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黑刀出世风雷引 第九章 赤发天王(五)
    瘦西湖畔,风雷谷的两位一品高手此时已经受了重伤。胸膛之上一片鲜红,手臂上的血已经干枯粘稠。

    狂风剑和奔雷剑在这二人的手里不断饮血,发出阵阵微鸣之声。

    钱九与那月奴之间尚未分出胜负,拖沓时间太长,风雷谷二位耗不住如此多的暗卫围攻,李牧童也插不上手脚。

    周身气御飞刀环绕,速度明显降了下来,钱九消耗的内力实在是太多了,若是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便会因为内力干涸而死。

    月奴擦干净嘴角溢出的鲜血,毒蛇般的目光审视钱九。他还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与他交手,不过尔尔。

    “这小子内力、招式都在我之上,要是再和他拖下去,死的必定是咱家。”

    月奴朝着后方鬼叫一声,怒喝道

    “你们三个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坏了门主大计咱们谁也活不了!”

    李牧童眉头拧成一团,果然不出他所料,月奴的底牌远不止这些。而他先前都是故意的,故意让风雷谷二人前来,故意让钱九前来。目的就是一网打尽,到时候除了李牧童自己和他们,谁也不知道玉牌的事情。

    没了玉牌的李牧童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会相信伏龙门的计划。

    “小小年纪如此武功,断然不可再留。门主大计未成,吾等定当为其扫平障碍。”

    三道声音从后面传出,十分怪异的声音。

    钱九目视前方,右手化掌为爪,上头内力翻涌,浮空飞刃从风雷谷两高手周身回来。

    三柄飞刀重归于手上,钱九大手一挥,飞刀潜藏于袖口之中。拿出腰间折扇,打开。高高跃起,折扇之上无数银光闪烁,华美如神。

    “唐门的‘暴雨梨花’,怪不得月奴那天晚上失手了,原来已经到了那一步。不过造极而已,摆阵”

    他们三人与伏龙门暗卫穿着打扮无异,不过身手绝不是暗卫一级,连同月奴,四人将钱九包围在内。

    周天内尽是钱九暴雨梨花散发的暗器银光,四人占据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手上结印,朝着地上一拍。

    顿时四股不亚于钱九的气势崩发开来,宛若四面壁障将其困在里面。

    钱九的暗器一旦触碰到这乳白色的壁障顿时疲软无力,散落在地,任凭钱九如何气御飞刃,这些暗器依旧起不来。

    “气御飞刃的招说到底就是以气御,我四人用气阻隔,你如何御这飞刃?”

    三人摘下黑布,分别是一半朽老者,一不男不女,脸上涂满脂粉的男人,最后一个是个三十来岁的高大汉子。

    钱九收了招式,落地环视四人,随即说道。

    “钱某何德何能,让伏龙门四堂堂主一同出手”

    这三人加上白虎堂堂主月奴就是伏龙门如今的四堂堂主,高大汉子是青龙堂堂主雪奴,涂满脂粉的男人是朱雀堂堂主花奴,半朽老者是玄武堂堂主风奴。

    四人外号“风花雪月”,在江湖上是与风雷七剑齐名的一品高手。

    青龙堂堂主雪奴言道。

    “卧岗猛虎爪牙利,九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突破了一品境界,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伏龙门四堂堂主很是惭愧。苦苦修行多年,裤裆里的玩意儿都能不要了,还是比不过一个后生。”

    这四人都是阉人,面容白净无须,只有那花奴像是入宫较晚,已经长出了喉结才动的刀子。

    风雷谷两位高手背对背而立,身上鲜血汨汨流出,刘落潮脑袋有些发懵。脚上没了力,站着都有些软。

    “呵呵,雪老鬼你真能说笑,奴家资质平平,怎么比得了九公子这般潇洒人物”

