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五章 唐门暗器(一)
    打不过就跑回风雷谷找帮手,江湖上也只有刘落潮能做出这种事情。

    武学一路,犹如攀山。他们都是山脚下的人,刘落潮一品境界不过半山腰的位置。往上靠近山顶便是武学宗师,二者跨度之大只有到了那种境界的人才能体会。

    天下有有诸多一品高手,武学宗师却只有寥寥一十八位。

    风雷谷的“风雷七剑”,为首便是风雷剑。每一代风雷谷谷主都会继承风雷剑的名头,如今已经过去四代。

    一庄一寺,二谷四门,八宗八山。

    风雷谷在天下二十四宗的实力能入五甲之列,其中大部分的功劳便是这一代风雷谷主。

    相传此人五岁学剑,十五岁游历江湖,不惑之年归来便是一品高手。谷中闭关数载,苦心孤诣,入了无我之境,踏入武学宗师境界。至此,已经二十多年。

    刘落潮就是想通过他们告诉江湖上的人,若是真的有胆和武学宗师碰一碰,那就来夺这狴犴刀。否则你就乖乖的看着。至于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奔雷剑的名头也不是虚的。

    他把葫芦扔给一个小捕快去再打满一葫芦的酒,自己跟着李牧童他们回到了扬州衙门。

    灰袍道人等人只能无奈的看着刘落潮离开,不过他眯着双眼看着众人离开的方向似乎又在打着什么歪主意。

    “扬州地界的酒还算不错,比起江南多了几分柔润。不过还是北方的酒比较好,那一年我跟着掌门师兄去幽州,燕地的烧刀子才是一绝”刘落潮灌了一口,脸上酡红还未散去。

    与这些捕快毫无违和的聊天打屁,他生性洒脱,捕快们也都是豪爽之人,自然能融得进去。

    反倒是李牧童回来之后就是一副忧心忡忡得样子,刘落潮走南闯北这么些年,所见所闻也是相当不少,和捕快们一同分享各地风俗好生快活。

    他倒是把狴犴刀抱在怀里,坐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落潮看着虽说不能猜到全部倒也能够猜个七七八八,无非是狴犴刀的事情。

    “牧哥儿,这位前辈你是如何认识的?要不让他教我们几招,免得让其他州府的兄弟笑话咱们扬州城的兄弟半点血气都没有。被几个江湖混混吓得连刀都握不住了。”一捕快言道。

    李牧童倒也不吝啬,把那一日刘落潮突然出现救下他的事情都给说了出去,只是关于玉牌和刀的事情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说也罢,刚才跟着的捕快都知道了李牧童怀中抱着的黑刀是什么宝贝。当年应龙卫之乱整个奉天皇朝都是沸沸扬扬,没吃过见过猪跑,没见过狴犴刀也听过这刀的名头。

    “剑师”的绝世之

    作,单论这一点都能把这刀称为绝世珍宝。

    “牧哥儿,既然如此那你有何打算?是继续留在扬州城里当捕快,还是跟着刘前辈去风雷谷?”

    李牧童顿了顿,问道

    “王二哥,你怎知道刘前辈想带我回风雷谷”李牧童说罢瞥了一眼扯着嗓子和捕快们喝酒吹牛的刘落潮。

    被唤作王二哥的捕快惊讶的看着李牧童,心里所想的是这么明显你这小子都看不出来?

