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卧岗猛虎爪牙利 第六章 雁群
    雁首点了点头,比常人厚重许多的眉毛轻轻一挑道:“扬州城知府可是姓陈?”

    卢玉嘉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着,毕竟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游隼不再多说,让卢玉嘉下去,动起筷子。

    这些人实在是奇怪,碍于他们应天府的身份卢玉嘉没好意思多说什么。肩膀上搭着条毛巾靠在楼梯扶手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望着这八个人。

    虽说是范阳卢家的公子,他对应天府也是仅仅听说,认得而已。今天头一回这么近距离的瞧见那“奉天十三势”。木匣材质细腻,条纹舒畅,颜色华美。令他忍不住称赞几句。

    那些来店里的食客完事该干嘛干嘛去,只有这些人,细嚼慢咽,与他们高大健壮的身材丝毫不符合。

    “北地三镇的大营里,若是这么吃饭,怕什么都抢不到碗里了吧。”卢玉嘉在一旁笑道。

    应天府游隼在这里足足待了两三个时辰,外面传来马的嘶吼声。卢玉嘉出门,见穿着身深色捕快衣服,腰间挎着狴犴刀的李牧童从扬州城里急匆匆的赶回来。

    “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所为何事?南边江上有几个人正打起来了,还好都是江上打渔的渔夫。我让王二哥接手自己骑马回来了。”李牧童把马拴在客栈外的一颗柳树上与卢玉嘉交谈道。

    卢玉嘉指了指客栈里面道:“周姑娘今日去了金陵府,里面来了一队应天府武官。朱扒皮又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我怕出什么岔子,所以让人把你叫回来了。”

    李牧童一阵无奈道:“不就是应天府武官吗?他们来客栈里打尖投宿罢了,没有什么值得这般大惊小怪的。”

    不过卢玉嘉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大惊小怪,应天府单只游隼在江湖上走动已经是不多见,更不要说是八人“雁群”,雁首还是个从五品千户。冲着这八个人的气势,说他们不是出来杀人的估计都没人相信。

    “这话什么意思?朝廷想算一算当年的旧账?”李牧童举起狴犴刀,猜测应天府游隼怕不也是为了狴犴刀和背后龙首应龙生而来。

    “莫要慌张,这群人是冲着老夫来的!”这时候,赤发天王的身影随后而来。

    两人恭敬的叫了声罗爷,李牧童正想询问这几日罗爷去了哪里,还不等开口只见他冲着悦来客栈一阵发力,外面地上的青石砖被这气力掀起在空中。一块一块在面前形成一道砖墙。

    客栈里面传出阵阵破空声,银光划过,将这青石砖击碎,只是弩箭到了罗喉身前便被烈焰焚烧成灰烬

    。

    “应天府从五品千户范文礼,奉太安大人令,捉拿逆贼罗喉回奉天,闲杂人等速速散去!”

    黝黑汉子沉稳醇厚的声音响彻客栈,八个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

    前三后四,“奉天十三势”被打开,七人中前三人蹲下,后四人站着,全部托举精钢所制劲弩。发出一轮弩箭之后,重新上弦。

    范文礼挎着第一势长刀,八人中只有他的“奉天十三势”没有打开,依旧好好的背在背上。

    “武备司打造‘追命’,内有十二枚东海秘银无尾弩箭。百步之内,箭头穿甲而过。五十步内,专破内门护身罡气!”范文礼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牧童单手紧握狴犴刀,手心隐隐密汗流出。若真是如此,罗爷的护身罡气在如此多的东海秘银弩箭前岂不是如同虚设。卢玉嘉只觉得恐怖,东海秘银开采不易,应天府竟然财大气粗到用来做弩箭。怪不得江湖上传言应天府办案无坚不摧,有这宝贝,一品高手也拦不住。

    罗喉冷哼一声道:“小小从五品千户也敢这么跟老夫说话,燕皇朝做了太安令,下面的人底气倒也是够足。”

