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公子〕〔乡村妖孽小村医〕〔仙魔三国大玩家〕〔仙界金大腿都是我〕〔与白富美的末日求〕〔大唐的玩家们〕〔女总裁的神医兵王〕〔天武僵神〕〔史上最强太子楚墨〕〔情随风去了无痕〕〔宁晚晚厉墨寒〕〔史上最强太子楚墨〕〔我必将加冕为王〕〔麻衣相师李北斗〕〔权宋天下〕〔最佳豪门女婿〕〔一胎六宝:总裁爸〕〔恶煞当朝〕〔欲念行之神农因我〕〔修仙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004章 冒名顶替
    以硬碰硬之下,登时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余冰如肩头微晃,显然掌力略逊一筹,但她脚下却未移动分毫。

    彭观群怒气更盛,倏地收掌再度击出,这下他已用上七成真力,打定主意要将余冰如当场击倒。

    余冰如平日修炼极其刻苦,自忖内功已有小成,但方才两人这一交接,她才醒悟自己太过轻敌。对方终究是前辈名宿,内力修为当真非同小可,如此硬接掌力实在吃亏得太多。

    虽然不免懊悔,但此刻骑虎难下,余冰如也只得强压气血翻腾,咬紧牙关举掌封出。

    电光石火间两掌再度相交,只见余冰如整个上身都晃了一晃,但她的双足好似钉在地上一样,依旧半点都未曾移动。

    彭观群惊怒交集,心道今日若三掌不能打倒这名后辈,自己以后也不必在江湖上混了。正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收掌同时早已聚起十成功力,第三掌紧跟着轰然击出。

    这一次他已是全力施为,掌未至而罡风先至,余冰如只觉巨力临身,霎那间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她素日秉性倔强,此时又岂容功亏一篑,当下便把心一横,奋起余力出掌迎上。

    两人这番皆是孤注一掷,正在胜负将分之际,却陡听慕云惊呼道:“老板手下留情啊!”

    呼声中只见他身形一晃趋近过来,一手封架彭观群的掌势,一手趁机揽住余冰如的纤腰,顺势向一旁滑步退开。

    他这招使的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彭观群和余冰如两人的掌力登时一错,各自都未打在对方身上。

    可饶是如此,彭观群仍旧大吃一惊,回神之际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混账小子!要你来搅什么局?!”

    慕云神情尴尬,还未及开口回答,余冰如却已自他臂弯中挣脱出来,吸了口气涩声道:“……方才这掌做不得数,晚辈再接彭前辈一掌便是。”

    彭观群两眼一瞪,面现冷笑的道:“小丫头说得轻松,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老彭已经失了锐气,再补一掌又抵什么事?”

    余冰如为之一滞,无奈讷讷的道:“那么依前辈之意又当如何?”

    彭观群冷哼一声道:“简单——你再接我老彭三掌,要还接得下,我便容你带走这小子。”

    余冰如又是一滞,正在为难之际,却听慕云咳声道:“那个……老板,我好像没把自己卖给你吧?”

    彭观群闻言一怔,冷眼盯着他道:“不错,那又怎样?”

    慕云略一踟蹰,终是下定决心道:“老板为我出头,我自然十分感激,不过……我的确是昆仑派的弟子,就是那个祁学古,所以余师姐的话我不能不听啊。”

    这下可轮到彭观群大大一滞,而余冰如总算松了口气,趁势敛衽为礼道:“祁师弟的话彭前辈也听到了,本派内务不劳前辈费心,便请前辈放他离去可好?”

    彭观群一张脸憋得色如猪肝,气急败坏的道:“好……好!就当我老彭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

    余冰如看他如此失态,心中颇不以为然,面上却仍不动声色的道:“彭前辈既然不欢迎,那我们也不好再叨扰。祁师弟,你这便随我走吧。”

    慕云躬身施礼道:“请余师姐稍待,容我简单收拾一番。”

    余冰如微颔首道:“那我在外面等你,待会儿可记得将马牵出来。”

    慕云答应一声,径自往后进去了,余冰如又向彭观群施了一礼,这才昂首迈步走出客栈。

    彭观群满心恼怒,正自暗暗咒骂之际,却见慕云背着一只包袱凑近过来,满面讪讪的道:“老板见谅,我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咳……正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老板你能不能把我这几天的工钱结一下?”

    彭观群闻言直是哭笑不得,当下没好气的道:“混账小子,还惦记着要工钱,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慕云挠头苦笑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老板,月钱五两,九天一两五,这样算没错吧?”

    彭观群冷着脸道:“生意太过惨淡,我老彭也没银子给你,想要工钱就把厩里那头驴牵走吧。”

    慕云听得一怔,面现难色的道:“这……那头驴老病不堪,而且还骨瘦如柴,老板你这有些过分了啊。”

    彭观群两眼斜睨,不以为然的道:“就算吃不着几斤驴肉,驴皮剥下来也能换两吊钱,你小子少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要就要不要滚,别打扰我老彭喝酒。”他说罢再不理会慕云,随手拍开一坛酒的泥封自斟自饮起来。

    慕云看看无法,只好自认倒霉,须臾只见他两手各牵着一驴一马来至大堂,径向彭观群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老板后会有期。”

    彭观群醉眼朦胧的看了看他,口中含糊的道:“小子给我说实话,你到底……嗝……到底是不是那‘祁学古’?”

    慕云眨了眨眼,干笑着道:“这个老板就不用操心了,反正是我们昆仑派的内务,不是么?”

    彭观群呸了一声,满脸不屑的道:“小子一向色大胆小,我老彭谅你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快滚你的蛋吧。”

    慕云尴尬一笑,牵着一驴一马走出客栈。余冰如等候良久,见他这副形状也不禁莞尔,上下打量间谑声道:“师弟的座骑便是这头驴么,的确是不同凡响。”

    慕云闻言也自好笑,无奈叹口气道:“人穷志短,驴瘦毛长,自然是没法跟余姑娘这匹宝马良驹相提并论了。”

    余冰如上前接过马缰,同时轻嗔道:“怎么还叫‘姑娘’?难道忘了方才唤我师姐么?”

    慕云微一迟疑,低头讷讷的道:“余姑娘明鉴,方才我是怕你伤在老板手下,所以才假冒祁学古请你们罢斗。但我真的是名叫慕云,也并非昆仑派的弟子。”

    余冰如听他说完,却是冷冷一哂道:“师弟收了这一套吧,刚脱离虎口便打算不认账,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儿随你蒙骗不成?下山之前瑞阳师叔便提过,说你这小子惫懒滑头,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开局地摊卖大力〕〔功高盖世萧破天〕〔全职艺术家〕〔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