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江山谣 卧岗猛虎爪牙利 第三十一章 为天下谋利
    李牧童摸索着小葫芦,将其收好放在怀里,看着年轻道人王玄和应天府诸人在交谈。

    “多行不义必自毙,燕大人是个有大抱负的人。倘若百年之后,后人将他和祸乱朝纲的奉天六贼相提并论那有该当如何?希望燕大人能着重考虑,这么做是否正确。”王玄缓缓说道。

    “六贼祸乱朝纲,是乱世之贼。太安大人为圣上整治奉天内务,是治世之臣。岂能放在一起相提并论?我不管你是武当山上的哪一位,挡了应天府的道,就算是武当也能给你踏平了。”

    许久不说话的冯天罡说道,显象心经在江湖上的名头可不弱。世人皆知这是武当一脉传承下来的武学。但是据传言整个武当能修成的也没几个人。

    应天府人看着王玄的年纪不大,实际上他在武当山上的辈分绝对不低。

    湖面渐渐变得清晰,众人的影像倒映在脚底。王玄双手负在后背,双目注视着两位应天府都指挥使大人。

    赵青鸾和冯天罡四眼相对,王玄这架势分明就是想逃。

    两人正准备出手的时候,一道道水柱从湖面喷涌而出,挡在诸人面前。两人手里兵器已经消散,眼下是没法子破开这心境了。

    “各位,日后有缘再见。”王玄的声音响起,亮白色的天空慢慢出现繁星点点,接着被黑暗笼罩。

    应天府人站在原地,手中的兵器依然握在手里。

    心境破去,只是面前少了两人。王玄带着李牧童不知道到了哪去。

    “老夫,跟你们回去。”

    趁着机会,罗喉眼神一挑说道。赵青鸾两人有气撒不出来,只能将双手捏的嘎巴作响。

    他们的目的就是罗喉,李牧童算是在目标之外,但是如果能顺手解决再好不过。既然王玄出手将李牧童带走,那么他二人带回罗喉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冷哼一声,两人带着应天府六位千户押着罗喉朝着北边赶去。

    扬东镇上,李牧童二人赶到悦来客栈。现在客栈已经打烊了,借着月色,李牧童看见王玄面色苍白,嘴角隐隐有些血迹。

    “道爷,您这是?”李牧童递出小葫芦里的赤色药丸说道。

    王玄伸手让他收回去,借着自己从怀里又掏出一粒黄豆大小却散发阵阵异香的小药丸吞入腹中说道:“贫道不碍事,这枚丹药乃是武当金石祖师炼制,可解百毒,一定要收好。贫道算出你还有一劫,这丹可助你渡过此劫难。”

    李牧童点了点头,二人坐在客栈外的石桌边。

    “道爷这是被那两位伤了?”李牧童问道。

    王玄苦笑一声回答道:“算不上被他们伤了吧,只是显象心经的特性如此。贫道也无可奈何。”

    “道爷真的是游历至此处碰巧见到?”李牧童继续问道。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奇怪,他不相信王玄从武当来到扬州是

    碰巧的事情。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玄望着八月十五的明月缓缓说道。

    李牧童沉默片刻接着问道:“到了道爷这种境界也会为了名利二字?”

    王玄淡然一笑道:“江湖草莽为的是个人名利,朝堂之上为国家谋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况且贫道尚未飞升成仙,何来‘境界’之说?”

    “道爷是为了谁的利?”

    “天下。”

    说话间,显象心经再次施展。只是这一次,天空还是漆黑一片,空有一轮孤月高挂。脚下青石砖慢慢的被水面所替代。

    二人面对面站起身子,王玄的身形在李牧童精壮的身躯面前显得有些单薄。

    既然能说这么大口气的话,李牧童想着王玄定是有些手段。

    谁说敢为天下谋一利?除了当今天子可还有人敢如此口出狂言。

    别看李牧童只是个打渔小郎,君为臣纲的道理他也是懂得。况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作为奉天的百姓,他也想听听,他怎么为天下谋一利。

    “李宫主请往下看。”王玄指着湖面,李牧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湖面上缓缓出现一道声音,身穿玄色龙袍,身长七尺,站在原地宛若龙蟠虎踞。与神俱来的高贵和睥睨天下的威仪让李牧童内心悸动。

    皇冕上的玉珠遮住了他的容貌,天子之仪容岂能让人窥视?

