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六章 北边公子(二)
    “那汉子的武功到底是不是来自唐门老夫尚且不知,但是用这东西的人一定是唐门的人”

    说罢刘落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透骨针,针长二寸,精铁制成,针尾大,针头小,内力深厚者骨头亦可轻易穿透。针头半寸已经乌黑透亮,显然是淬了毒药。

    李牧童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从周家尸体的头颅内取出来的暗器。

    刘落潮看出了李牧童的疑惑便解释道自己的师侄前些日子惨死扬州,同样在其头颅内找到了透骨针。

    那一日听周瑾瑜说了自家灭门惨案,又联系李牧童口述的场景,刘落潮断定周家人和自己师侄乃是死在一个人的手底下。

    天热,东西放不长,周家人的尸体昨天就已经火化了。刘落潮取这些针是在前天夜里,以他的轻功,扬州衙门自然是来去自如。

    “刘大侠也知道这是唐门的‘半日花’之毒?”李牧童问道。

    刘落潮点了点头,不是他用毒功力多么了得,乃唐门的毒药名声过于响亮。莫说巡抚手下当过太医的“三针还魂”赵大宏,但凡有点见解的用毒用药行家都能轻易验出唐门的毒药。

    透骨针用的人很多,毒药用的人却不多,能用透骨针击穿头颅的人同样也不多。钱塘九公子曾在李牧童面前断言,蜀中唐门之内没有人能够做到。

    “老夫估计唐门门内能做到的应该也有几人,只是那种境界的武夫,不屑再去用暗器了吧。唐门机关术已经天下无双,一品境界的高手对敌,暗器真不如机关傀儡来的实在”刘落潮坦言道。

    卢玉嘉对江湖事像是十分了解,便接着刘落潮的话继续说道。

    “能用暗器击穿人头颅的高手唐门门内还真不少,只是现在的唐门中人已经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了。用毒的唐门门人除了门主差不多都死绝了吧”

    李牧童摇了摇头,现在这事情已经不归他管了。朝廷自然会派人来查,眼下他只需把周瑾瑜藏好,等着上面接收即可。要不然他还真想去蜀中唐门走一遭。

    眼下事情已经陷入僵局,多说无益。

    刘落潮倒是把酒葫芦往肩上一甩,一副不屑模样的看着卢玉嘉道

    “这小子身上中的和唐门紫玉手还真的有几分相似,依老夫看还是赶紧带走去治伤吧”

    李牧童无奈的摊了摊手,卢玉嘉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卢玉嘉这下子可不乐意了,抱着李牧童的大腿就是一阵哭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是多么辛酸。

    不过好在刘落潮看着卢玉嘉还算顺眼,以教了李牧童几招武功之名让他把卢玉嘉带回去治伤。

    坦言自己还有要紧事要办,把那些透骨针给了李牧童之后便一跃而起,直接跑路了。

    天色渐晚,李牧童本打算在扬州衙门住下,但是考虑到带着卢玉嘉在衙门里有些不妥。索性去了扬东镇上,他把周瑾瑜暂时安置在这里。

    一家农家小院内,院里放了个大水缸,卢玉嘉脱个干干净净的窜进去泡着。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爱惜自己小命的,另一种是卢玉嘉这种更爱惜自己小命的。

    眼下周瑾瑜倒也放下了自己大小姐的姿态,用那衣袍换了些碎银子,买了身农家妇人的衣服穿着身上。即使这样也难掩她绝美的容颜,这才是大户人家子女的模样。

    瞅着卢玉嘉一遍洗澡一遍唱着令周瑾瑜羞红的小曲,李牧童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个二流子。难不成五姓七家的范阳卢家就培养这么个玩意儿?

