陷害范某,欲图挑起敝处与云顶蜃楼的纷争,这一招的确厉害。但你如此安排,究竟是受了何人指使,接下来又将如何处置范某?”

    素娥抿嘴轻笑道:“范公子快人快语,那小女子也单刀直入了,今夜经此一变,贵处与云顶蜃楼的联盟即将破局,唯有另找他人合作,才是明智之举。”

    范尊扬眉峰一轩,面现哂然的道:“看来姑娘果然身在曹营心在汉,难怪咏月姬今夜会落得如此狼狈。”

    素娥并不着恼,只是眨眨眼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范公子智慧超群,想必无须小女子开导。”

    范尊扬默然片刻,终是轻叹道:“昔日有名剑铸手金氏,为将得意之作赠予他人,于是斩断此人原有佩剑,从而留下名器“沾血冰蛾”之典故,如今姑娘既然效法先贤,不知要向范某推荐何等名器?”

    素娥脸上漾起一丝欣笑,娇声媚气的道:“范公子这一比当真妙极,先贤虽有沾血‘冰蛾’之凄艳华丽,但毕竟只是金铁死物而已,怎及得上小女子‘素娥’这等活色生香呢?”

    范尊扬登时一滞,忍不住皱起眉头道:“姑娘不必顾左右而言他,你当知我这‘名器’寓意为何。”

    素娥愈显娇媚的道:“小女子当然知晓,范公子若是兴之所至,便来鉴赏我这‘朝露花雨’可好?”

    范尊扬又是一滞,勉强隐忍着道:“姑娘如此唐突先贤,行径委实令人不齿,还请收起冶荡之态,尽早拿出交流诚意,你我方有余地一谈。”

    素娥听罢吃吃一笑,眉眼生春的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范公子何必假充道学先生?小女子愿意自荐枕席,既是因为心仪你的人才,也是为了巩固两家的合作,还请范公子体恤下情,欣然笑纳。”

    范尊扬听素娥越说越不成话,终是怫然作色道:“够了,倘若碧血联尽是姑娘这等轻薄无行之辈,范某着实耻与为伍,所谓合作再也休提!”chapte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