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七章 东海伏龙(三)
    小院之内,伏龙门杀手已经快要将钱九逼上一条绝路。

    就算他武功如何了得,在这群杀手天衣无缝的配合之下也只能堪堪赵家。

    卢玉嘉带着周瑾瑜躲在房里,可不敢再让钱九分心照顾他们了。

    “现在该怎么办?”周瑾瑜问道。

    他手里长剑在黑夜里闪烁着银色的剑光,卢玉嘉心一横,带着长剑冲了出去。当他出了这个门的时候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钱九高高跃起,身上白袍宛若玉石,周边银光闪烁,无数道暗器破空声响起。那些环绕着钱九的暗器被他一股脑全部祭出去。

    “这是什么功夫?”

    卢玉嘉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空中的钱九玉树流光,华美如神。

    所有暗器在空中划出银光,宛若火树银花。

    亮光照耀院内。

    钱九落地,倒下的伏龙门杀手。

    场面再次反转,钱九用了不知道什么招式杀了所有伏龙门杀手。

    “你留在这里照顾好她”

    刻不容缓,钱九前去寻找李牧童的踪迹。

    远处小巷之内,李牧童痛苦的靠着墙半瘫着,身边是狴犴刀以及灰袍老道的尸体。

    他一辈子就没怎么睁开过的三角眼此刻瞪得像灯笼,嘴角有黑血流出。

    李牧童在他身上摸索着,在他得肋下找到那根透骨针,小心翼翼收入怀中。

    “唐门‘半日花’太过狠毒,今日走上绝路迫不得已用了一次,日后绝不能再用。”

    李牧童心中想到,刚才正是趁着这老道不注意,李牧童用了上面淬着半日花得毒针扎了他。虽说毒针是从周家人脑袋里取出来得,毒性已经减弱不少,可是唐门见血封喉得奇毒岂是灰袍老道一个二品武夫能解?

    若是钱九那般拥有护身罡气得高手李牧童绝不会得手,只是灰袍没有那般武功,此刻的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你在这里,灰袍?死了?”

    钱九突然出现,他的轻功比灰袍老道不知道高出多少,扬东镇不大,钱九只花了片刻便找到了瘫坐于此的李牧童。

    李牧童用狴犴刀撑着,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从怀里展示了淬着唐门奇毒“半日花”的透骨针。

    他便明白李牧童是用毒弄死了这老鬼,虽说江湖上看不上用毒的人,但对付这卑鄙老鬼李牧童毫无他法。

    钱九撑着李牧童,二人朝着小院步履蹒跚的走回去。

    一路上钱九可以感受到李牧童双手在颤抖,他不知道为何颤抖,也许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吧。

    小院之内,突兀的来了四个人。

    两男两女,玄青色长袍打扮告诉二人这是风雷谷的人。

    正是刘落潮、谢落川,高挑女子名为顾灵琳,娇小女子叫云灵芝。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童勃然大怒,见到躺在地上的卢玉嘉,面色煞白,双目紧闭。

    此刻他的气息极其微弱,幸好刘落潮给他保住了性命。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推开钱九,发了疯似的寻找周瑾瑜的踪迹。只是小院内已经没了她的倩影,只有放在卢玉嘉身上的一张纸。

    “七月初五戌时,瘦西湖畔,一命换一命”

    李牧童一字一句咬着牙读出,随即疯狂的撕碎纸片,恨不得将其吞入腹中。

    他们要的究竟是什么?是自己?是周瑾瑜?是狴犴刀还是怀里的玉牌?

    总觉得有一只手在背后默默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李牧童想逃,已经深陷其中。

    风雷谷二女望着李牧童,只觉得这个年轻人非常奇怪。刘落潮稳住卢玉嘉身上的伤势,谢落川一言不发,钱九同样是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卢玉嘉过了很长时间才逐渐醒来,气息微弱的说出了几个字。

    “伏龙门暗卫”

    说罢又是昏迷过去,李牧童心中冒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又何尝不是强弩之末?