    范文礼双眸注视着烈火环绕的罗喉,眼神平静异常。

    眼前这赤发老鬼就是当年大闹奉天城结果被当今稷下学宫祭酒关了十年的绝顶高手炎魔罗喉。

    传言当年就已经到了武道宗师的境界,不过根据暗哨情报。罗喉在奇门阵中十年,衍生心魔,境界自跌一境。如今距离那开宗立派的宗师是越来越远。

    李牧童双手持握狴犴刀,正准备出刀,被那些应天府游隼看出了端倪。一轮齐射,七枚秘银弩箭朝着他一齐而来。他学着钱九的暗器手法,扔出飞刀数枚。岂料这弩箭对上刀尖轻易的就将其击碎,继续朝着李牧童飞过来。

    罗喉一个闪身来到李牧童身边,大手平推而出,弩箭在空中宛若凝滞一般。

    只听他沉声喝道:“回去!”

    弩箭倒转,朝着那八只游隼飞回去。

    这几人一个翻滚,弩箭射在身后客栈墙壁上,顿时龟裂无数裂缝。

    范文礼忽视挡在李牧童身前的罗喉,看着李牧童手中漆黑的狴犴刀。

    “世间最后一把狴犴刀竟然在这里?应龙生的儿子?”

    “怪不得你不惜自损境界也要走出奉天城,原来是为了这小子。不过应天府有令,朝廷也对应龙卫一案既往不咎,此子可平安

    无事,只是你得和我们回去。”范文礼继续说道。

    “当年应龙生犯下弥天大错,那年我正好在北边从军。对此事也有所耳闻,皇上能赦免他的罪状,已经是皇恩浩荡。你们还不知足?”

    说完扔给卢玉嘉一个沉甸甸的袋子,打开一看,金光闪闪,起码有二三十两。只怕是结了饭钱和修缮客栈的费用了。

    自从出了甘兴霸的事,朱大掌柜对这种江湖纷争是不闻也不问,让人把门板一装,今天是闭门谢客,不做生意了。

    罗喉怀疑道:“朝廷果真对当年应龙卫一案既往不咎?”

    范文礼语气肯定道:“皇上口谕,既往不咎。”

    只见他身前的烈火消散几分,随后沉声道:“老夫还是不能和你们回去,至少现在不能,再给老夫一月足以。”

    范文礼耐心似乎用完了,抽出腰间挎着的长刀。刀长三尺三,刀身修长笔直,让李牧童都有些怀疑这是刀还是尖。

    那尖头处的弧度散发阵阵寒意,这刀只开了一边刃,即便如此江湖上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这刀的锋利。

    卢玉嘉上前把李牧童拉到一边,示意他不要让罗喉分心照顾自己。说罢从后门溜进客栈取出原本属于北邙山魏真人的宝剑,后来一顿辗转反折落在自己手里。

    宝剑华丽,剑鞘与剑柄上镶嵌多枚黄绿宝石,一看就不是什么便宜货。

    “小小从五品千户妄想在老夫面前舞刀弄枪?”

    罗喉双手握拳,面前七人劲弩之下杀意盎然。范文礼手里长刀微鸣,刀剑兵器这种东西都有灵性,像他这种用了十多年的兵器,最能通主人秉性。

    范文礼虽说是应天府从五品千户,官职在武官里不算低,实力也只是一品境界。奉天自应龙卫一案后就变得重文轻武起来。像他这样的一品高手,除去应天府外就算在兵营里也很少见到。

    说起来罗喉超越一品,距离武道宗师只有一步之遥的绝顶高手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由应天府内那五个正四品指挥使出手,只是现在那五位有些麻烦缠身。所以才会派他带一队游隼前来扬州执行此事。

    不过以范文礼的一品,绝不是江湖上普通一品高手能够比拟的。

    应天府中人,很少从江湖上挑选。这也是为了避免当年应龙卫之事,要知道应龙九卫正是江湖里的九位武道宗师。

    他们都是战场上厮杀留下的精锐中的精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