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六章 北边公子(五)
    卢玉嘉气血上涌,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按着胸口。只觉得一口鲜血卡在喉咙里,若是不用力按着,下一面估计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李牧童双手紧握成拳,一股无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这就是江湖?

    一个不入流的二品武夫,在他面前连半点还手的气力都没有,若不是卢玉嘉抵抗一会,李牧童不可能活到现在。

    “刀,给老夫,给你们留个全尸!”

    这时,外面传来呜呜的求饶声,只见三名永兴观小道把周瑾瑜绑着压了进来。

    嘴里塞着一块布,周瑾瑜只能呜呜的发出声音。

    这才是老江湖!灰袍老道怎么可能猜不到李牧童这个毛头小子心里的想法,早早的就派人蹲在悦来客栈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就等着他们去送死。

    “未经人事的小娃娃,如何斗得了这老怪?”

    李牧童自嘲一声,紧握狴犴刀的手似乎有些松懈。双目暗淡无光,不知如何是好。

    “老鬼,武当门人绝不会如此卑鄙,更不会做出抢夺他们珍宝的勾当。你的拂尘功,到底是跟谁学的?”卢玉嘉强忍着痛楚问道。

    灰袍老道把拂尘搭在另一只手上,眼里充满不屑,并没有理睬卢玉嘉。是啊,他没有必要去回答一个将死之人的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夺了李牧童手里的狴犴刀,避免夜长梦多。

    “刀,给你。我也跟你走,我会告诉天下人狴犴刀是我亲自交给你的。放他俩一条生路”李牧童缓缓言道。

    他这句话触动了卢玉嘉的内心,总想着去见识见识江湖,却从不知道什么才是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

    同样,李牧童无异于是在和这灰袍老鬼谈条件。他若昭告天下人是自己交出的狴犴刀,那么就没有人会说灰袍老鬼的闲话。但是他李牧童没有考虑到这老鬼从来不怕别人说他什么闲话。相反,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狴犴刀在他手上的消息,就像之前一直没有使出武当的拂尘功,哪怕对手是一品境界的刘落潮。

    “你对我没有用处,刀,我自然会收下。至于他俩,老夫还是对死人比较放心”

    灰袍老道眼里嗜杀的神色突然出现,朝着卢玉嘉便是一记拂尘击打胸口。他已经受了重伤,若是在受这一击,必死无疑。

    李牧童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咻咻

    突然两道破空声响起,卢玉嘉面前的拂尘竟然被什么东西切开了,一根一根的兽尾落在他的脸上。

    灰袍面色一沉,还未等他再次出手,一道白衣悄然落地

    。

    只见他身穿一身绫罗白衣,腰间白玉腰带上系着龙首琵琶玉带钩,脚踩青底翻花靴。在这黑夜之中映着星光华美如神。

    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天庭饱满,俊美绝伦。

    这个人的武功很高,并且轻功也远远高于自己。灰袍老儿心中想到,扔掉没了兽尾的拂尘,重新拔出那把剑。

    钱九的到来让李牧童见到了希望,只见他手腕一抖,一道道银光闪烁。

    暗器发出,应声倒下的是一个一个永兴观的道士。

    他俊美的脸上闪现一丝冷峻,盯着灰袍老道并没有说什么。

    “这位公子是?”灰袍道人眯着双眼,仔细打量着钱九。

    和卢玉嘉一样的大家公子范儿,比他多了一丝狠辣,少了几分犹豫,武功高出一截。

    “钱塘钱九”他冷淡的回应道。

    不知怎的,今天钱九并没有带着他随身携带从不离手的折扇,而且一改往日谈笑风趣的性格,这让李牧童觉得有些不适。

    “可是那‘卧岗猛虎’钱塘九公子?”灰袍道人继续问道。

    卢玉嘉打量着这个年轻男子,钱九的名字他没有听说过,但是“卧岗猛虎”这个绰号他在范阳便听人提起过。

    钱塘钱家虽不及范阳卢家位列奉天五姓七家,但是钱家在钱塘三家中的地位可是不低,近年来甚至有着稳稳压过其余二家的气势。

    归根结底都是这九公子的功劳。

    钱塘钱家以商会漕运出身,数年间便成了钱塘名门。过去十年经过不断的开疆拓土,商海沉浮,钱家俨然成了钱塘三家之首。而这一切的缔造者,都是眼前这个比李牧童、卢玉嘉二人大不了多少的“卧岗猛虎”钱九。

