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爷厉少又在扒你〕〔重生替嫁小绣娘〕〔最强狂婿〕〔开局抽女帝,把把〕〔才不是魔女〕〔我修仙真的很快〕〔当满级大佬掉马之〕〔洞螟〕〔隐婿〕〔王者之游戏人间〕〔重生之彪悍奶爸〕〔掌门仙路〕〔仙箓〕〔我在美国修个仙〕〔万灵灭魔阵〕〔我的手机可能穿越〕〔我在黄泉有座房〕〔上门女婿叶辰〕〔我的丑女友原来貌〕〔斗罗之开局斩杀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038章 农夫与蛇
    姣姣少女一时羞态毕现,倒惹得场中嬉笑之声更甚,连先前损了兵刃的众人都不禁莞尔。

    唯独探花郎庞子健脸色阴沉,满怀怨愤的目光盯着余冰如,却没留意身旁姚琳脸上那掩不住的诧喜之色。

    邢振梁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道:“好啦莺丫头,不想继续‘丢人现眼’就赶紧先办正事,待会儿等筵席散了,再悄悄跟爷爷说到底如不如意。”

    邢稚莺哪里还敢还嘴,只能勉强压下羞意,低垂着螓首去开那铁箱。

    慕云睨了小雷一眼,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小雷你以后可别再乱说什么‘我们小莺儿’了,否则我们龙师叔可饶不了你。”

    小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道:“你们那龙师叔有什么好,长得既其貌不扬,性情又恁地无聊,小莺儿要是真的嫁给了他,那才叫暴殄天物呢。”

    慕云摇头叹笑道:“此言差矣,立足武林终究要靠真实本领,长得好看难道能当饭吃?而且我听说去年武林大会之上,小雷你就是败给了我们那位既‘其貌不扬’又‘恁地无聊’的龙师叔吧?”

    小雷面现红晕,又羞又气的道:“是又怎样?哼……你们那个龙师叔分明就是使诈,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却是最会扮猪吃老虎。小爷只不过是上了他的恶当而已,下回再见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一番豪言壮语出口,彻骨的寒意又阵阵席卷而来,小雷虽然尽力蜷起身子,却仍是冷得浑身打颤,秀气的眉尖也紧紧蹙起,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

    慕云见状暗自哑然,打眼只见邢稚莺已经打开了那只铁箱,白森森的雾气之中,但见一块银色的方形物事正静静躺在那里。

    这物事通体晶莹如玉,却又不似玉石那般温润,反而还透出一派寒凛肃杀之气,令人只是旁观便禁不住心生畏怯避忌之意。

    积聚千万年的阴寒之气源源不断的自铁箱内逸出,竟完全盖过了天炉中那三昧真火的炽热之气,使得众人恍惚间如坠冰窟。

    慕云心道这便是天山寒锻铁了,果然邢稚莺此刻也收起了忸怩之色,一双玉手结印合于胸前,樱口中还低低的吟诵着什么。

    而随着邢稚莺的吟诵,铁箱中的天山寒锻铁竟微微的颤动起来,不一刻更加缓缓的凭空浮起,随后自行循向往天炉内移去。

    众人直看得屏息凝神,全不意世上竟有此等奇事,慕云同样瞠目结舌,喃喃自语着道:“这是什么道理,小雷你知道吗?”

    说完却不见小雷回应,慕云奇怪之下往身旁一瞥,只见小雷不知何时竟已冻得脸色发青,连鼻息都若有若无,整个人似乎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慕云大吃一惊,当下也不及细想,一把搂住小雷的肩膀,一面以体温助他驱寒,一面虎口相抵将真气渡入,推动他的气血自行流转。

    小雷身躯微颤,却仍是神志不清,嘴唇翕动间还在低低呼唤着什么。

    慕云一时好奇,附耳过去才听清,原来小雷呼唤的是“义父”二字。

    看来这小毛头虽然言行乖张,但总归还是个稚龄童子,一旦身不由主便本能的呼爹唤娘,待会儿可得拿住这把柄,好好戏谑他一番。

    慕云正打着如意算盘,转念间却又脸上发热,想到今日晨醒之时,自己不也曾脱口叫出“师父”来?

    唉……想必阿冰当时便已经在心里暗笑不已,直把自己这名没出息的师弟也当作小孩儿来看待了吧?

    慕云一念及此,只觉一阵沮丧,正自有些失神之际,却忽听臂弯中的小雷口中嘤咛一声,眼皮先疾快的跳动了几下,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

    慕云见小雷目光之中还带着几分迷茫,释然之下展颜一笑道:“小雷你总算醒了,是说你怎么那么怕冷,一个没留神竟然当场晕去,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小雷又茫然了片刻,这才醒悟到眼下的处境,霎那间只见他嫩脸飞红,一面奋力挣扎,一面哑声尖叫道:“你!快放开我!我……小爷……不许你碰我!”

    慕云大出意料,忽然又觉左手手背一痛,敢情是小雷尖利的指甲已经深深掐进了他的肉里,若非这小毛头还气力未复,这一下便要掐得他血光迸现了。

    慕云依稀记得曾经读过一部志怪杂书,里面便讲了一名农夫救活一条冻僵的毒蛇,最后却反被毒蛇咬死的故事,这一下可正是身临其境,真教他忍不住啼笑皆非。

    小雷脸上却更见惊惶羞惧之色,瘦小的身躯一阵阵发软,泫然欲泣的道:“祁学古!你还不放开小爷?!再……再这样乱占便宜,看小爷不……”

    慕云斜睨着他,老实不客气的打断道:“行了吧我的小爷,犯得着这么一惊一乍的吗?咱们两个都是男的,我也从来不搞分桃断袖那一套,怎么就占你便宜了?”

    说罢心里却咯噔一下,暗忖难道是昨晚“调戏”陶继武的事情被这小毛头知道了?不过那位陶兄看起来也并非多嘴饶舌之辈,何况他们两人又是几时有了交集的?

    正在心生疑惑之际,小雷却趁机奋起余力,终于自他“魔掌”之中脱出身来。

    慕云见他脸色仍显苍白,身躯也还在微微颤抖,关切之下跟着又道:“小雷你还行吧?小孩子家家的别胡思乱想,先把身上的寒气祛尽才是正经。”

    他说罢便伸手去捉小雷的手掌,孰料小雷却勉力退开一大步,接着语带轻颤的道:“不要你管!你这登徒子居然敢占小爷的便宜,小爷要跟你决斗!今晚酉末戌初,地点城外了仇坪,你敢不敢来?”

    慕云闻言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满脸苦笑的道:“决斗?小雷你是认真的?唉……算我怕了你了,就当是你赢吧。”

    小雷脸上羞恼之色更甚,斩钉截铁的道:“什么叫‘就当是我赢’?总之晚上你必须来,否则就是敢做不敢当的无胆鼠辈!”

    他说罢小脸一扬,迈着蹒跚的步伐愤然离席而去,慕云再没料到这番好心不仅全无回报,反而还莫名其妙结下了一名冤家,这可真是从何说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