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咒术来自一千〕〔龙婿当道〕〔吃货的奋斗史〕〔豪门龙崽三岁半〕〔装傻王爷俏医妃〕〔农女医妃富甲天下〕〔主角叶辰萧初然〕〔我在东京养成神祇〕〔我的运气实在太好〕〔如意事〕〔逍遥小闲人〕〔上门龙胥叶辰〕〔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最佳女婿林凡杨雪〕〔我是赘婿〕〔联盟全能大玩家〕〔我在盘丝洞养蜘蛛〕〔都市绝品仙尊〕〔我是宇智波叔叔〕〔这就是个奇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005章 观音庙中
    眼见余冰如固执己见,慕云也直是暗自扶额,正打算继续辩解,余冰如却已摆摆手道:“好了祁师弟,再狡辩也是多此一举,这镇上还有没有别家客栈,咱们这便赶去投宿。”

    慕云看看无法,只好照实回答道:“客栈是只有老板这一家,毕竟安口镇也就这么点地方,不过镇子西边有一座观音庙,如果不嫌简陋还能勉强对付一宿。”

    余冰如略一沉吟,终是点头道:“出门在外也讲究不了许多,那便请祁师弟前头带路吧。”

    慕云看她一时也听不进自己的解释,只好闷声应道:“是,谨遵‘师姐’法旨……”

    河西道地接中原西陲,自古以来便民风彪悍,颇多勇武忠直之士。

    及至本朝开国之时,太祖弘武帝三度遣将西征,方自前朝元虏手中夺回河西膏腴之地,合陕、甘、宁三境为一,并立治所于古都长安。

    安口镇位处陇东,北方毗邻便是河西重镇平凉城。这平凉城东可俯瞰关中、兵临长安,西可虎踞天水、进逼金城,正可谓扼守西北之锁钥、屏障三秦之铁胄、控驭五原之命脉。

    平凉城西出二十余里,便是号称“西来第一山,山色天下秀”的崆峒山,此山峰林耸峙、危崖突兀、幽壑纵横、涵洞遍布、怪石嶙峋、蓊岭郁葱,可以说既富北方山势之雄伟,又兼具南方景色之秀丽。

    据说玄门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早先便是修道于昆仑山,但昆仑山仙气有余而灵气不足,故而转向崆峒修行。期间还曾向黄帝姬轩辕传授道术,令其开悟大道而成华夏圣祖。

    观音庙中火光摇曳,听罢慕云这一番侃侃而谈,余冰如却忍不住轻哼一声道:“那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广成仙师成道之处分明是中原汝州崆峒,却哪里是他们这平凉崆峒?”

    慕云讪讪的道:“是吗?不过我也是听老板这么说的,当时他可是言之凿凿、不容置疑啊。”

    余冰如轻哂道:“果然如此,这才叫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说什么昆仑山‘仙气有余而灵气不足’,呵……真是笑话,我昆仑开宗立派近千年,受天光接引而白日飞升者屡有记载,他平凉崆峒派可曾真正有过一件么?”

    慕云恍然一悟,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听说八十年前本派有一位九玉真人,便是承接天光飞升成仙。不过话说到这儿,师姐为何不曾出家修道,仍然是俗家弟子的打扮?”

    余冰如轻叹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既非修仙的材质,那也强求不来。”

    慕云眼前一亮,拊掌笑道:“师姐此言正合我意,强求总归是不成的,何况师姐这般青春貌美,出家修行也真有些可惜。”

    他这厢倒是一片诚挚,并无任何调谑之意,但余冰如已经是杯弓蛇影,听罢立时嗔斥道:“师弟!你我虽然份属同门,但礼法亦不可废,这等轻薄言语若再给我听到,可休怪我要拿门规来制裁你了。”

    慕云大是没味,只得讪讪的道:“师姐教训的是,是我又失礼了,咳……师姐这般端庄凝重、清心寡欲,连容颜都不愿给我等凡夫俗子瞧到,看来日后必定修行有成,效法先贤白日飞升也大有可期。”

    余冰如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时光已经不早,师弟自请安寝,我还须运功数周天,若无紧急之事切莫扰我。”

    慕云心中一动,当下便点头相应,接着又起身去添了些硬柴,这才靠着火堆和衣而卧。

    他心中计议已定,只等余冰如功行深彻、物我两忘之际,便趁机不告而别。于是一面调匀气息假作酣睡,一面留心探查余冰如的呼吸,静待最后的脱身之时。

    余冰如初时只是静坐,不一刻看到慕云已然“入眠”,这才开始缓缓搬运周天。

    慕云潜心默察余冰如的动静,却只觉她的气息渐趋紊乱,绝非寻常运功之状。

    慕云稍一愣怔,便已明白其理,想必是余冰如先前与彭观群对了两掌,当时已经身受内伤。

    而她又多半是不想在自己这冒牌师弟面前示弱,所以才一直隐忍至今,本来并不甚重的伤势反而难以处置了。

    他这番揣测倒真是八九不离十,不一刻余冰如内息运行阻滞,又屡屡冲之不破,鼻息也愈发加重起来,紧接着只见她上身微微一晃,竟是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慕云本来还在迟疑,见状却是不敢怠慢,霍地起身疾趋至余冰如身后,盘膝坐定之际单掌抵住她的背心,缓缓将自身真气渡入。

    余冰如这一口瘀血逼出,内伤实际已有所缓解。只不过她疗伤之时真气大为损耗,余力已不足以平复散乱的内息。倘若任由内息在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即便最后功体无碍,也免不了要气血两亏、大病一场。

    所幸慕云及时出手相助,两人的内力本来便同根同源,运功之际尤显事半功倍。

    余冰如只觉奔涌的内息渐归平静,全身更暖洋洋的甚是舒泰,放松之下神志也逐渐模糊,终于娇躯绵软的仰身缓缓睡倒。

    慕云微一踟蹰,余冰如的后脑已经靠上了他的肩头——虽然也曾在书本上读到过“软玉温香抱满怀”云云,但这般真实体验却仍是破天荒头一遭,慕云脸上不由得阵阵发热,一颗心也禁不住怦怦乱跳。

    抵在胸前的斗笠下传来幽幽发香,此刻若要掀开面纱观看这位“美人鱼”的容貌,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慕云虽然颇为意动,却又觉如此作为难免趁人之危的嫌疑,几番犹豫之下毕竟还是不曾付诸行动。

    但这时要让他放开余冰如的娇躯,可也当真是有些舍不得,就算这位“师姐”明日醒转之时大发雷霆,想来也算得上有赚无赔。

    咳……古有柳下惠坐怀不乱,今日慕某人也当见贤思齐,岂能临阵退缩?

    似这般一时心猿意马,一时又暗自警醒,心中也不知兜兜转转了多少个来回,着实比平日修练内功还要多费精神。

    观音庙外飞雪漫漫,庙内却是暖意融融,两条人影依偎静坐,一时竟浑不知今夕何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