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七章 东海伏龙(一)
    “这就是你抢夺狴犴刀的底气?武当探云手?”

    灰袍老儿想收掌,可哪里有那么容易。他这手仿佛是被钱九的护身罡气吸住了一般,根本动弹不得。任凭他怎么拖拉硬拽,面色涨红还是挣脱不了。

    差点将李牧童卢玉嘉二人逼上绝路的灰袍老道现在也遇到了对手,不,他没有资格做钱九的对手。这根本就是一场戏耍。

    “探云手是武当内门功夫,一般的门徒可学不来这手段。”钱九只觉得有些奇怪,武当身为道统北宗怎么会有灰袍道人这般阴险狡诈的门徒,似乎还不是一般的门徒,至少是现任掌门三代以内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学习探云手。

    可是武当内门收徒弟怎么会收下这卑鄙小人,灰袍老道自入江湖名声就不好。

    卢玉嘉和刘落潮都称呼其为灰老鼠,他本身作恶多端也是有目共睹的。更是盗了二十四宗之一北邙山魏真人的宝剑,对此武当也都没有出面澄清灰袍和武当的关系。

    若不是武当内门弟子,如何学的拂尘功与探云手。

    “小老儿正是武当现任掌门的关门弟子,你若识趣就放了老夫,要不定将踏平钱塘。还有你,小娃娃,最好现在就把狴犴刀交出来,否则就算是风雷谷也保不住你”灰袍老道说道。

    钱九这时候控制住了灰袍老道,把他手里的宝剑一夺,把玩几番之后直接扔给了卢玉嘉坦言送给他了。

    他的确不是这方面的行家,还是暗器比较符合钱九的胃口。这剑用起来也不顺手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卢玉嘉,毕竟钱塘钱家和五姓七家中的任何一家相比那都是小巫见大巫。

    李牧童正要说什么,卢玉嘉倒先破口大骂起来

    “放你奶奶的臭屁,你要是武当掌门的关门弟子,小爷我就是那王老道!”

    随后卢玉嘉又是一阵问候灰袍老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祖宗十八代,李牧童等人汗颜,这真是卢家公子吗?

    李牧童放开周瑾瑜上前问道

    “最后一次,究竟是谁说了狴犴刀的消息”

    他狴犴刀在手,身上气势变得冷冽无比,卢玉嘉停下叫骂声,望着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嘿嘿,是风雷谷”灰袍老道嘴角诡异一笑,说出了李牧童现在最不想听到的东西。

    长刀高高举起,李牧童气愤无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灰袍老道说的是真是假无人可知,但是他的话的的确确点燃了李牧童内心疑惑的火种。

    或许真的是风雷谷,就算刘落潮没有说出去也难免另外几个人没有说出去。何况他对风雷谷诸人的印

    象并不好,哪怕江湖中人大抵如此。

    谁有知道呢?江湖险恶,他怎么能去轻信别人呢?

    狴犴刀并未斩断灰袍老道的脖子,卢玉嘉将李牧童拦住,反而自己一拳一拳的打在这灰袍老道的身上。一边打嘴里一边骂着,李牧童寻思这二人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啊,犯得着这样吗?不过他并没有管他。

    钱九站在原地不动,用罡气控制住灰袍老道的行动,这让卢玉嘉顿时乐了。像是在打沙包一样的一拳拳打的实实的,得亏这小老儿还算抗揍,要不然他这些拳头落在普通人身上怕不是能将其活活打死。

    他提着狴犴刀背过身,朝着小院墙边走去。周瑾瑜跟在身后。

    “真的是刘大侠他们把狴犴刀的秘密说出去了吗?”少女纯真,对江湖事毫无了解。

    李牧童摇了摇头,周瑾瑜无奈的嘟了嘟嘴,她不知道李牧童是什么意思。是不知道还是不是?

    “刚才你没事吧,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李牧童换了个话题,捡起地上的破布将狴犴刀裹好背在身后。

    “可刘大侠他曾救过我们”

    “没什么好说的,不要再问了”

    “可是...”

