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子仙迹 镇国战神〕〔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女神的战神狂婿〕〔绝武狂兵叶君临〕〔绝武狂兵〕〔神州战神〕〔豪婿战神〕〔洛诗涵和战寒爵〕〔幸孕宠妻:战爷,〕〔战爷晚安〕〔洛诗涵战寒爵〕〔龙王殿(完整版)&am〕〔都市至尊豪婿〕〔腹黑相公枕上宠施〕〔都市狂枭〕〔柯南之我真不是内〕〔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帝(叶尘林〕〔梦醒初时〕〔原生之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020章 治剑门庭
    邢稚莺一路催马疾行,不过片时便已回到自家门前。这平凉治剑馆堪称西武林首屈一指的铸冶名家,门下所出颇不乏千金难求的神兵利器,而馆主邢振梁平日亦乐善好施,乃是武林中享誉已久的大豪。

    今日正值邢振梁六十大寿,但见治剑馆门前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前来道贺的宾客也络绎不绝。

    府内的老管家一面殷勤招呼,一面指挥搬运礼品,看起来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但活计仍然做得井井有条。

    邢稚莺见状欢喜之余也不禁心生歉然,当下拨马上前,来至老管家身边下马施礼道:“冯伯您歇会儿吧,让我来帮您招呼客人。”

    老管家打眼一瞧,如释重负的道:“小姐你可算回来啦,老爷正等着你吩咐事情呢。招呼客人有我这把老骨头就行,你赶紧去后院见老爷,别耽误了正事。”

    邢稚莺吐吐舌尖,红着脸应了一声。这时却见老管家眼前一亮,满面堆笑的迎出去道:“崆峒派的朋友也来了,敝处今日真是蓬荜生辉,各位朋友这边请。”

    邢稚莺转眸望去,正是崆峒派一行八人相偕前来,当先一名中年男子抱拳为礼道:“冯伯言重了,贵处与本派份属亲邻,今日邢老六十寿辰,我们这些晚辈理当顿首恭贺才是。”

    老管家闻言更加笑意盎然,又与另一名领头的女子稍作寒暄,这边庞子健则趁机走上前来,径向邢稚莺道:“邢妹妹是刚回来的吗,可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邢稚莺点点头道:“见过庞大哥,爷爷还在等着我吩咐事情,眼下只能少陪了。”

    庞子健略感失望,无奈讪讪的道:“好,那待会儿邢妹妹别忘了来找我一趟,我有件事想先跟你交个底。”

    邢稚莺微讶道:“什么事情啊,庞大哥现在说不行么?待会儿忙起来我说不定就没空了呢。”

    庞子健脸上发热,期期艾艾的道:“那……那还是不说了吧。”

    邢稚莺暗自好笑,压低声音道:“庞大哥你老实交代,昨天在客栈里跟余姐姐那场切磋,你是不是吃了暗亏呀?”

    庞子健更加局促,颇觉难以启齿,所幸此时只听老管家洪亮的声音吆喝道:

    “平凉崆峒派佟尚志佟五侠、鱼妙荷鱼女侠携门下六位弟子前来道贺!贺礼春秋鼎盛玉狮子一对、龙凤呈祥玉鸳鸯一对、烈阳火海地炎玉一枚、掌门人司马先生亲笔贺信一封!”

    邢稚莺听得分明,不禁喜动颜色的道:“烈阳火海地炎玉!这可是极难寻觅的材料啊,嘻……佟前辈、鱼前辈你们真有本事,爷爷知道的话肯定要乐坏了。”

    那中年男子正是佟尚志,闻言抚须微笑道:“侄女谬赞了,此物全靠鱼师妹的绝顶轻功,才由那冲天烈焰之中采得,佟某人轻功低微,可不敢斗胆掠美啊。”

    另一位女子则是鱼妙荷,只见她嫣然一笑道:“师兄就会给我戴高帽,我可生受不起。只不过侄女啊,我看这贺礼中间你最该关心不是火海地炎玉,而是其它什么东西才对吧?”

    邢稚莺闻言一愕,颇见讷讷的道:“鱼前辈这话侄女听不懂了,我家毕竟是铸冶世家,还有什么东西能比火海地炎玉更合宜吗?”

    鱼妙荷正待解说,佟尚志却微笑道:“好了师妹,这些事情待会儿再说也不迟,咱们先进去候着吧,别耽误冯伯招呼其他客人。”

    鱼妙荷抿嘴一笑,挽住邢稚莺的手臂道:“真是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可人儿,羡慕死我这半老徐娘了,侄女就跟咱们一起进去吧。”

    邢稚莺推拒不得,只能羞涩的道:“鱼前辈过奖了,何况您哪里有半分老态,侄女若不是碍着辈分,可真的想叫您一声姐姐呢。”

    鱼妙荷听罢但笑不语,后面的姚琳却忍不住咕哝着道:“哼……拾人牙慧,肉麻死了……”

    声音虽然不高,但左近的林芊萌依旧听得清清楚楚,一时之间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直把一张粉脸憋得通红。

    一行人走进大门不久,余冰如和慕云也姗姗而来,老管家打眼觑得分明,心中却不由得暗自嘀咕。

    人家崆峒派差遣足足八人道贺,其中更不乏位分尊崇的绝顶高手,所携礼物也极对路,足见十分重视。

    反观昆仑派号称西武林领袖,却只教两名年轻弟子来应付差事,看起来根本没把这平凉治剑馆放在眼里,哼……真是好大的架子。

    老管家虽然心生不满,但毕竟也年老成精,脸上可半分都没露出来,仍旧笑脸相迎的道:“原来是余姑娘你啊,敢问这一位是?”

    余冰如敛衽为礼道:“晚辈见过冯伯,这是敝师弟祁学古,艺业传自上德殿瑞阳师叔。”

    老管家哦了一声,客客气气的道:“原来是瑞阳道长的高徒,真是幸会了,所以贵派便是由两位前来道贺喽?”

    余冰如微颔首道:“正是,本派寿礼昆仑玄铁精百斤,掌门人亲笔贺信一封。”

    此语一出,老管家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片刻方惊啊一声道:“昆仑玄铁精……百斤?咳……余姑娘你这……并非玩笑?”

    余冰如恭敬的道:“晚辈怎敢戏弄冯伯,这昆仑玄铁精重于凡铁百倍,晚辈此刻已然带在身上,寿宴之后再亲手交予邢老收纳。”

    老管家连连点头,目光落在余冰如背后的剑囊之上,深吸一口气道:“不错……不错,是老奴一时糊涂了,咳……这份厚礼当真足见盛情,老奴在此先代表敝家主谢过苑掌门。”

    他说罢果然郑重其事的深施一礼,余冰如岂敢怠慢,连忙躬身还礼。

    老管家定定心神,正打算使足嗓子吆喝一声,孰料此时却猛听一个炸雷般的声音传来道:“且慢!是不是真的昆仑玄铁精总得先验一验,否则怎么知道这铁面女不是虚张声势,其实只不过是想借着由头来打一场抽丰?”

    这一嗓子可真把老管家先前的风头全压了下去,周遭宾客也不由得向那发话之人注目,其中慕云更加心生不忿,倒要看一看这名信口开河之徒,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牛鬼蛇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开局地摊卖大力〕〔功高盖世萧破天〕〔全职艺术家〕〔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