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卧岗猛虎爪牙利 第一章 说说江湖
    谁能想象,那个被江湖众人称为炎魔的魔头如今竟然双目湿润的望着李牧童,大手将其拦入怀中,诅嘴里念叨着他的牧儿。

    “义弟当年离开之事老夫也有所耳闻,只是当时老夫被困,无法及时赶来扬州,这么多年一个人过来,真是受苦了。”罗喉言道。

    李牧童抹了抹湿润的眼角,相比较于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他更想知道自己的老爹,应龙卫龙首到底去了哪里。

    还有自己的母亲,以及那块盛夏夜里依旧散发寒意的玉牌。

    罗喉吃惊的望着李牧童手中的寒玉梅花,白净细腻的材质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志,上面雕刻着活灵活现的梅花“绿萼”。

    “难怪如此,原是她把寒玉梅花留给了你”罗喉暗中喃喃道。

    “他?他是谁?老爹吗?”李牧童问道。

    罗喉让李牧童收起寒玉梅花,将他拉到一边,虎目扫过卢玉嘉等人随说道。

    “寒玉梅花的事情千万不要多说,万梅山庄背后牵扯巨大,你一定要收好玉牌。如果有机会也千万不要去寻万梅山庄,这些人知道玉牌的事情,如若多言,老夫这就杀了他们”

    李牧童赶紧拦住罗喉,说话间三人伤势愈来愈重。卢玉嘉担心夜长梦多,将钱九、刘落潮、谢落川、周瑾瑜带回悦来客栈中养伤。

    远处,黑暗里闪现出四个人影。

    为首者带着青铜兽面,双手背在身后,冷眼望着地上跪着的三人。

    “属下该死!未能完成任务,请大长老责罚!”青龙堂堂主雪奴道,三人的模样很是害怕,尤其是朱雀堂堂主,涂满脂粉的花奴。面对赤发天王罗喉都没有令他如此,现在则是浑身颤抖着,头垂下根本不敢直视这带着青铜兽面的男人。

    “炎魔竟然从那里逃了出来,这件事实属意料之外,本座也没想到。倒是你们几个,敢对钱家的人出手,胆子不小啊。”兽面男子缓缓说道,让三人听不出是何语气。

    花奴颤颤巍巍的回应道。

    “钱九阻碍门主大事,我们不应该将其除之而后快吗?”

    “嗯?”戴着青铜兽面的男子冷哼一声,还未动手,黑暗里闪现一道银光,花奴瞳孔皱缩,突然暴毙于此处。

    “唐兄,没必要亲自动手吧?”兽面男子言道。

    黑暗里出现另一道身影,活着的青龙、玄武二堂堂主震惊。竟然有人能在他俩的眼皮子底下隐匿于此,无声无息。

    “该死的家伙,谁动手不都是一死吗

    ?这‘半日花’之毒倒是能让他痛快些。”黑暗里那人影淡淡说道。

    二堂堂主双手颤抖,面色煞白。半日花之毒都挺说过,尤其是擅长金石之术的玄武堂堂主。而且大长老称呼此人为唐兄,能与大长老如此称呼的人只有唐门内门那些姓唐的老怪物。

    “人你也杀了,你的宝贝徒弟到了造极的境界也没那么轻易死。你我二门之间的事情到此结束,图谋大业还得你我合作,不是吗?”青铜兽面男子单手一挥,那花奴的尸体竟然化成粉末,地上只留下一根三寸透骨针。

    黑影里的男子不再多说什么,又是瞧瞧的隐匿了身影,无声无息。

    “大长老,这?”青龙堂堂主问道。

    “钱九坏了规矩,动手插了伏龙门的事情唐老怪找还要问责我伏龙门。六贼?!好大的威风!”兽面男子自言自语道,随即身形一闪,离开此处。二人紧随其后。

    七月初十,钱九三人在床上躺了五天才恢复过来。刘落潮和谢落川受的伤较轻,已经能够下地了。钱九四肢被困龙锁洞穿,就算他体魄再强大,五天也没法完全恢复。倒是用内力滋养之下,堪堪能够下地而已。

