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九章 赤发天王(二)
    “只是三个一品高手,想把我伏龙暗卫全部吃下去有些不够格吧”月奴把玩着手指,暗卫重重包围之下,他倒是想看看这些人如何跑出去。

    狂风剑起,剑法迅捷,劲猛如狂风。谢落川和刘落潮同是风雷谷二代“落”字辈长老,。二人配合多年。

    狂风剑和奔雷剑相辅相成,二人并肩站立,长剑周围雷霆风暴环绕。

    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动,风雷七剑的名头可不是空来的,这是实力的象征与认可。

    不过月奴只是用他惨白的脸不屑的看着众人,有关万梅山庄和寒玉梅花的事情,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刘落潮知道,那谢落川作为同门师兄弟想必也知晓。至于悦来客栈里剩下的两个风雷谷女子,月奴找机会派试四堂暗卫做了便是。

    月奴再次一声令下,伏龙门暗卫出动!

    轰!钱九脚步震踏,地面颤抖,扬起尘土到了膝盖部位。折扇一挥,三柄飞刀浮在空中,上面乳白色的气环绕,单手持扇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做了个剑指立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那三柄浮空飞刀宛若活了一般,围着钱九的身边快速环绕着。

    “以气御物!好高明的手段!”谢落川瞧在眼里,虽说之前和钱九有些误会,但是他对这个年轻高手的评价与江湖上众人无异。

    卧岗猛虎爪牙利。

    飞刀环绕周身速度极快,咻咻咻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他们只见钱九身边三道银光闪烁,一品高手的姿态傲然而立。

    月奴化掌为爪,一股气势自脚底慢慢往上升起。

    钱九把扇子一扔,扇子在空中划了一道弯月,绕开月奴击倒几名暗卫。

    接过绕回来的扇子,钱九将其别在腰间玉带之上。手上动作横飞,朝着月奴暴掠而去。

    若是真的要比掌法拳法,月奴的伏龙横练他们几人无人能敌。只是钱九一拳一掌轰来月奴只能躲闪,若是躲得不及时,那三柄浮空飞刀就有一把划破手腕。

    钱九这招御气飞刀果然刁钻。

    “不愧是他的弟子,气御飞刃的招儿都学了去。”月奴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赵公公这招‘伏龙功’也不差。”

    高手过招少了那么些花里胡哨,直接用内力互相碰撞。只听见砰砰砰的闷响声,二人周身罡气碰撞的声音响彻于此。

    谁也无可奈何谁,内力碰撞钱九周身的暗器根本找不到机会,若是再分几分内力去御这浮空飞刀,内力对拼定被月奴压制。

    这阉人的内功极为深厚!

    二人各自回身,重新聚气再战。

    钱九虽说有暗器辅佐,本身外门招式也不俗。月奴毕竟也是伏龙门白虎堂堂主,二十四宗的一品高手倒也不怕他。

    他俩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那一边可不好过,刘落潮和谢落川手中长剑不停挥舞着,风声雷声不断。狂风剑和奔雷剑上的血也都没干过,即便如此,依旧讨不到便宜。

    伏龙门暗卫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这群人训练有素,精于暗杀。配合起来更是难缠,只见前方有人手持长刀与二人纠缠,剑上的血也都是他们的。

    左右都有暗卫手持短剑、匕首,时不时上前骚扰一番。后方不断银光飞射而出,飞刀无情,一不小心怕就会丢了性命。

    不过月奴吩咐下去,没有人会对李牧童出手。

    伏龙门只想要寒玉梅花,李牧童背后的应龙卫龙首并不想去招惹。如此看来他们若杀了知晓消息的所有人,拿走寒玉梅花江湖上便无人得知。

    若是哪一天龙首真的活下来重出江湖他们也占理,毕竟这规矩是万梅山庄立下的,李牧童手里的寒玉梅花伏龙门探来的消息称也是从之前拥有者手里抢来的。

    他们只要玉牌,不伤李牧童,龙首又有什么办法。

    李牧童捡起地上的飞刀,朝着一名伏龙门暗卫扔了过去,可是在空中时便有其他飞刀飞过来弹开。

    正准备上前帮主刘落潮二人的时候,伏龙门暗卫就出现在周瑾瑜的身边,李牧童只好待在周瑾瑜的身边守着她的安危。

    咻咻咻!