    “闭嘴!”

    这一次还未等周瑾瑜话说完,原本背身对着他的李牧童回过头怒斥道。

    面色扭曲,额头拧成一团。周瑾瑜从来没有见过李牧童发火,也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说话过。

    美目之中泪水翻涌,可她并没有让它落下来。

    卢玉嘉看傻了,揍灰袍老道的拳头也落下来了。倒是钱九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

    李牧童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转过身双手扶住周瑾瑜的肩膀道。

    “对不起,刚才...我...”李牧童说不好话了。

    周瑾瑜一抹眼中泪水,推开他道。

    “你并没有对不起我,只是对不起你自己。”

    周瑾瑜说的不错,李牧童对不起自己。他没有能力去分辨灰袍道人的话是真是假,也没有能力分辨风雷谷的人是好是坏。

    甚至是钱九、刘落潮、卢玉嘉。他都不清楚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是啊,李牧童才认识他们短短几天时间。几天时间是不可能认全一个人的,眼下李牧童四周危机重重。

    无数为了狴犴刀的人就在扬州城内,他没有能力护住这狴犴刀。

    对不起谁?对不起自己,仅此而已。

    “咦?怎么没动静了?”卢玉嘉停下拳头,伸出

    手指在灰袍道人鼻子上摸了摸。

    只见卢玉嘉脸上一阵鄙夷,嘴里嘟囔着这么不禁打。

    钱九正在看着李牧童,内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卢玉嘉这么说也没有在意便收回了护身罡气。

    突然卢玉嘉想到了什么,嘴里念叨着“龟息功”。那灰袍老道已经爬起身子,速度极快的冲向李牧童。

    “小心”

    李牧童一把推开周瑾瑜,灰袍老道掠空而来,双手化掌轰在李牧童身上。

    钱九正要去救已经是来不及,李牧童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宛若鸡仔一样被灰袍老人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卢玉嘉一阵懊悔,想到之前灰袍道人没了气息脉搏定是用了武当龟息功,以一种十分微弱的状态存活,呼吸异常缓慢同时脉搏心跳几乎为零。

    也正是这一招假死骗过了卢玉嘉。

    “谁敢动?我就掐死他!”灰袍老道咳嗽两声也是咳出了鲜血,看来他被卢玉嘉打的也不轻,眼色狠辣的看着卢玉嘉。

    钱九手中闪烁几道一光,但是他犹豫一下并未出手。

    李牧童双手使劲,试图分开灰袍老道的手。

    别看这人干枯瘦小,一双手同样犹如枯木。但是这手掐在李牧童脖子上他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的。

    灰袍道人熟练的从怀里掏出一根小木棒模样的东西,大约一指多长。他握在手里,大拇指顶开上面的盖子,只见一道银光升空,点亮了这小镇。

    钱九眉头深锁,双目眯成一条线嘴里念叨着四个字

    “东海伏龙”

    僵持片刻之后,李牧童恍若失去了全身力气,悬在空中双手垂下。

    灰袍道人眼里布着血丝,整张脸上的皮都在扭曲。他手下自有轻重,他可不会这么早掐死李牧童,要不然可就真走不了了。

    “伏龙门,知晓武当功夫的你竟然是伏龙门暗卫”钱九有些不太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太出乎常人所料了,也出乎他的所料。

    灰袍道人的武功路数让人不自觉的把他和武当联系在一起,他之前说的话固然是假,但是钱九等人还是坚信他和武当有着莫测的关系。

    卢玉嘉双手握拳,嘎巴嘎巴的骨爆声响起,沉着脸咬牙说道

    “真后悔刚才下手轻了,没直接打死你这只老鼠”

    “呸!就你也配?!”

    灰袍道人吐出一口鲜血,本来今晚的行动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半路杀出了钱九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要不是钱九,卢玉嘉怎是他的对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