    这五日,李牧童再没有去扬州城里巡逻。赤发天王重出江湖的第二天清晨,消息便传满了整个扬州城。

    现在的扬州城已经没了先前那么多的江湖人士,毕竟谁也不想去招惹这么个魔头。

    李牧童跟着罗喉练刀,练了五天。

    罗喉只教他三招,前挡,竖劈,横斩。李牧童和罗喉每日来到原本他住的茅屋边上反反复复,提着狴犴刀就练这三招。

    不怕食通天,就怕一招鲜。刀法,差不多也是这么个道理。

    李牧童原本武学基础就不差,有了罗喉的指导,武学一途自然是突飞猛进。罗喉都忍不住称赞几句,只是他也不知道罗喉的夸赞究竟是发自内心还是逗着他玩。

    “好,很好,牧儿的资质比你老爹还要强上几分。”李牧童把狴犴刀放在一边,到河边洗了把脸,夏日炎热,他已经在这里练了一上午的刀法。

    “罗爷,您就不要再夸我了。不过我现在的武功比之前如何?”

    罗喉用手缕了缕赤色的眉毛,缓缓说道。

    “比之前好了许多,放在江湖上仍是不入流,甚至连卢家那小子也比不上。”

    李牧童听了嘴角一撇,心里想着罗爷果真是豪爽啊,还真不会可着自己喜欢的说。

    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卢玉嘉的武功不弱。作为五姓七家之

    一的卢家公子,若是想练武自然有高手教导,何况卢家在北地三镇,镇守奉天与北燕的门户,两国之间虽无大战,小摩擦也是不断。卢家作为奉天北边门户,自然武学一道不俗。

    “不过牧儿你不必担心,那小子练的是长歌门的‘先天功’,虽说不俗,实乃二流内功。我义弟留给你的乃是天地间最顶尖的武学,比老夫的昆仑内功还要奇妙。”罗喉继续说道。

    李牧童坦言那内功老爹临走之时只留下寥寥口诀百字,他花了十来年的时间能在体内练成如此内力实属不易。罗喉评价李牧童内力已经超越了二品境界武夫,至于那收放自如的一品境界,李牧童依然差的很远。

    “牧儿,这世上武夫多如牛毛,能在其中超凡脱俗乃至入圣的只有几人。”罗喉感叹道,就算他能随意出手镇杀伏龙门四堂堂主,还是被吴家小子困了十年直到现在才得以脱身寻找李牧童。

    “一品,只是刚刚入了高手的门口,比起江湖间诸多不入流的杂碎有了仗剑天涯的资本。一品之上,武夫苦心孤诣才能登峰造极。到了这种地步,无一不是一方豪雄。造极之上才是那开宗立派的武道宗师,举手投足间,搅动江湖风云。再往上吗,老夫也不知是何种奇妙境界。”罗喉继续说道。

    他的话仿佛给李牧童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江湖风云聚散,那种境界该是何等逍遥快活。

    “牧儿,你记住。龙虎山上有个修‘天人合一’的老道,武当山也有个道士,他修的是‘道法自然’。奉天城内有个姓吴的书生,还有两个接替你老爹班子的年轻人。除此五人之外,你即可人间无敌。”

    罗喉又开始说着那些不着边际的话了,无敌人间?何人能够无敌人间?是自己不得不从皇宫叛逃的武道宗师老爹还是二十四宗的十八武道宗师?

    “罗爷,您现在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义弟当年带你来扬州,老夫神会其中意境,就是想让你远离江湖。后来他定是发现江湖不是想逃就能逃掉的,所以才把至高武学‘逍遥游’传授于你,自己远走高飞换你十余年安稳日子。牧儿,你一定要答应老夫,修到无敌人间的境界,只有那样才能还你爹一个清白!”罗喉说到激动之处双手紧握,虎目通红。

    赤发天王罗喉作为他的结拜兄弟,怎会不了解他的为人。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反了,应龙生也绝不可能背叛奉天皇帝。个中缘由他不清楚,今年罗喉已经整整六十八岁,留给他的时日已无多,况且答应了吴家小子的事情让他无法再查出当年一事。

    应龙生武道宗师境界牵扯其中仍不可幸免,或许真的像罗爷所说,李牧童无敌人间之时,应龙沉冤昭雪之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