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咒术来自一千〕〔龙婿当道〕〔吃货的奋斗史〕〔豪门龙崽三岁半〕〔装傻王爷俏医妃〕〔农女医妃富甲天下〕〔主角叶辰萧初然〕〔我在东京养成神祇〕〔我的运气实在太好〕〔如意事〕〔逍遥小闲人〕〔上门龙胥叶辰〕〔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最佳女婿林凡杨雪〕〔我是赘婿〕〔联盟全能大玩家〕〔我在盘丝洞养蜘蛛〕〔都市绝品仙尊〕〔我是宇智波叔叔〕〔这就是个奇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州镇魔录 第0042章 指腹为婚
    虽然吃了余冰如一顿排头,邢稚莺却依旧吃吃笑道:“这才叫六月债还得快,谁叫余姐姐你帮着爷爷戏弄我来着?这次还好是祁大哥及时出手,不然你也得跟那位刘公子一样演一出‘火凤朝阳’呢。”

    余冰如低下头去,沉吟着道:“先前我只知道祁师弟能为不弱,却没想到他竟连本派最上乘的轻功‘云逸八舞’也这般精通,看起来倒是我颇不及他了。”

    邢稚莺好容易逮到“报仇”的机会,哪有轻易放过的道理,当下便嬉笑着道:“余姐姐你少顾左右而言他,刚才这一出‘英雄救美’再加上‘肌肤相亲’,你是不是已经对祁大哥‘芳心暗许’了呀?”

    余冰如给她调侃得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翻翻白眼道:“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哪有这样便论及终身的道理,莺妹你真是混帐书看多了,满脑子不知所云。”

    邢稚莺看她如此强项,吐吐舌尖娇哼道:“好嘛,余姐姐你还真是调笑不起来,人家原本还打算告诉你一件秘密呢,可现在看来似乎也不用那么着急了。”

    余冰如略一迟疑,目光凝注的道:“秘密?难道是关于祁师弟的?”

    邢稚莺暗自好笑,面上却一本正经的道:“是不是关于祁大哥的可不一定,余姐姐你这么无趣,不管是什么秘密人家都不想说了。”

    余冰如见她放刁,索性也淡然道:“不想说便算了,我原本也没打探人家密辛的兴趣。总之莺妹你先带我去换身衣衫,这副模样给旁人瞧见可太不成话。”

    邢稚莺眼珠一转,故作为难的道:“换身衣衫是不难,可余姐姐你平日里老穿一身黑,我屋子里可没有预备适合你的颜色,不然你试试蓝色或者青色的?”

    余冰如略一踟蹰,却是摇摇头道:“算了,我看找些散碎布料补补就好,先前不是还看见绣绣帮你整理床铺吗,我记得她可是人如其名、女红一流的呀。”

    邢稚莺抿嘴一笑道:“这样也成,那咱们一起去绣绣房里找她。”

    余冰如点头称是,两人便手挽着手折向偏院,只留下一路低低的笑语和一袭淡淡的幽香。

    慕云方才虽是摆出了一副端重恭谨的姿态,而且也的确没敢趁机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但此刻回想起跟余冰如身体紧贴时胸前那饱满柔软的触感,脑海中却一阵阵的遐思潮涌,尽是挥之不去的热望绮念。

    就这样神思不属的踱回前院,面红耳热间兀自还有些晕陶陶的,隐约却听一个稚嫩嗓音高声嚷道:“不对不对,就算真的是指腹为婚,你们也不能这么胡乱凑数,总之小爷绝不同意。”

    慕云听出这正是小雷的声音,一时之间却不知这寿宴刚才还开的好好的,怎么忽然间又谈婚论嫁起来,总不会是哪位仁兄有意请这位小爷去做东床快婿吧?

    满心疑惑间顺手拍了拍前面一位宾客的肩膀,看他回头又抱拳恭声道:“这位兄台请了,敢问刚刚是发生何事,这位岳雷少侠又为何会跟人家争执起来?”

    前面那宾客身着纯白色的秀士袍,头戴同色的绸布方巾,显然是位读书相公的模样。

    此时只听他惊咦一声,转过身来讷讷的道:“原来是昆仑派的祁少侠,祁少侠不是陪着贵派的余姑娘去药房了吗?”

    慕云打眼觑得分明,只见这位仁兄约摸十七八岁年纪,肌肤生得十分白皙,容貌同样清秀过人。

    稍嫌不足的是个头偏矮,身材也略显丰满,圆润的粉脸上还点缀着十几粒雀斑,隐约透出几分腼腆之色。

    慕云心下稍作比较,只觉这位仁兄的容貌虽不及华山派的陶继武,但是要盖过他慕某人仍是绰有余裕,暗自感叹间打个哈哈道:“阿冰有邢大小姐照顾,毕竟我们还没成亲,有些场合的确不太方便。”

    他这厢倒是时刻不忘造势,那白衣书生似乎也有所顿悟,脸上微现红晕的道:“正是正是,子曰‘发乎情而止乎礼’,祁少侠果然是一位守礼君子,咳……小可姓梁名斌,幸会幸会。”

    慕云这时也瞥见场中与小雷争执的正是鱼妙荷,诧异之下干咳一声道:“在下也有幸结识梁兄,方才的问题还请梁兄帮忙解惑。”

    梁斌微颔首道:“祁少侠太客气了,小可自当效劳。”

    他说罢稍稍理了理思路,这才接着又道:“事情起因便是余姑娘踢入炉中的那只锦盒,据鱼女侠方才所说,那只锦盒中不仅保存着地炎玉,另外还有崆峒派掌门人司马先生写给邢老的一封亲笔贺信。”

    慕云闻言恍然一悟,这才明白鱼妙荷先前为什么着急去抢那锦盒,以致于险些遭受烈火毁容之厄。只不过即便那锦盒中真有他们掌门人的亲笔贺信,又怎会与“指腹为婚”扯上关系的?

    梁斌也料到他有何疑惑,紧接着解释道:“本来若只是寻常贺信也就罢了,但鱼女侠方才言道,信中除了恭贺邢老寿辰,另外还提到了一件要事,便是司马先生有意代探花郎庞子健向邢大小姐提亲。”

    慕云吃了一惊,睁大眼睛道:“提亲?所以便是那姓庞的跟邢大小姐曾经‘指腹为婚’了?……不过不对呀,指腹为婚应该是两人生辰接近才行,可我瞧那姓庞的怎么也比邢大小姐年长了一大截吧?”

    梁斌微颔首道:“祁少侠所言不错,原本只是庞探花的授业恩师端木先生与邢姑娘先父有此约定,只可惜端木先生的爱妻遭受净宇魔教迫害,未及诞下麟儿便不幸香消玉殒,这才导致约定无法执行。”

    慕云听罢不禁奇道:“既然如此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正所谓天意难违不是么?”

    梁斌缓缓摇头道:“话虽如此,但端木先生自称与庞探花情同父子,因此才有意旧事重提,想要弥补当年这桩遗憾。”

    慕云登时一滞,心忖这倒还真是一笔糊涂账,只不过一来已经听说邢振梁打算将孙女许配给本派那位龙状元,二来他慕某人自己也对庞子健心存芥蒂,所以此时还真是不想看到这位探花郎称心如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