    钱九身边的浮空飞刀划了一个大圈,留一柄护在自己周身,另外两柄洞穿伏龙门暗卫,开始环绕刘落潮和谢落川二人。

    这下三人身上都有了一重保障,对拼起来,多了几分胜算。

    “一心三用,顾得过来吗?”月奴冷笑一声,手上力道大了几分。双掌之上浮现灰蒙蒙的一层气,两掌袭来,隐隐有了压制钱九的势头。

    只是他的暗器太过狠毒,能在交手的时候分出心祭出暗器击杀其他伏龙门暗卫。

    月奴有些怒了,从那边分出两名暗卫加入了这边的对局。

    刘落潮二人的压力没有缓解多少,钱九可是有些难了。他二人的对手都是二品暗卫,固然人数上不占优势,但是实力的鸿沟很难跨越。

    钱九不一样,月奴的实力本来就不弱于他,这样打下去,输的必定是他。

    可怜李牧童现在有心无力。

    尽管如此,李牧童依然觉得月奴的底牌绝不止如此。后方树林里总觉得有股气势稳稳压了众人一头。

    “还真下死手,门主不是说这小子是这边的吗?”

    树林之内,一道声音传出,和月奴尖锐的太监音不同,这是个沉稳的男子声音。

    “这就是钱家的‘卧岗猛虎’,唐玄策的招儿还真学了不少。小小年纪能有如此武功,怪不得那家伙能看上他。”又是一道声音传出,不男不女,阴阳怪气。

    若是卢玉嘉听了,能把三天前吃的东西给吐出来。

    “月奴那老家伙打不过一个年轻后辈,真是白白浪费汤药”

    最后是一个老者的声音,沙哑枯涩。

    “废话少说,再等等看。门主吩咐,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寒玉梅花的事情。风老鬼,那边派人去了吗?”

    老者嗯了一声,随后又是沉默起来。

    李牧童猜测不假,月奴留的底牌绝不止那些伏龙门暗卫。

    月奴所想之事也有人去做,悦来客栈里风雷谷二女危急。

    此时悦来客栈内,卢玉嘉把狴犴刀放在匣子里,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之前李牧童找钱九借了二十两银子,坦言自己这辈子若没机会还下辈子再还吧。本是卢玉嘉自己的事情,又是他解决了苦恼。

    深夜离开,算是无声告别,这样也没人知道他和狴犴刀的离去。

    “对了,这东西得还给她们。”

    卢玉嘉突然想起来刘落潮的奔雷决还在他手里,背着包袱与木匣,卢玉嘉走出房门到了隔壁。

    这时候二女应该睡下了吧,虽然这样想他见二女房中还有亮光就敲了敲门。

    突然间,卢玉嘉耳朵动了动,见走廊尽头似乎有人上来了。

    他在黑夜里见到一丝银光,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兵器的亮光。

    这时候房门被打开,顾灵琳站在房门口,卢玉嘉用手捂着她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声音赶紧进了房里,马上关了房门。

    二女还没有睡,云灵芝玉手托着香腮坐在那里,见到二人这般旖旎的姿势,双眼瞪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议得模样。

    卢玉嘉做了个噤声得手势,木匣里取出狴犴刀握手中别在门后。

    这架势,可是有大敌来犯?

    谢落川临走之时也想到了这种情况,所以让她俩务必万事小心。

    拔出长剑,静等来人。

    空气戛然而止,扑通扑通得心跳声三人都可以听见。

    外面似乎传来了微弱得呼吸声,卢玉嘉握刀得手隐隐有细汗流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