    “小美人,别在这里待着了,跟小爷我回范阳,我再和我那便宜老爹说说,让你做卢家二爷的正方大奶奶”卢玉嘉满脸嬉笑的盯着正在打水的周瑾瑜言道。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周家大小姐竟然做起了粗活,自己江上打渔郎也吃起了公家饭,李牧童只觉得造化弄人。

    又听见卢玉嘉这么调戏她,脚底下捡起一颗石子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的头上。

    这下子卢玉嘉倒是乖乖泡起来了,双眼微眯望着天空,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范阳。到时候一定带足银子来扬州把周瑾瑜买回去。李牧童若是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能直接抽出狴犴刀劈了他狗日的。

    周瑾瑜丝毫不在意,只是询问一番卢玉嘉的身份,接着跟李牧童说了这三天扬东镇内的情景。

    和城里无二,镇子上也是挤满了五湖四海的江湖人士。悦来客栈两天前就已经客满了,朱大掌柜为了让客人住下,把自己的那间屋子都给让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回了城内老家住去,每日早晚来一趟。

    伏龙门的杀手没有再次追来,或许是忌惮刘落潮和风雷谷的实力,又或许他们也不知道周瑾瑜在这里。

    反正李牧童在这里的消息除了卢玉嘉应该是没人知道,就连刘落潮和风雷谷诸人也不曾知晓。

    “牧哥儿,听说朝廷要派人前来,你知不知道是哪儿的人啊?应天府还是顺天府,该不会是宫里的人吧?”

    卢玉嘉闲来无事,又和李牧童说道。

    朝廷派来什么人他怎么知道,这小子就是没事干故意逗着他呢。

    李牧童搪塞几句之后便又和周瑾瑜谈道将来归宿问题。

    眼下周府已经灭门,上面派人来查也只能让周家死人得以安息,这还有个大活人可只如何是好。

    “我都说了呀,让小美人跟着我回范阳,做卢家二爷的大奶奶岂不美哉?”

    卢玉嘉在一旁插话道,李牧童嗔怒的叫了一声闭嘴。

    他小子现在是自身难保,身上最后值钱东西已经被扬州城里开酒楼的陈老板扒了去,如今还中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已然是自身难保。

    “钱塘府内有父亲世交好友,等待周家之事水落石出,我便卖了宅子土地去钱塘投奔他”周瑾瑜无奈的说道,自己现在宛如水中浮萍,无依无靠。

    李牧童欲言又止,想到自己的情况和周瑾瑜几乎无二。人家至少还有周家祖产,他李牧童有什么?一块引起周家灭门的玉牌和能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的狴犴刀。

    若不是钱九和刘落潮三番两次救下他,自己不知道已经暴毙在何处,只怕是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卢玉嘉泡了两个时辰,换上一身李牧童的干净衣服,也只是干净衣服,上面破破烂烂打了不少补丁。

    这小子竟然不挑不拣,穿好衣服走到二人面前。

    “范阳卢家公子几时穿过这么体面的衣服,牧哥儿,这衣服我买下了。给你二百两银子吧”

    卢玉嘉出手果然豪爽,对得起范阳卢家的身份。周瑾瑜在一边憋笑,心里想着这小子连饭都吃不上了哪里来的二百两银子。

    钱现在卢玉嘉确实是没有,但这影响他用二百两银子买下这件衣服吗?大不了先欠着吗,反正北地三镇他欠下的钱还真不少。

    “你真是范阳卢家的人?”周瑾瑜突然问道,不知怎得她总觉得卢玉嘉乖乖的,却又说不好是什么感觉。

    五姓七家的名头实在太大,她自然是听说过这些世家大族。只是眼下卢玉嘉的言谈举止,真的没法让她把他和世家大族联系起来。

    “我倒是好奇你怎么和刘大侠碰在一起的,还敢两个人闯进陈府大宅,差点送了命”

    李牧童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戳了卢玉嘉的伤疤。

    他二人能碰见一起那绝对是缘分,刘落潮是个奇怪的人,卢玉嘉也是。两个奇怪的人碰在一起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