    坦然一笑过后,他渐渐说出了自己心里话。

    “王二哥,我哪也不去。周家对我有恩,没有找到凶手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扬州的,至于这刀。”

    李牧童沉默了一会接着换了一种十分坚毅的神色说道

    “刀是我的,我不给,谁也别想拿去。”

    狴犴刀身漆黑,刀柄三寸处的兽纹突兀几分妖异的感觉。

    王二哥看着李牧童,觉得这个年青人和他之前认识的有些变化,却又说不清楚哪里变了。

    正在他们说话之间,张老八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一身捕头衣服已经被汗打的湿透了,黄豆大小的汗珠随着奔跑散落一地。一进衙门里便到处找水喝,一遍找一遍对着守门捕快说去寻李牧童。

    水没有找到,却看到了刘落潮的酒葫芦,这时候还管什么你的我的。反正这衙门里都是自己家兄弟,不过他没想到今日多了个人。

    当他已经把葫芦里的酒喝完的时候才发现刘落潮一对大眼一只大一只小的盯着他,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不过张老八还来不及爆粗口,另一边的捕快们便把他懒了下来。他也是个愣头青,若是知道;刘落潮一品实力断然是不敢动手的,但若不了解提刀便是上去砍。

    李牧童见张老八火急火燎的跑回来着急见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捕快们先是说了今天扬州城内发生的事情,然后又隆重的介绍了刘落潮。把风雷谷几个字咬的死死的,生怕张老八耳朵背了听不见在说什么。

    原先他对风雷谷并不感冒,印象还留在那日谢落川四人那里。听他们这么一说,对刘落潮是打心眼里的佩服。

    果然无论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和坏人。

    “我刚想说扬州城里怎么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只是扬州城里的酒楼客栈已经住满了,听说还有些高手在城外树林里拴根绳子在树上就能睡觉。奶奶的,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有在绳子上睡觉的。”张老八叫人给他舀了一瓢凉水,吨吨吨吨的下了肚,这才畅快。

    “这有什么稀奇的,想当年老夫可是

    在燕子江上睡了一夜。”刘落潮鄙夷的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刘前辈功夫果然了得。只有李牧童内心觉得有些惶惶的感觉,看来这群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刘落潮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众星拱月的感觉。

    当然,也有一两道质疑声。

    他又开始了,吹嘘自己的轻功如何了得。

    在众人眼里“凫子戏水”那般高深的轻功到了刘落潮口中简直不值一提。

    “什么凫子老鸭鹅的,老夫自创的轻功不知道比那高明多少。老夫瞅你们还算孝顺,今天就教你们两招”刘落潮把葫芦一收,众人让出一小块空地,他双脚岔开肩膀大小。

    手里比划着,周身内力汇在腿上,轻轻一跃便是一丈多高,再一用力竟然飞到了墙那边去。

    幸好这里是衙门后院,若是在前殿只怕将屋顶都戳漏了。

    这些捕快就像田间追逐打闹的孩子,也是追着刘落潮跑了出去。

    眼下诸多人就只剩下李牧童、张老八和王二哥三人。王二哥知道张老八是专程找李牧童的,便去了前殿,说是有案子要查。

    张老八见没了人便低着嗓子对李牧童说道

    “陈知府那边有消息了,针上的毒乃是蜀中唐门特有的‘半日花’,这种毒极为罕见,主要是采蜀地三月三只开半日的毒花,在配合其他数十种毒物,可谓是见血封喉。”张老八感叹道。

    灭了周家的杀手不可谓不狠辣,针入头颅本就必死无疑,为了保险还在针上淬了毒,还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蜀中唐门?他们不是不用毒吗?”李牧童叹道。

    张老八早料到会是这个反应,据说唐门之前是用毒的,在一场唐门内乱之后门主便立下禁令。从此才有了真正的唐门弟子从不用毒的江湖传闻。

    李牧童本来认为是哪一派冒充唐门弟子栽赃嫁祸,张老八却肯定的否决了他这个想法。

    唐门的毒在江湖上若称第二便无人敢叫第一,况且这“半日花”制作极为复杂,除了唐门中人懂得制法其他人根本无从下手。

    正在不解之时张老八继续说道

    “个中缘由等你见了陈知府便都明白了”

    张老八说清来意,原来是扬州城的陈知府想见李牧童,这才派他来。

    “那些人还在扬州城里,一路小心”张老八提醒道,不过他李牧童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的情况是谁想要狴犴刀还真得掂量掂量自己,毕竟风雷谷可是铁了心的保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