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四章 江湖人士(二)
    铁砂门在江南也算是响当当的门派,扬州地界老刘也是有所耳闻。

    据说铁砂门门主“铁手杜峰”,一身横练功夫非常霸道,一对铁手可在滚热的油锅中捞出铜钱。说是刀枪不入有些过分,但据江湖传言没有也差不多了。

    杜峰一只手袭来,像是拎小鸡似的把那捕快拎在空中。众人齐刷刷的吞了口口水,吓得腿直哆嗦,却不敢动弹一下。

    这边刚刚动手,人来人往的扬州城怎么能少了看热闹的呢。只是今日这和状况有些不同,百姓四散,留下的都是手里拿着兵器的江湖人士。

    扬州永兴观的马道长,江南霸刀门的徐门主。

    老刘扫了一眼,发现几乎江南,扬州,钱塘等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差不多都来齐了。还有几个看着穿着打扮明明就算北方人士,一下子齐聚扬州,这该如何是好?

    见那捕快双脚不停的扑腾着,再过一会定要丢了性命,一旁众人哪里敢和杜锋过上两招。

    如今他也不管了,便把狴犴刀上所缠的破布一掀,露出黑漆漆的刀身。

    那永兴观的道士人手带着一把宝剑,马道长将拂尘插在后背上,一只手按住了蠢蠢欲动的小辈。江南霸刀门的徐门主,生来好膂力,一口九环大刀使得是变幻莫测。如今他大马金刀得站着,宝刀抗在肩上,一脸狂喜之色,时刻准备去和李牧童较量一番。

    李牧童双手握刀,朝着杜峰腰上就是横斩一刀。

    刀与剑不同,风雷谷剑法向来是以轻巧迅捷见长。刀法讲究一个“势”字,刀够了,管他什么横练功夫,一刀砍了便是。

    李牧童深晓这道理,对手倒也不许,一把将那捕快丢了出去。回过头来单掌化刀竖着接他的狴犴刀。

    在场诸多武林人士对此动作嗤之以鼻,狴犴刀是何等宝物,就算他铁手大成,也岂是肉掌可接?

    只是他们没有见到杜峰的手上多了一道银光,李牧童一刀斩出,并没有见到他们想见到的画面。

    那杜峰竟然真的接下了狴犴刀,众多江湖人士满脸不可思议。早听说这狴犴刀本身乃是削铁如泥的宝刀,这么多人来到扬州城也就是为了那刀。若一个练外门功夫的人能接下这刀,这岂不是白来?

    但是他们中间倒也是有聪明人看出端倪,一来李牧童是刀法不精,二来他的内力有些虚浮。这一刀根本发不出狴犴刀的威力,宝刀配英雄,一个毛头小子怎懂得刀法精妙?

    而更有眼尖者看见了杜峰手上的银光,铁砂门以外门功夫行走江湖,炼铁打铁更是一绝。那银光想必前日里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铁砂门门主采用深海秘银打造的银丝手套。

    这等宝物配合杜峰的铁手功夫简直如虎添翼。

    一时间众人又是蠢蠢欲动,生怕李牧童打

    不过这杜峰,若是如此狴犴刀岂不是要落在他铁砂门的手里。

    本来他们都不愿意先动手,一旦动起手来便会像杜峰一样成为众矢之的。如今刀要落在别人手里,这还能忍?

    “哈哈,某家早听说杜门主的横练功夫相当了得,今日便扛了一口九环金刀前来讨教一番,还望杜门主不要吝啬赐教”

    那霸刀门徐门主大刀落地,哐当一声,好家伙,竟然把地板砸出一个小洞。

    李牧童回身收刀,只见杜峰和那霸刀门门主已经缠打起来。他把那捕快扶起,脖子上已经出现紫印,让人不禁想象杜峰的力道当真恐怖。

    “老刘,这些都是何人?”李牧童问道。

    “与那杜峰缠打的是江南霸刀门的徐常,此人善用大刀,刀法乃是家传徐家刀法。徐家刀法共有八八六十四式, 虽说是六十四式,但是招式组合起来千变万化,诡异莫测。”老刘指着那络腮胡的男子言道。