    朱雀堂堂主花奴掏出一块上等苏绣手绢,掩面遮笑道。如此妖艳的动作,令李牧童内心一阵作呕。

    “自然是比不了,不过论恶心人这一块,你可比钱某会作妖”钱九一笑,手里折扇飞出,划空而来。

    花奴恼羞成奴,单手成掌而出,他的手很白很嫩,比起女人更为纤细笔直,也给更为狠辣。此刻单掌上内力逐渐有乳白变成浑浊,最后成乌黑一团。

    那扇子在空中劲风呼啸,到了花奴张边三寸却是十分乖巧。花奴手上的伏龙暗劲将其稳稳吸附住,动弹不得。

    “听月老鬼说九公子造极境的飞刀有那一刀断江的手段,奴家见这飞扇不过如此”花奴冷淡一笑,单掌一挥将扇子甩在一边,钱九一缕乳白内力缠绕其上,将扇子收回自己手中。

    腰间玉带,钱九取出四把飞刀,飞刀寒光逼人,隐隐有肃杀之意。

    钱九将飞刀祭出去,掌心中内力成球状旋转。

    这四柄的飞刀速度倒没有之前暗器那般迅速,四人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飞刀的轨迹。

    飞刀到了四周壁障之上,并没有直接将其破开。四人也不相信钱九有那个能力。

    只见他的手臂颤抖着,手中内力不断的翻涌着。

    飞刀在壁障边缘不断的朝着外面突破,尖端寒光与内力壁障相碰撞。化掌为拳,飞刀应声落地,单手四条内力白线缠绕其上,钱九双臂展开,一手操控两柄飞刀。

    旋转,人带着内力线带着飞刀旋转。

    刀刃切割壁障,四堂堂主眉头锁着,望着这个年轻人的招式。

    一圈,两圈。十八圈之后,钱九长发狂舞,刀刃成龙卷之状。

    “动手!”

    青龙堂主雪奴怒喝一声,四人周身伏龙暗劲出现,运转起伏龙门的伏龙功,内力壁障顿时如同坚石堡垒。

    突然四人手上内力化成锁链,锁链头端有尖刺,直接钉在钱九四肢之上。

    顿时四肢被洞穿,钱九冷哼一声,额头发出阵阵冷汗。

    四人用力拉扯这锁链,脸上露出怪异笑容,听着他的痛苦嚎叫笑容更加肆意。

    李牧童望着这一幕,捡起地上短刀朝着四人冲过去。

    现在伏龙门暗卫一齐围攻风雷谷二位,钱九被四堂堂主限制,倒也没人管他李牧童。

    一刀冲着月奴腰间刺过去,可惜一品高手的护身罡气不是那么好破的。上百名伏龙门二品暗卫耗费半个时辰才破去风雷谷两位一品高手的护身罡气,他武功不入流如何能成?

    李牧童双目噙着泪水,满腔怒火之下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莫要管那小子,先把这钱九生撕了”玄武堂半朽老者言道,此人年龄最大,手段也最狠最辣。

    四人扯着锁链,果真要把钱九给生撕了。

    可惜钱九先前那一招内力已经濒临干涸,否则造极的实力想要破开四堂堂主的阵法也未必不能行。

    只是怪异的是这锁链,刺入钱九的体内就像是夺了钱九的魂一般,不但控制不了暗器,就连反抗的气力也都没了。

    “九公子,这可是伏龙门的绝学‘困龙锁’,上面淬了锁人内力的毒,不知你现在感觉如何?”花奴呵呵一笑给了钱九答案。

    用毒一向被江湖不齿,这种锁人内力的毒更是,钱九忍着剧痛骂了一声卑鄙无耻。四人听着这话就像是在夸他们一样,笑得更加放肆了

    “罗爷慢点,罗爷慢点”

    这时候树林里传出李牧童熟悉的声音,只见一道人影被丢了出来,白白净净的脸蛋,和李牧童差不多的身材,正是卢玉嘉。

    李牧童还在疑惑为什么他还没离开扬州的时候只听他说道。

    “牧哥儿!接刀!”卢玉嘉在空中把狴犴刀丢了出去。

    正如那夜里李牧童对卢玉嘉的信任,现在卢玉嘉重新把刀还给李牧童。

    接过匣子,李牧童取出狴犴刀,漆黑如夜的刀身,照夜如昼的刀刃。这种熟悉的感觉,握在手里李牧童像是一品高手,一刀朝着那月奴手上斩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