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五章 唐门暗器(三)
    “你小子原来在这啊”

    卢玉嘉耳边声音响起,背后一只大手直接朝他抓过来。回首一看,是个喝醉了的中年汉子。

    一头长发看起来很久没有梳洗过了,一对大眼睛和他倒是有些相似。穿着身玄青长袍,背后破布缠着口宝剑,腰间别着个酒葫芦,这架势,看是还没醒酒。

    “你是谁啊,敢这样碰小爷”

    卢玉嘉一个闪身躲了那干巴巴的手,一看是个醉汉心里火气噌的上涨。

    想到自己离家这么酒,范阳美酒的滋味已经忘了个七七八八,这人喝的醉醺醺的,这不是故意气我呢。

    那人便是刘落潮,和那群捕快跑出去之后先是喝了一顿,想到自己还有事情和李牧童商量就回衙门寻他,听张老八说他来了这里。

    哪成想自己酒喝多了,把蹲在地上的卢玉嘉看成了李牧童。二人身材的确有那么几分相似,只是李牧童可没有卢玉嘉雪白的皮肤,他的皮肤黑的比那铁手杜峰差不了多少。

    “老夫是谁?哈哈,你问老夫是谁?”

    刘落潮打了个酒嗝,自己从一大早上就开始喝,救下李牧童之后到衙门又喝了一顿,这路上也喝了半葫芦。

    就算是神仙也不敢这么喝呀,他现在只觉得是天旋地转,都有些站不住了。

    可他还有那么几分清醒,知道眼前这白皮小子不是李牧童。

    “我管你是谁,小爷我现在正烦着呢,要不你借我点银两,或者把你的葫芦给我尝尝”卢玉嘉道

    刘落潮嘿嘿一笑,坦言道自己行走江湖还真没带过钱。

    又说什么孝子贤孙遍布江湖,半个江南都是跟着他姓的。这一顿吹嘘,卢玉嘉非常不屑。只觉得这醉汉怕不是已经把脑子给喝傻了。

    不过刘落潮却只字未提风雷谷的事情,他若报出了名号,卢玉嘉怕是能跪地磕头让他收自己为徒弟。

    过了一会,卢玉嘉实在是受不了了,竟然上手去夺刘落潮腰间里的葫芦。

    一出手不要紧,刘落潮也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子,岂能反应不过来。

    只见他一个闪身,身影便是到了卢玉嘉的背后,单掌朝着他便是劈出。

    卢玉嘉出手接下,化掌为拳,一拳轰在刘落潮的掌上。

    李牧童若是在一定惊奇这小子武功这么好,竟然能接的下奔雷剑的一掌。

    刘在江湖上可是实打实的一品高手,能接下他一掌的人也得是杜峰徐常那样的门派帮主才是。

    虽说刘落潮喝多了,但是一动手

    酒就能醒一半。

    一眼就认出了这小子的武功,回过身来内功护在提前。卢玉嘉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家中跟他动手的武人都是玩玩,哪里有刘落潮这样的高手。

    他双拳一齐轰了出去,轰在刘落潮身前三寸的地方便被他的内力挡下,发出阵阵沉闷之声,自己的身子不听使唤般的朝后倒去,足足退了十步才稳住身形一屁股坐在地上。

    “嗝,东海楚将军的家传长拳,你是楚家的什么人?”刘落潮顶着个红脸问道。

    “你还挺识货”卢玉嘉拍拍屁股上的灰,开始使出他的绝招和刘落潮套近乎。

    再说陈府之内,李牧童可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却是被那老仆人圈圈绕绕的绕了半天,才在陈家后花园里见到陈知府。

    一进陈家大宅李牧童心里就感叹这大户人家的日子真是想不到呀,瞅着宅子里栽种的花花草草,自己住的茅屋怕不是还没有花房大。

    到了后院内更是不得了,陈府在后院里挖了个鱼塘,鱼塘里的水直通城外护城河。

    此刻正值盛夏,鱼塘里荷花荷叶接连,几尾花白锦鲤其中游荡。

    上有一亭,陈知府此刻正在亭中读书,旁边跟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小丫鬟。

    见到李牧童来了,便是招呼丫鬟将他带过来,老仆行礼告辞。

    这大户人家的规矩还真是多。

    凉亭做工十分考究,朱红木漆之上是烫金对联

    “继前圣绝学,开万世太平”