    “恰如猛虎卧荒邱,潜伏爪牙忍受。”李牧童不曾读过多少书,但记得下这两句。

    钱塘如荒岗,猛虎爪压二家,虎视眈眈,以待时机一口吞下。

    这是自己家中长辈曾对钱九做出得评价,卢玉嘉很清楚那些闭门不出的家中老鬼是什么样的人物,就连对自己老爹礼部尚书卢见曾见面都是一顿腌臜竟然会对一个外人评价如此之高。卢玉嘉很早就想见一见这个卧岗猛虎到底是怎样的英雄,今日如愿以偿,果不其然。

    “是我,不过你不用自报家门了,说了我也记不住你。”钱九站在卢玉嘉身边,伸出手封住了他身上大穴,虽说不能治伤倒也能够减轻几分痛楚。

    卢玉嘉起身道谢

    “范阳卢玉嘉,多谢兄台出手相

    救”

    钱九眼角扫过,微微一笑

    “原来是卢玉嘉卢二爷,钱某倒是失敬了”

    李牧童和钱九对视一眼,终于是盼来了救星,他赶紧解开周瑾瑜身上得身子,把嘴里的布一丢。

    周瑾瑜失声抽泣,双臂环抱着李牧童,一时温暖的香气扑鼻。

    形势反转,钱九只是一出手便解决了出去灰袍老道以外的所有人。并且他若想,随时可以杀了这老道。

    “九公子,不急动手。”李牧童怀中抱着柔软的身躯,对着那灰袍老道言道。

    “究竟是谁在江湖上散播狴犴刀的消息”

    “嘿嘿嘿,想知道吗?可惜,你们没有机会知道”灰袍老儿自知今日已经是插翅难飞,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

    老道嘴角扬起,手里长剑突然朝着李牧童心口刺过去。他太小看钱九了,若是这点心思他都看不出来如何能做到带领钱家一跃成为钱塘望族。

    看似钱九手无寸铁,实则袖口里藏着暗器。

    钱九只是瞬间就挡在李牧童的身前,两根纤细如葱白的手指夹着一柄三寸飞刀挡住了灰袍老道的一剑。这老道贼心不死,一手做掌,内力涌聚其上,一掌朝着钱九的腰间袭去。

    腰是武夫的核心力量之一,尤其是钱九这种暗器行家,几乎都是以腰发力进而大臂小臂,最后才是常人眼里的手腕一抖,寒光一闪,人头落地。

    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钱九是个外门高手,尤其擅长暗器。直到今天晚上,李牧童才看清钱九的武功到底如何。

    就当李牧童和周瑾瑜同时惊呼小心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灰袍老道的掌在距离钱九半寸处的地方停下了,钱九的身前淡淡浮现一股乳白色的气,看起来十分微弱,要是不仔细的看根本看不见。

    但正是这股气挡住了灰袍老道的一掌。

    卢玉嘉见状,不自觉的道出了四个字

    “护身罡气”

    正是内门一品高手的护身罡气,若问二品和一品之间差了多少,护身罡气便是二品武夫一辈子不可企及的梦想。

    内门高手到了一品境界才能做到内力收放自如,用内功在体前形成护身罡气。

    很多时候见到武学高手开山裂石丝毫无损,大抵都是动了罡气护身。

    有甚者用罡气护住心脉,潜于水中待上个两三天也未尝不可。

    江湖这么大,奇闻异事多,高手同样也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