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吴峥林夏〕〔吴峥林夏〕〔聂先生又苏又撩〕〔天道之下〕〔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三国之曹家逆子〕〔诡三国〕〔第一兵王〕〔隐婚总裁:女人,〕〔重生都市仙帝〕〔妃常难驯:魔帝要〕〔秦城苏婉〕〔狼牙狼王于枫〕〔天道方程式〕〔暗影谍云〕〔玄阳仙尊〕〔猎户出山〕〔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世豪婿 第445章 令人绝望的人生
    然而,只可惜,徐蕾的这些想法,也终究只是奢望而已。

    她好羡慕秋沐橙,羡慕她能找到自己的倚靠,找到那位让她足以寄托一生的男人。

    泪水只若雨下。

    谁能想到,当年她跟叶凡的错过,竟然成了自己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

    “小蕾~”

    “睡了吗?”

    就在徐蕾失落泪流之时,房间外突然传来叶凡轻声询问的声音。

    徐蕾顿时整点了一下心情,用手擦掉眼角的泪水,努力不让叶凡看到自己刚才流过泪。

    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哪怕在叶凡面前,她也不想流露出自己的脆弱的一面,让叶凡担心。

    “没有,小凡哥哥。”

    徐蕾打开房门,轻声笑着。

    但是她掩饰再好,又怎会逃过叶凡的眼睛。

    “小蕾,你怎么了?”

    “没事吧?”

    叶凡担心问道,话语之中,满是关怀与怜惜。

    徐蕾的年纪,甚至比他还要小一些。

    本是芳华,如今却承受了她这个年纪所不该承受的苦难。这些年,叶凡觉得,徐蕾过的,一定很不好吧?

    “没有,小凡哥哥。”

    “我没事儿。”

    “就是听到你跟秋小姐打电话,突然就有些想我的爸妈了。”

    “当生病无助的时候,方才知道,有亲人的感觉,是多么好?”

    是啊,只有在寒冷的时候,才会真切的体会到,被窝是多么温暖?

    当众叛亲离之后,才知道,有父母庇护的时候,是多么幸福。

    “以前,我独自在江东,虽然举目无亲,但至少家里还有父母,逢年过节也都回去看看。”

    “遇到挫折了,或者孤单了,也能跟爸爸妈妈她们说说话,诉诉苦,生病的时候,也有人问候,有人关怀。”

    “可现在,爸爸妈妈不再了,如今徐家也回不去了,突然就觉得,整个世界,就剩下了自己。”

    “小凡哥哥,你听过一句话吗?”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父母就是隔在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道坚实的墙。如今,墙不在了,我们也将,直面死亡。”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缓缓的摇曳着。

    落在面前女子的身上,只洒下一地的阴霾。

    长裙席地,徐蕾的眉眼微微泛红,站在窗边,一边说着,一边无神的看着窗外,嘴角的那抹笑意之中,却是蕴含着无尽的失落与忧愁。

    在外人眼里,她是江东女神,是徐家千金,她光鲜亮人,她尊贵威严。

    可是,又有谁知道,在一个人光鲜亮丽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愁苦与悲伤。

    就像现在的徐蕾,父母早亡,家族无情,曾经她本以为能一生倚靠的小凡哥哥,却是也已经成家立业,成了她人的倚靠。

    即便,叶凡现在还能陪着她。

    可是,她很清楚,叶凡终究是要走了,终归是要到返回云州的。

    有时候想想,徐蕾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生走着走着,便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眼见着,徐蕾的情绪,越加消沉。

    那双美眸,也是越加的黯淡。

    就仿若天山上那绝美的雪莲,在缓缓的凋零。

    黯淡了光彩,也失却了容光。

    这还是当初红旗集团的美女总裁吗?

    这还是那名动江东跟李二分庭抗礼的江东女神吗?

    眼前的姑娘,只仿若对未来丧失信心的失足少女一般。

    想想也是,徐蕾在外面表现的再如何强势,但是说到底,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

    秋沐橙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后,至少还有叶凡安慰,还有父母倾诉。

    可是徐蕾呢,她什么都没有?

    父母早亡,唯一的朋友就是叶凡。但也已经成家立业,成为了别人的男人了。

    他已经不再只属于自己,不再仅仅只是她的小凡哥哥了。

    徐蕾不想去打扰叶凡的生活。

    因此,以前再多的事情,再多的苦痛,她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埋藏在心里。

    人的承受能力终究是有限的。

    那些负面的情绪,却是得不到倾诉,得不到宣泄,便最终会像徐蕾现在这般,几近绝望。

    对未来,对人生,再没有了曾经的斗志。

    就仿若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太,死气沉沉,阴霾满布,哪里有丝毫花季女子的生气。

    然而,就在徐蕾的意志越加消沉之时,突然间,耳畔竟然有悠扬的琴声响起。

    琴曲曼妙,悠扬。

    仿若山间急流的清泉,又似空谷里和煦的清风。

    沁人心脾,让人如痴如醉!

    不止带走了心中所有的阴霾,甚至之前的愁闷与失落,都在此时,被一扫而空。

    直到,琴曲终了,但余韵仍存,让人回味无穷。

    良久之后,徐蕾方才从这悠扬的曲声之中,回过神来。

    “小凡哥哥,这么多年,你唯一没变的,便是这悠扬的口琴声了。”

    徐蕾看向叶凡,却是笑着道。

    以前在楚家的时候,徐蕾等人,也经常坐在河边,听叶凡的口琴。

    那时候,当听到叶凡琴声的时候,一天里再多的疲惫与烦闷,也都会一扫而空。

    看着面前的女子,叶凡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放下口琴,看着她:“小蕾,无论未来怎样,我希望你记得,你还有我。”

    “伯父伯母不在了,那我就是你的来路,我便是你的归途!”

    “还记得我当年对你的承诺吗?”

    “待我强大,便护你一世安稳!”

    “哪怕日后你嫁人为妻,相夫教子,真正的找寻到自己的幸福与归宿。小凡哥哥的这个承诺,依旧在!”

    “安琪是我妹妹,你更是。”

    “父母不在怎样?”

    “叔伯无情怎样?”

    “家族无义又怎样?”

    “纵使你众叛亲离,那我便做你唯一的亲人!”

    “至于明日的事情,你更不必要担心。”

    “相信我,你不想做的事情,你不想嫁的人,没有人能逼你。”

    “我楚天凡的妹妹,容不得一点欺辱!”

    轰~

    话语威严,掷地有声。

    在整个房间之中,铿锵作响。

    直震的徐蕾,惊惶当地。

    那一双眉眼看着叶凡,却是泛着莫名的光。

    当时徐蕾便怔住了,美眸通红,却是瞬间泪目。

    耳畔,尽是叶凡的回肠荡气。

    振聋发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吞噬星辰变〕〔柯南里的捡尸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