    李牧童喃喃的读出了这副对联,只觉得内心澎湃涌起,是怎样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陈知府穿着紫色知府官府,腰上缠着玉带,七块蓝田暖玉。

    自古以朱紫为贵,前朝便有满朝朱紫贵的诗句。

    今朝官分九品,正副十八阶。李牧童是扬州城捕头无品无阶,知府乃是一方父母官,扬州地界特殊,所以陈知府授了正四品衔。

    之前李牧童便是见过这陈知府陈大人,面容不怒自威,一对眉毛厚黑浓重。给人一种正气凛然的感觉。

    那跟着的汉子瞅着和张老八差不多的身架子,穿着武袍,双手背在身后。他给人的感觉沉稳了许多,李牧童从张老八口中得知,这人曾是扬州七品参军,和陈知府关系匪浅,从朝中退下以后便一直跟着他。

    “陈大人”

    李牧童上前行礼道,陈知府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这里是他的府邸,自然不需要太多的礼数。李牧童近了他的身边,只见陈知府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书信。

    他快速扫过这信,虽然他没念过多少书,但是字总还是识得的,就算读不懂那些套话,大致意思也是知道的。

    “巡抚大人身边有一郎中,曾是宫里的太医,告老还乡之后被巡抚大人请到府中。”陈知府言道。

    信上内容大致就是周家一群人中的乃是唐门“半日花”,那针也被巡抚大人妥善保管着。

    “这郎中姓赵,江湖上曾有个外号叫做‘三针还魂’赵大宏。此人在宫里据说就算给皇帝验毒、防毒之事,这些话还是相当可靠的。”陈知府继续说道。

    那汉子一言不发,只是双眼瞥了瞥李牧童手里的狴犴刀。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唐门为何荼毒周家三十多口人命吗”陈知府放下书卷起身,看着池塘言道。

    “这便是我今日见你的理由,周家灭门,扬州府内还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巡抚大人很是愤怒,已经上书朝廷,不日将有大内高手来扬州调查此事,你只需护住周家最后一人即可”

    李牧童心里一惊,没想到知府大人消息竟然如此灵通。这三日来周瑾瑜还活着的消息他从没有告诉任何人,出了风雷谷和悦来客栈的那几人外谁也不知道。就连现在周瑾瑜寄身的小园也是李牧童去寻来的。

    “是,属下遵命”李牧童跪地将那信收好道。

    “没想到扬州知府这么会享受,这地方还算不错”

    “怎么样,老夫的轻功还算不错吧”

    “那是自然”

    院墙外突然闪进两道身影,两道消瘦的身影。

    刘落潮一只脚落在一朵莲花之上,激起几道涟漪惊走几尾锦鲤。一只手按在酒葫芦上,另一只手拎着一青年男子,正是那卢玉嘉。

    那中年汉子见到这一幕,双手握拳朝着刘落潮一拳轰去。

    一脚踩在池塘之上,竟然像是踩在石板一般借着力道速度又是快了几分。

    “好俊的功夫”刘落潮称赞一声把手里的卢玉嘉像是丢小鸡似的丢在凉亭之内,李牧童见状正要向陈知府解释,那汉子竟然从池塘之内闪了回来,直接将卢玉嘉按倒在地上。

    莫说李牧童,刘落潮也是眯着双眼只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武功,他竟然没有见过。

    这种速度,莫说一品高手,就连他师兄风雷剑也不见得能做的到。

    正在惊讶之时,那汉子的双拳瞬间袭来,幸好刘落潮反应够快,手里一掌迎上去。

    拳风掌风呼啸,掀起水浪三丈高,池底淤泥尽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