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驭兽天下:狂宠绝〕〔一世巅峰林炎〕〔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一世巅峰林炎〕〔狂妃来袭:腹黑王〕〔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都市隐龙叶辰〕〔一婚二宝:帝少宠〕〔餮仙传人在都市〕〔重生王牌妻:偏执〕〔九转霸体〕〔团宠小萌妃:王爷〕〔太荒吞天诀〕〔混沌丹神〕〔上门女婿叶辰〕〔帝国萌宝:薄少宠〕〔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世豪婿 第1090章 咄咄逼人
    房间之中,灯光摇曳。

    袅袅的茶香氤氲,长桌前,两个男人,就这般举杯对饮。

    至于秋沐橙,叶凡则是让她先上楼等他。

    眼前这种局面,自然不是秋沐橙一个弱女子所能参与的。

    只是,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这喝茶对饮,这场面着实看起来有些诡异。

    不过,叶凡并不着急。

    对方不说话,他也不言语。

    至始至终,叶凡都平静如常,惬意悠闲的在那喝着茶。

    叶凡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无疑让的对面的男人,微微一惊。

    “不愧是叱咤江东的楚先生,能在我面前,还能保持如此平静。”

    “且不说实力,起码这份心性,整个华夏之中,能比上你者,不超两掌之数!”

    男人毫不吝惜的赞赏道。

    听到对方的溢美之词,叶凡不为所动,只是冷冷问道:“阁下深夜莅临寒舍,应该不单单是为了夸我几句吧。”

    叶凡不记得见过眼前这人,既然素不相识,就更别说有什么恩怨了。

    所以,对于眼前这人的深夜到访,叶凡自然好奇,对方究竟是何用意?

    “我不远千里,从燕京赶来,自然不是为了夸你。”

    “而是,为了杀你。”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依旧平静。

    但是,眉眼之中的那抹寒意,却是瞬间浓郁。

    “燕京来的?”

    &nbshaiyu1688.p; “这么说,你是陆、许两家派来的?”

    叶凡的眉头也微微一皱,他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两家的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更意外的是,这两家世俗家族,竟然还能请得动如此强者?

    是的,在叶凡的感知之中,眼前这人的实力,很强。

    远超之前的魏无牙。

    甚至,他的气息,比华夏第一强者战神叶擎天,都差不多少。

    可以毫不怀疑的说,眼前这男子,是除了余韵与叶擎天之外,叶凡见到的第三强者。

    对于叶凡的疑问,那男人并没有回答。

    反而淡淡笑着,端起茶壶,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

    杯中,茶香袅袅,倒映着男人威严而又刚毅的脸。

    “你出身贫寒,自幼无父,母亲只是一平凡的乡下人。”

    “你没背景,没家室,除了自己的一腔热血,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你这点资本,也敢杀陆、许两大豪门的后人。”

    “你就没想过后果?”

    男人冷冷说着,说这话的时候,他始终都在低头饮茶,连看都没有看叶凡。

    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威严,在伴随着他这略带寒意的话语,席卷而出。

    若是李二等人在这,估计早就在这男人磅礴的威压下,吓得屁滚尿流。

    但叶凡神色毫无异样,反而回之一笑:“为什么要想这些?”

    叶凡这个反问,却是问了这个男人一个措手不及。

    他本以为,叶凡会解释说自己实力强大,不惧于人。

    但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后辈,连解释都不解释,直接连想都不想。

    狂妄!

    孤傲!

    这是叶凡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

    但是,这绝非什么好印象。

    往往,这种态度,还会激怒于人。

    就像现在,在听到叶凡这些话之后,男人的面色,彻底冷了下去。

    “好一个狂妄后生!”

    “处世为人不顾后果,不顾影响,只知任性胡为,逞一时之快。”

    “像你这等人,一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也就能在江东这弹丸之地,有些成绩。”

    “日后,难堪大任,更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话语低沉,带着无尽的森然与冷意。

    寥寥几语,更是给叶凡的未来,直接打上了死刑。

    “哈哈~”

    “哈哈哈~”

    &n叶凡闻声,顿时笑了。

    那笑声爽朗,满含讥讽,仿若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

    “嗯,你笑什么?”

    男人话语低沉,压抑着愤怒。因为叶凡这笑声,让他有种遭受冒犯的愤怒。

    www.jdwfw.  “没笑什么?”

    “只是有些怜悯你。”

    “觉得阁下的人生,活的太窝囊。”

    “胡言妄语!”男人顿时一喝,音爆炸开,面前茶碗都在这声气爆之下,轰然粉碎。

    若是寻常人,估计见到如此一幕,早就吓坏了吧。

    仅仅一喝,便令瓷碗粉碎。

    此人的实力,该有多强?

    但叶凡,却是不惧不畏。反而嘴角含笑,横眉冷对。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那陆、许两家教子无方,不止扰乱我叶凡桑梓故乡,还毁我基业,害我亲人,损我故居。”

    “如此行径,我便是诛他九族也不为过。”

    “如今我只是杀他两人,已经是我法外开恩。”

    “可是到阁下口中,我宽厚仁慈的行径,反倒成了狂妄自大,任性胡为?”

    “还以此断定我难堪大任,难成大器。”

    “难道,在阁下眼中,父母任人欺辱,结发之妻任人玷污,桑梓故地任人损毁,自己遭人袭杀而不反抗的人,才能堪大任,能成大器?”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只能说,阁下的人生,实在憋屈,实在窝囊,实在让人怜悯啊。”

    叶凡摇头说着,看向面前男人的目光之中,尽是同情与怜悯。

    “你~你~”

    面对叶凡这一席话,那魁梧男人却是发现,自己竟然无从反驳。

    只是老脸一抽,脸色难看,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叶凡见状,嘴角的笑意无疑更甚。

    他端起茶壶,一边给自己倒着茶,一边摇头说着。

    “昊天宗师,你知道你为何境界停滞多年,却难以突破?”

    “你知道你为何,先入封号宗师,却被叶擎天远超?”

    “你又是否知道,你武道修炼时间最长,但却在华夏武神殿连前三都排不进?”

    叶凡一连数问,每一问,都仿若刀剑,直插男人心房!

    男人闻言,脸色大变,混声叱问。

    “小辈,你敢调查我?”

    震颤之后,男人紧接着便摇头。

    “不对,你一个无名后生,蜗居弹丸之地的小辈,何有能量调查我?”

    “说,你如何认出我,又是如何知道,我被困瓶颈数年,修为难以寸进?”

    男人眉眼冰寒,看着叶凡,惊声问着。

    面孔之上,却是再无先前淡然与平静之色,有的只剩下了诧异与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吞噬星辰变〕〔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万界圆梦师〕〔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不科学御兽〕〔网游我能强化万物〕〔镇妖博物馆〕〔大唐扫把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