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诅咒之龙〕〔吴峥林夏〕〔吴峥林夏〕〔聂先生又苏又撩〕〔天道之下〕〔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三国之曹家逆子〕〔诡三国〕〔第一兵王〕〔隐婚总裁:女人,〕〔重生都市仙帝〕〔妃常难驯:魔帝要〕〔秦城苏婉〕〔狼牙狼王于枫〕〔天道方程式〕〔暗影谍云〕〔玄阳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世豪婿 第909章 最后的纪念
    所以,在得知日国月读天神即将重现世间之后,剑圣等人自然极为郑重。

    然而,战神却是摇了摇头。

    “当今世界,公认的最强之人,也不过是天榜第一,也是封号宗师之境。”

    “至于神境,究竟人力能不能到达到,还处于理论验证之中。”

    “也就古籍之中,记载过几笔而已。”

    “由此可见,神境何其缥缈。”

    “因此,我觉得,这日国月读天神,达到神境的可能性极低。”

    叶擎天暗暗猜测,沉声说着。

    听到这里,剑圣等人方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

    “不然的话,日国若是真出了神境强者的话,我们华夏的武道安危,可就受到严重威胁了。”

    这事关国家安危,容不得剑圣等人不认真对待。

    要知道,神境强者,何其强大?

    上天遁地,这怕是已经无限接近仙人的存在了。

    换句话,神境强者的存在,就相当于世俗界的核武器。

    迄今为止,只有核武器才能对付核武器。

    也就是说,若月读强者真的达到神境的话,他们六大柱国加起来,估计也难以匹敌。

    除非,华夏也出现一位神境强者与之抗衡,否则的话,华夏的武道安危将时刻遭受威胁。

    这对于剑圣这些华夏的武道领袖而言,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但幸好,叶擎天的一席话,让他们惊惶的内心,得以片刻的安静。

    “既然不是神境,那怕它们干屁!”

    “剑圣,你们别拦着我。”

    “我儿子在日国被废,我必须赶赴日国,让他们给一个交代!”

    拳皇眉眼赤红,顿时攥紧了手掌。

    雄浑话语之中,满是磅礴怒意蕴含。

    莫无涯的伤势,他们已经看过了。

    双臂尽断,四肢尽废!

    对方下手之狠厉,简直令人发指。

    拳皇就莫无涯这么一个儿子,一直以来,他从不舍得打骂他一次。

    可现在,自己最疼的儿子,竟然被人打成了死狗一般。

    一向护犊子的拳皇,怎么可能忍得住。

    若不是剑圣等人一直拦着的话,估计这时候,拳皇已经杀到日国了。“孤城,不要冲动,稍安勿躁!”

    “现在一切都还不明朗。”

    “无涯究竟是不是被日国武道之人所伤,还不可知。”

    “在调查清楚之前,先不要冲动的好。”

    “你放心,只要我们一旦查明,无涯是被日国武道之人所伤,到时候,我们武神殿六大柱国,会尽皆前往日国,给无涯讨个公道。”

    “我们华夏武道的太子,怎容他人欺辱?”

    剑圣不愧是武神殿的殿主,心思老成,考虑完备。

    短短几句话,不止安抚住了莫孤城,还让拳皇心中甚是感动。

    “好!”

    “剑圣,我听你的。”

    “不过,说好了,一旦查明跟日国有关,到时候我肯定会亲往日国,讨要公道,谁都拦不住我。”

    低沉之声,在大殿之中,久久回荡。

    随后,武神殿便派出眼线,前往日国,开始调查莫无涯的事情。

    当然,也顺便打探关于月读天神的之事。

    在武道界喧嚣沸腾之时,刚刚返回酒店的叶凡,自然不知。

    此时,正是傍晚,夕阳西下。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整片天地。

    喧嚣了一日的冬京城,终于迎来了片刻的停歇。

    路上,来来往往都是下班回家的人群。

    女人们着急赶回家做饭,男人们相约找个馆子搓一顿。

    放学的孩童们,一边打闹,一边往家跑着。

    傍晚的冬京城,似乎更加热闹。

    成千上万辆轿车堵在路上,尖锐的鸣笛声不住想着。

    整个世界喧嚣一片,仿若煮开的沸水一般。

    而此时的叶凡,已经返回酒店住下。

    他已让人订好了机票,明天便会回国。但今晚,还是要在这里度过最后一夜。

    桌上,还放着他们早上离开时,凉宫映月没有喝完的牛奶。

    沙发上,还有着那少女换下的长裙。

    叶凡坐下的时候,甚至都能嗅到,月儿身上残留的体香。

    人真是个很奇怪的生物,明明跟来时相比,房间里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可叶凡也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空荡了好多好多。

    再看不到那张羞赧绝色的俏脸,再听不到那声酥若无骨的“主人”。

    那种感觉,就仿若,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似得。

    想到这里,叶凡也略显失落的摇了摇头。

    日后,他估计,再不会遇到,像月儿一般的姑娘。

    那般善良,那么亲切,那么坦诚,那般绝色貌美。

    然而,就在叶凡失神之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开了。

    一位侍者走了进来。

    “你好,先生。”

    “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还请收下。”

    侍者放下后,也便离开了。

    叶凡打开精美的礼盒,发现里面,放的是一段红绳。

    “这..这是..”

    “月儿的?”

    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叶凡便认出来了,这就是凉宫映月手腕上的那一条。

    这几天的朝夕相处,凉宫映月身上有何饰物,叶凡自然知道。

    尤其是这串红绳,叶凡之前甚至都问过她,别的女人穿金戴银,她为何只带一串红绳。

    叶凡记得,当时凉宫映月并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叶凡,痴痴的笑着。

    俏脸上露出酒晕一般的绯红。

    可是没想到,如今自己要走了,月儿竟然把这串红绳送来了。

    “估计,是想给我留个纪念吧。”

    叶凡轻笑一声,也便没有多想。

    而后便开始收拾东西,明天一早便准备走了。

    至于凉宫映月,不是叶凡绝情,置其不顾。其实叶凡也挺同情她,本是芳华的年纪,却便要凋零。

    那么善良美好的姑娘,人生明明才刚刚开始,却就要结束了。

    可是,同情又能怎样?

    叶凡终究救不了她。

    毕竟,那魂印已经种在凉宫映月体内十年了。

    这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怕是那月读天神的灵魂早已在凉宫映月体内扎根融合。

    叶凡不是神仙,身体上的伤势,他还能尝试医治一下,但是深入灵魂的东西,叶凡即便有心,也无力。

    更何况,剑神宫下,月儿自己也选择了留下。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那条不归路,叶凡有岂能有违她的意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