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医战神秦羽夏晓〕〔天医归来〕〔傻妻每天都露馅〕〔夫人总想气我〕〔秦羽方媛媛〕〔傅慎言〕〔天神战尊〕〔家有小傻妻〕〔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柯南之我不是蛇精〕〔小萌包被七个大佬〕〔重生宠婚:霍少,〕〔魔王不必被打倒〕〔权宠天下〕〔最佳兵王女婿〕〔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我能无限召唤动漫〕〔魔法方程式〕〔逆命相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599章 孤行莫归
    庄立钊施展的是自创绝学百胜朝阳刀,招数大开大合,气势勇猛无匹,分明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之概。手中开阳雪刃内蕴北斗星辰之威,灿亮锋芒绞转如轮,将对手完全笼罩在刀光之下。

    燕君临用的则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名曰金刚伏魔杖法,招式朴拙之中暗藏精妙,杖起杖落虽然不闻半丝风声,但每一杖都有开碑裂石之能,劲道堪称至刚至猛,尽显金刚伏魔之威。

    两人这厢以硬碰硬、以强对撼,另一边的盖聂和毕禅则是招行迥异、刚柔俱张。

    盖聂古剑胜邪在手,剑意之中满蕴苍凉,染血锋刃纵横开合,全无半分花巧在内,沉郁剑鸣更似千年咒音一般摧人魂断。

    毕禅手中的软鞭也非寻常俗物,乃是百年怪蟒所褪的鳞甲鞣浸而成,鞭身不但极尽柔韧,更有剧毒淬染其中。此刻配合他的独门绝技金鳞蟒缠鞭法,出招着实阴损残毒,尤其狠辣异常,令人防不胜防。

    霍守在旁边凝神掠阵,心中自然有所评断,庄立钊和燕君临之战,大致能算五五分平。

    庄立钊胜在勇武,燕君临强在沉着,但庄立钊尚有绝技不曾施展,少时出奇制胜,必定大有可观。

    反观盖聂和毕禅之战,盖聂虽然稳占上风,但毕禅的护体邪功非同凡响,眼见他数次横遭重斩,却无非是衣袍破裂,并未损及皮肉脏腑,如此一来盖聂几乎没有机会取胜,还须时时提防毕禅突施暗算。

    不知不觉已是百招分野,蓦地只听庄立钊震声狂笑道:“无形公子果然手段不差,看来某家必须拿出压箱底的货色了,你留神抵挡暗器吧!”

    既然称为“暗器”,施展时理应出其不意,而庄立钊此刻预先提醒对手,显然是拥有相当的自信。

    燕君临闻言脸色一沉,针锋相对的道:“英雄所见略同,阁下也请小心贫僧的暗器。”

    庄立钊又是一声狂笑,开阳雪刃旋斩同时,一道锐光脱手掷出,正好打向燕君临闪让的方向。

    燕君临眉峰陡扬,九环锡杖哗楞楞逆势一劈,霎时一枚金环脱离杖端,离弦箭般激射而出。

    电光石火间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庄立钊的飞刀并未被金环截下,仍是所向披靡而来。

    燕君临大出意料,百忙间虽然侧头避过要害,可仍是稍稍慢了半筹,锐啸过耳之际颊上一凉,紧接着化作钻心炙痛。

    这下由不得燕君临又惊又怒,眼神蓦地为之一厉,庄立钊不容他有丝毫喘息之机,豪笑声中再度欺近。雄悍招式配合霸绝飞刀,立刻将这位无形公子迫得险象环生,几乎全无还手之力。

    毕禅眼见燕君临受挫,心中直是忧急如焚,分神之下又遭古剑胜邪猛击。饶是他有神功护体,无惧锋刃劈斩,但五脏六腑仍是微觉震荡,对面前的敌手更加忌惮。

    盖聂始终气态沉凝,不见丝毫情绪的道:“本身应接不暇,还要分心旁骛,无异于自寻死路,纵然你坚如磐石,又岂无力尽之刻?”

    毕禅闻言登时一滞,正自恨得咬牙切齿之际,忽听一声厉喝传来道:“刀剑封疆的贼子,你等休要猖狂,且看此人是谁!”

    喝声中但见一团模糊人影跌跌撞撞冲到近前,定睛处觑的分明,原来是一名血染青袍的蒙面人,挟持着一名穴道受制的黑衣汉子。

    两人都堪称魁梧敦实,那黑衣汉子尤其身形伟岸,生得剑眉虎目,颇有英挺气概。

    毕禅见状惊喜交集,脱口呼喝道:“竹青!你果然没事?”

    那蒙面人应了一声,跟着满含愧疚的道:“弟子不敢祈求首尊宽谅,我等卫戍不利,连累首尊遇险,实在罪该万死!”

    此时盖聂和庄立钊也都看清来人,但出手并无丝毫犹豫,攻势反而更见雄劲猛恶。

    毕禅一时之间无暇他顾,只能咬牙全神应对,那名唤竹青的蒙面人大出意料,瞠目间气急败坏的道:“好贼子!你们当真不管同党的死活?再不赶紧停手罢战,休怪我当场将他格杀!”

    话音方落,只听那黑衣汉子朗声大笑道:“小长虫别枉费心机了,姓莫的一时疏忽,结果被你所擒,正是咎由自取。庄盖两位大哥皆是沙场悍将,自然知晓孰轻孰重,岂会任你要挟?”

    竹青听罢恼羞成怒,狠狠盯着那黑衣汉子道:“小贼!你先是暗中调包,毁去我等的报讯响箭,之后又临阵反水,害死赤练和乌梢两位师兄,我早恨不得食你之肉、寝你之皮,你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毕禅听到这话,总算稍解心中疑惑,但转念间又心头一紧,觑机呼叫道:“竹青!绿锦是否无恙?”

    竹青眼中露出凄怆之色,难掩悲愤的道:“启禀首尊,绿锦师妹被那姓庄的贼子一刀劈作两半,若非弟子见机得早,硬接一剑之后假作晕死过去,恐怕早已步上绿锦师妹的后尘了!”

    毕禅闻言直是心痛如捣,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索性把心一横,振声厉喝道:“竹青!快将那人给我劈作两半,再助我杀了这泼贼,替你几位同门报仇雪恨!”

    竹青见庄立钊和盖聂都不受要挟,终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下高呼一声遵命,随后掣出一口精钢缅刀,径直劈向那莫姓汉子的头顶!

    这一下变起仓促,远处的霍守和江韵笙全没料到对方如此狠辣,都不由得骇然失色。无奈他们纵有相救之心,如今却无相救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血腥惨剧上演。

    千钧一发之际,场中再生惊变,陡听那莫姓汉子沉喝一声,本已受制的身躯竟然重归自由,一记势大力沉的肘锤击出,正好撞中竹青的心窝。

    竹青殊无防备,登时被撞得鲜血狂喷,跌跌撞撞的仰身暴退。

    但那莫姓汉子也并未占到便宜,此刻他的脸色苍白如纸,摇摇欲倒之际,怒目圆睁的道:“项王座下……神拳四扈,岂容尔等宵小肆虐!”

    众人眼见这等情状,心知那莫姓汉子是强行冲开穴道,所以才落得如此重伤,随即又见他奋起余威,暴喝声中一拳击出,向着竹青当头砸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