    狴犴刀撑着地上,自己也是倒了下去。

    风雷谷众人将李牧童和刘落潮一齐带进悦来客栈里疗伤,钱九默默离开。

    扬州地区地势平坦,只有三十里外有一处小山,这山不高,但是恰好能把整个扬州城尽收眼底。

    钱九离开扬东镇的小院来到此处。

    果不其然有个黑衣男子正在这里等着他,那人身材高大,负手而立。

    他和伏龙门诸人一样用黑布遮面,只是身长穿着紫色华服,两条眉毛花白,落在黑布外面。

    “伏龙门白虎堂堂主好大的威风”

    钱九毫不犹豫周身罡气凝聚于掌,朝着那人一掌轰出去。

    砰

    一道碰撞声响起,那黑影后退三步才稳住身形,而钱九纹丝不动。

    “九公子这是何意?”那人冷哼一声,右手成掌藏在身后。

    这人的声音很奇怪,沙哑尖锐,让人听着很不数服。

    “为什么你们的杀手会出现在那里?”钱九沉声问道,手里银光微微跳动,他在放着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

    “门主对钱家办事的效率很是失望,所以派我前来扬州助你一臂之力”那人阴冷的笑着。

    山上微风拂过,盛夏夜里的风竟然有几分凉意。

    钱九二人对峙于此,那人继续说道。

    “倒是你九公子,杀了我伏龙门这么多人,总得给个说法吧”

    这时候,那人同样是回击一掌。

    他的手上同样是被乳白色的罡气包裹着,竟然也是一品高手。

    钱九朝着后方退去,银光闪烁,叮叮当当的暗器破空而出。

    那人的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人,与伏龙门杀手一模一样的打扮,只是他门的胸口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而在龙头之上插着一把剑。

    这是比伏龙门杀手更高一层次的四堂暗卫。

    “我竟然忘了,你是他的弟子。手里暗器的功夫有可是不得了,放在唐门也得是三甲吧”

    那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接过暗卫递来的刀继续说道

    “伏龙门的人,还轮不到你钱家来杀。不过一群废物,死就死了,今日我若斩了你一条手臂,又如何?”那人冷笑一声,手里长刀直接落下来。

    钱九闪转腾挪,手中暗器不停的祭出去。而他身边的数十名暗卫同样丢出飞刀,将钱九的暗器尽数挡下。

    “笑话,就凭你?”

    袖口中的暗器数量并不多,只是钱九用暗器的手法十分诡异,无论暗器怎么飞出去最后都会回到他的手里。

    伏龙暗卫在他手里占不了多少便宜。

    “内力御物吗?门主所言不假,此子天赋恐怖如斯,假以时日,必定是第二个燕皇朝”他的眼中闪现狠辣之色。

    同样是一发飞刀丢出,他的飞刀与暗卫的飞刀不同。上面缠绕着乳白色的罡气,这刀,专破内门护身罡气!

    咻咻咻

    钱九再一次施展了那招,自己高高跃起,周身暗器如游龙般环绕,最后全部飞出去。

    银光闪烁,暗卫也随之倒下。

    “唐门的‘暴雨梨花’,唐玄策,你可真是收了个好弟子啊”这个把最后三个字咬的极其重,望着地上倒下的白虎堂暗卫一阵肉疼。

    伏龙门杀手是废物,暗卫可不是。这是由各个堂口的弟子所组成,比起伏龙门杀手难培养的多。

    钱九只用了一招便将他三五年精心培养的暗卫尽数杀光,如何能不心疼?

    “想杀我?还是让童公公亲自来吧,你说呢?赵公公?”钱九冷冷一笑,点破了男子的身份。

    他竟然是个阉人,怪不得声线如此怪异。

    也恰恰印证江湖上的传言,伏龙门本就是一群太监所创。

    门内虽说不全是阉人,但堂主门主之类的,几乎都是阉人。

    只有用了阉人,他们的主子才能放心。

    “七月初五,我要见到活的李牧童和周瑾瑜。如若不是,我定踏平白虎堂!”

    钱九捡起地上一柄飞刀,内力灌注其中,朝着远处江中扔去。

    一道白线划过夜空,江水竟被这飞刀一分为二!

    虽说只是短短一瞬,但在这一瞬他见到了江底的河沙沉舟。

    古人云抽刀断水水更流,钱九一发飞刀,断了这江水。

    那人双目有些惊恐,马上回过身来口中咛喃道

    “造极,已经到了那一步吗?门主还是小瞧了他,小瞧了唐玄策的看人手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