    杜峰打得过李牧童不假,和徐常比较起来便是不足为惧了。徐常刀法诡异,虽说是颇为笨重的九环大刀,但是变化实在是不少。

    杜峰一开始就吃了没有兵器的亏,铁手戴上秘银手套对付李牧童这种不入流的对手也还行。对上徐常那可就无济于事了,徐家刀法他曾经也算见识过,今日霸刀门门主亲自施展,感觉更是不一样了。

    徐常的刀处处绕着杜峰的手腕斩去,若是断了他手腕,哪还管他什么铁手。

    两人明显都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杜峰也不敢正面接徐常的刀,一时间是节节败退。

    这时,老刘在李牧童耳边说道

    “小心那个道士”

    李牧童顺势过去看,说的便是那扬州永兴观的道士。

    这人穿着一身藏青道袍,身材瘦小,脸上几乎看不见什么肉,一只手不停的摸着嘴角的两缕胡须,整个人看上去贼眉鼠眼的。一把拂尘插在背后,一口宝剑握在手中。

    老话常说“脸上无肉不可交”,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看上去就不像好人,李牧童自然要当心。

    老刘继续说来,此人俗家姓名已经没人知道了,道号“灰袍”。扬州城里几乎没人去那永兴观上香,听别人说那可不是什么道观,乃是卖米肉的黑店。

    李牧童望去,只见小老儿大喝一声。虽说看起来有些猥琐,倒也有真功夫。一把拂尘缠上了徐常的刀,徐常身材壮硕,架子看着比杜峰也小不了多少,大刀被拂尘缠住竟然丝毫动弹不得。

    “徐老弟,这么欺负我扬州门派似乎有些不妥吧”

    灰袍道人一字一顿,他的声音尖锐而且十分苍老,像是...老鼠的叫声。

    “这老道功夫相当了得,听说之前是北方的大盗,曾经一口气杀了百人,后来被仇家一路追到了扬州。无奈之下才在这里扎下根。”老刘对着李牧童继续解释道。

    不过李牧童对灰袍道人的身份并不感兴趣,他现在想的是如何让这一伙人打起来好让他们得以脱身。

    但是这些可都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子,总有一些人在暗中盯着他们。若是现在跑了,保不齐明日暴毙在哪里。

    眼下这群人又像是看不见李牧童的存在似的,明摆着是为了刀,但除了杜峰没有人对李牧童出手。

    “灰袍道人,某家前日里听说北邙山魏真人可是全天下的搜捕你,莫不是又做了什么采花的勾当”

    二人同时收力,灰袍道人把拂尘一搭,三角眼里透露着杀气。

    江湖上传言,灰袍道人之前在北方便是采花采到了北邙山,被魏真人连追带赶到了扬州府,徐常这句话无异于在激怒他。

    只是灰袍道人竟然一副不生气的模样,和身边杜峰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徐常把刀架在肩膀上,周围陆陆续续围了许多人上来。

    “这小老儿武功了得,为人心狠手辣,若是让他夺去那狴犴刀便是造孽”徐常心中想道。

    如今看这势头,他们只见难免要打一场,李牧童也是十分乐意见到这一幕的。最好就让他们狗咬狗,自己趁乱逃跑。

    两方人马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寻仇,打不打得起来却不一定。都是为了狴犴刀而来,打估计是要打的,什么时候打,在哪里打可却不一定。

    扬州城内人多耳杂,今日里无论是谁夺去了狴犴刀传在江湖上都会引来杀生之祸。

    倒不如先抢走狴犴刀,他们再各凭本事做打算。

    “徐老弟,话可不能这么说。魏真人与老夫素来交好,莫不是思念老夫所以派人去寻。可惜老夫向来闲云野鹤惯了,过不了山上修道的生活”

    老道尖着嗓子言道,引起诸多人笑话。不过大部分人忌惮灰袍老道的实力和心性,不敢笑出声来。

    “徐常,你废话少说,都是为了狴犴刀而来,你装什么好人”杜峰横眉言道。

    这句话说出去算是引起众人共鸣,说的不错,都是为了狴犴刀而来,也没必要装什么正人君子。江湖上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勾当做的还少吗?

    只是狴犴刀后面的人着实令人忌惮,若是应龙卫龙首真的到了武学大宗师的境界,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敌手?

    龙首已消失多年,江湖上的消息也是说李牧童独自过了这十几年,这也是他们敢来抢夺狴犴刀的缘由。

    现在不动手,万一哪天龙首回来了还如何取得那狴犴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