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609章 乾灵心法
    霍功鼻中一哼,不以为然的道:“贤弟仍是执迷不悟,我说将这贱人交给你,你便真敢要么?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以你这等性情,注定成不了事,还是让大哥尽早超度了你,下次投胎学聪明些吧。”

    慕云大大一滞,惊怒交集的道:“你!竟然真想取我性命?!”

    霍功并不回答,冷笑声中骤提十成元功,通过慕云双手腕脉悍然攻入,磅礴气劲直若怒龙蹈海,势要将这不通世务的“贤弟”当场格杀!

    世间万物之理,无非一静一动,其静为根本,而动为永恒。正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唯有运转不息,方可常存不灭,否则一潭死水,必将转向败亡。

    人身经络气脉亦复如是,气息通畅则身强体健,反之若有涩滞,必定生出病灶,进而外显于五脏六腑,医者施以望闻问切之术,探知病源之后方可对症下药。

    常人气脉皆为自行运转,每日行气之数大同小异,修习内功之人则不同,能够以独特法门驱使真气流动,所以行气之数大增,通常能数倍乃至数十倍于常人。

    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身经脉犹如地上江河,真气运行犹如江河水流,水流源源不绝,可以拓宽江河,真气生生不息,可以扩展经脉。

    内功修至深湛之时,气脉堪比长江大河,真气川流不息,绝难有涩滞之时。

    所以内家练气之士,大多寿数绵长,而且百病不生,较之外家单纯打熬筋骨,修行境界实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事有两面,江河肆虐必会酿成重灾,内功行气同样凶险非常,稍有差池便将趋于不可收拾。

    真气愈是磅礴,危害愈是深广,所以内功修行注重循序渐进,纵有机缘得以速成,也必定落得后患无穷。

    人身穴位乃是正奇经脉交汇之所,愈是重穴愈多牵涉主脉运行,倘若外力封闭穴位,气脉阻滞之下,行功自然大打折扣。此时再有异种真气强行侵入,便如水涨之时又逢暴雨倾盆,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霍功此番打定主意击杀慕云,出手断无丝毫留情,而慕云岂会坐以待毙,咬牙间同样运起元功勉力抗衡。

    两人顿成内力相搏之势,不过慕云这时要穴受制,真元虚耗远胜霍功,照理看来难免凶多吉少。

    霍功胜券在握,乐得好整以暇的道:“贤弟何必再负隅顽抗,你我皆知今日是你的死期,即便晚死数息又有何用?若是你知情识趣,让大哥少费些工夫,大哥保证将你好生安葬。”

    慕云神色清冷,斩钉截铁的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小弟仍有再战之能,大哥切莫得意忘形。”

    这句话虽然简短,霍功却听得心头猛震,毕竟运功行气之时,最忌开口说话泄劲。他稳占上风倒也罢了,但慕云身处绝境,居然还能反唇相讥,着实让他瞠目结舌。

    诧异之余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霍功索性再提真元,凶暴内力如洪水决堤一般涌入慕云体内,倒要看他如何抵挡。

    慕云的内力虽然略显不足,但胜在绵和悠长,属性圆融无缺,层层消卸之下,将戾气化于无形。

    照理说慕云要穴受制,内力便如无源之水,纵有玄妙法门,也注定难以施展,可眼下这等情形如何解释?

    无源之水自然难以长久,但霍功终究错算一着,慕云此刻并非真的无源,反而应了那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因为他所修练的乃是昆仑派秘传绝学——乾灵心法。

    大凡修行内功之人,皆以地生五谷养化自身,地生元能本来源自乾天,所以玄门中有辟谷之术,谋求隔绝地生浊气,直接吸纳乾天元能,用以支撑气脉运行。

    《庄子·逍遥游》有言道:“藐孤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这名仙人所修便是吸纳乾元之法。

    八十年前的一代先贤九玉真人,身具绝顶天赋武格,由昆仑吐纳法参悟天道,首创绝学乾灵心法。

    此法尊循天人交感之道,将人身气脉与诸天上清之气交联。若是将此法修至极处,呼吸吐纳便能与天道运行谐律共鸣,是为天人合一之“天脉”境界。

    慕云幼时经历莫大机缘,得以修练乾灵心法,虽然远未达到天脉境界,但自身气脉已经能够与外界互生感应。

    所以即便双手脉门受制,慕云仍能由内及外,使得真气圆转运行。正是因为自知力有不逮,凭真实本领绝难占得上风,唯有另辟蹊径方能出奇制胜,他才假作与霍功推心置腹,诱使对方与他内力相搏。

    虽然因为自身修为不足,真气虚耗依旧十分可观,但如此一来足以令霍功莫测高深,纵然不能当场让他知难而退,至少也能重挫他的锐气,之后若是再启战端,慕云自然更有把握。

    慕云这番谋划,原本只是为了震慑霍功,不想内里还有一层好处。原来霍功向来纵情声色,精气修贮有所亏耗,所以他的内力虽然刚猛霸道,但久战之下难免不济,如此互斗于他而言,实则更为不利。

    僵持了约摸顿饭工夫,两人已经将内力催至顶峰,各自头上都冒出氤氲白气,鬓边也布满细密的汗珠。但内力相搏最忌示弱,两人别无他法,只能咬牙硬撑。

    霍功此刻内心的震惊,非身临其境绝难体会,毕竟他过往身经百战,从未遇见这等怪事,恍惚间甚至怀疑自己有否擒住慕云的脉门,或者这位“贤弟”真是天生怪胎,年纪轻轻便拥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不远处观战的谷冰月则是惊异之余更生窃喜,心想两人各怀鬼胎,若能鱼死网破,那便再好不过,思忖间勉力镇定心神,暗中潜运玄功,欲图冲开穴道自救。

    霍功虽然弄巧成拙,以己之短搏敌之长,但堂堂刀剑封疆六大猛士之一,终究并非浪得虚名,发觉情形不对,当即断喝道:“好个贤弟,大哥真是小瞧了你!哼!且看你接不接得下我这六煞蚀元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