    手中按着天子剑,腰上裹着一条镶嵌九块羊脂美玉的玉带。正站在高处,指着天下。

    “这是,皇帝陛下?”李牧童连退三步,赶紧弯腰拱手。皇帝不在眼前不需要行跪拜之礼,但是作为奉天子民,只要想到皇帝陛下就得行礼。

    行礼之余李牧童还瞥了一眼王玄,心中不经想到这大胆道人,怎敢在心境中亵渎圣上。

    奉天天子的虚影消散,渐渐的出现另外两人。

    左边的男子身材雄伟,口鼻方正,面容坚毅,虎背熊腰。正穿着一身亮银狻猊狮子甲,银白色铠甲之上还残留的血迹,手里握着银枪一杆。

    这人带给李牧童一种威严肃杀的感觉,像是沙场征战多年。但是看他的年纪并没有多大,估摸着三十多岁正值壮年。

    “这位将军是?”李牧童问道。

    “幼麟韩伯当。”

    心中又是一震,奉天武官最高荣耀,正一品骠骑大将军。世袭镇国公韩家独子,三十岁的年纪成就武道宗师,江湖山“凌绝顶”的人物。

    王玄示意他不要惊慌,继续看下去。

    右边的男子显然没有韩伯当这么威武的身躯和霸道的气势。

    穿着一身素色长衫,肩上披着狐裘,定是什么尊贵人物。

    容貌不算特别俊朗,甚至脸色有

    些惨白。身形消瘦,腰间和天子一样挎着一柄长剑。但是李牧童不觉得他会使剑,江湖上人用剑都是为了追求仗剑天涯的潇洒。朝堂中人挎剑和奉天天子一样,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男子腰间挎剑,双手却捧着书卷。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书生模样。

    “他又是谁?”

    这一次王玄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李牧童这个问题,他便不再多问继续看。

    又是出现两人,皆是挎着刀分辨站在书生和武将身边。

    这下子,李牧童只能见到剩下两人的轮廓,面上一阵水波震荡,根本看不清容貌。

    “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李牧童实在不解王玄的做法于是问道。

    “为天下百姓谋利之人。”

    “为天下百姓谋利之人?”李牧童在嘴里默默念叨着这几个字最后说道:“与我何干?”

    “因为贫道觉得,李宫主也是能为天下百姓谋利的人。”王玄继续说道。

    “在下不过扬州城边打渔郎,本不想入江湖,无奈江湖中人将在下卷入其中。”

    “天下何处不是江湖?何来入江湖的说法?”王玄笑道。

    “可惜道兄,我可不是什么能为天下谋利之人。我只想好好的过一辈子,春日里尝尝新茶,夏日江边树影下避避暑。到了秋冬时节宰上肥羊几头,温上一壶老酒。比什么都快活。”李牧童说道。

    “可惜李宫主,你躲不掉。知人善用的道理,圣上懂得,奉天城里读书的吴先生也懂得。要不然就不会让峨眉小宋姑娘出面替罗喉解围。也不会写信给武道宗师的大宋姑娘,白给你峨眉道子的身份护你平安。吴仲卿看人的本领贫道自愧不如,但是贫道也能看出你是天下人认定的人。”

    李牧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道人怕是又在说什么胡话。但是小宋姑娘写信给大宋姑娘的事情这道人既然能知道,看来本事也不小。

    “所以道兄出面相救,也是认定在下?”李牧童问道。

    王玄单手指了指天和地说道:“贫道是为了这片天地,李宫主,有缘再见。莫要忘了贫道的话。”

    说罢,显象心经被他解去,天地重归。

    李牧童看了看面前空荡荡的江面,什么也不多想,头也不回的敲击着悦来客栈的门。

    而在不远处,王玄悄悄的躲了起来。

    “下次受了伤还是少说点话为妙,好不容易凑出一身鲜亮衣裳,别被血弄脏了。”

    王玄扶着墙吐出一滩鲜血在地上,揩干嘴角血迹看着进了客栈的李牧童笑了笑。

    这伤可不是应天府的两位都指挥使给他留下的,他们可没那个本事伤了王玄。

    “气运通天,气运通天呐!”王玄嘴里念叨着,扶着墙缓缓离开扬东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