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崔富贵〕〔都市我为尊〕〔生而不凡〕〔张胜天〕〔姜童司长夏〕〔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宗景灏听书〕〔宗景灏林辛言夺爱〕〔林曦晨〕〔荣耀归来林北〕〔陈平〕〔铁血兵王〕〔孙猴子是我师弟〕〔澹春山〕〔我反夺舍了诸天大〕〔都市至尊杀神〕〔我真要逆天啦〕〔家有悍妻怎么破〕〔锦衣玉令〕〔神医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章 流光堪在珠玑列
    谢陵这次回京,除了述职就职,其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参加昭皇室各位世子郡主封典。几年在外,家里男儿也大了,是时候带他们出来走动走动,认识认识各家孩子,更重要的是定下长子谢宥一婚事。

    昭帝萧越膝下子女算得上单薄,至今只有二子两女。幸好单薄,王室公主郡主他是不敢高攀也不敢结亲的。

    这厢谢家兄妹四人跟着宫人去永始宫拜见姑母谢太妃,谢定一谢苇一叽叽喳喳不停,谢宥一微皱眉头,“宫里肃静,你们安静些,看看你们二哥。”

    谢慎一微笑不言。

    谢慎一自小安静,身体孱弱多病,谢定一常形容他二哥是个美人灯,一吹就破。

    谢定一笑嘻嘻,“好的好的。”

    没走两步又和苇一笑闹不停。

    谢宥一暗想,刚看小郡主难过非常,不知现在如何了?苇一都是这样,可想这几年来京中世家子弟如何排斥她,不由得微微心疼,那双盈盈含泪的眼睛,娇怯怯看人,让他一想起便莫名愧疚。

    沉思间四人已至永始宫,掌事女官苏瑶携着宫人忙迎上来笑道,“几年不见,大少爷可长高不少,二少爷也长高了,三少爷还是这样顽皮。”

    苇一不识得苏瑶,只转着滴溜溜的黑眼睛瞧她,苏瑶俯身摸着苇一肩膀笑,“这定是小姐了,你可没在京城出生,你三个哥哥我都抱过,就没抱过你。”

    苇一来回打量,歪头奶声奶气清脆又果断的道,“我不识的你,不许你抱。”

    苏瑶大笑,“和三少爷小时候一样样的。”

    谢定一拉了苏瑶衣袖,“阿嬷,我去凌州这几年可想蔚初哥哥了。”

    苏瑶笑,“蔚初时时问起你。我前几天说三少爷快回京了,他高兴的几晚上睡不着。等会拜见完太妃让他见你。”

    叶蔚初是苏瑶独子。苏瑶在十八岁本该出宫的时候未出宫,嫁的夫君正是自家主子爷谢陵一手提拔起来的前朝禁卫军统领叶孤水,叶孤水如今调任到长州,叶蔚初便留在宫里作了太子伴读。

    谢定一闻言欣喜不已,忙慌慌拉了苏瑶去拜见太妃。

    谢太妃闺名谢阮宁,是前朝高帝嫔妃,谢陵二妹,因谢家扶持新朝有功,破例留在宫里,谢太妃几次上书想去山里清修,萧越未准,道太妃素来体弱,山中苦寒,不如留在宫中休养,谢陵知道妹妹这几年确实身体每况愈下,也不忍心她去山中。

    几人进门,侍女忙捧了蒲团依次放好,谢宥一兄妹四人恭敬请安。谢阮宁保养得宜,虽略显恹恹病态,但着实是位标志美人儿,见侄子侄女请安,忙请侍女拉了四人起身。

    谢苇一打量四周,端的是典雅非常,却自有暗暗贵气,她知道榻前端坐的富贵丽人是自己姑姑,却也意识到不能像家中一样放肆,只端坐了滴溜溜看三位哥哥。

    谢太妃看侄女伶俐,不由得心生疼爱,拉了苇一坐在自己身边笑道,“苇一这模样真俊,阿瑶,你看眉眼像不像姐姐?”

    苏瑶点头笑道,“可不是像大小姐?我刚还说呢。”

    谢阮宁细细问了三兄弟回京途中事,又问学业骑射,点头赞许道,“还算上进,少年易逝,为学需趁早。你们父亲还在太庙?”

    谢宥一起身恭敬答,“是。父亲说祝祀完就来请太妃安。”

    谢阮宁点头,“你们在宫里玩耍,需要什么吩咐宫人便是。”

    看主子说了会话面露疲倦,苏瑶领了他兄妹四人下去,外面等着的叶蔚初遥遥朝谢定一招手,“定一,这儿!”

    谢定一手舞足蹈跑去和小伙伴拥抱在一起,苇一最喜人多,看几个小哥哥热闹,忙小短腿跑了去跟着她三哥。

    谢宥一只得安顿三弟道,“好生玩耍,莫要生事。”

    谢慎一也道,“照顾着妹妹。”

    话音刚落,一群孩童已跑不见。

    永始宫最多桐树,满园新绿,兄弟二人捡了墙根处一石桌坐了,苏瑶陪着他们说话,又吩咐侍女端茶点来。

    三人又细细道了分别后事,苏瑶叹道,“太妃总说这里已不是家,哪有一直住别人家里的?咱们这皇帝又怜太妃多病体弱,不准搬了去外面。我看这次太妃是铁了心让二爷说情。”

    谢宥一道,“何不在外面寻了舒适屋舍让太妃住着?”

    苏瑶道,“太妃是皇家人,出宫便只能入寺。”

    三人正说着,一群宫人拥着荼蘼花架下那绿衫女孩浩浩荡荡进门,灵璧一眼便瞧见墙根的二人,顿时小脸微皱,气恼道,“阿嬷,这两人怎么在太妃宫里?我不喜欢他们,快让他们出去!”

    苏瑶忙拉了灵璧手,“二殿下见过他们?他们怎么招惹你了?说来阿嬷替你出气。”

    灵璧道,“就是这两个人欺负姐姐!”

    谢家兄弟对视哑然,不明白自己怎么欺负郡主了。

    苏瑶听灵璧说,已明白六七分,忙哄劝道,“宥一慎一是太妃侄儿,他们不敢欺负郡主的。他们若再让殿下生气,请殿下关了他们去掖庭司出气。”

    灵璧闻言气稍顺,瞪了二人一眼,“你们,离我家姐姐远些!”

    苏瑶暗笑,忙转移话题问道,“殿下来找郡主?她回来就睡下了。”

    灵璧道,“并不是。娘娘让我带话,如太妃身体有恙,晚宴不必来了,将养要紧。”

    嗓音稚嫩,却说的一板一眼。

    苏瑶笑,“娘娘最是体谅太妃。我这里先替太妃谢了,也谢谢二殿下带话呀。”

    “敏行起来了请告诉她,来找我玩。”

    说完又瞪了二人一眼方才走了。

    谢宥一心里好笑,只听说二殿下骄横,其实是个娇蛮的小女孩罢了。心中一动,他问苏瑶,“敏行郡主和太妃一起住着?”

    “是呀。敏行郡主自接到宫里就在太妃身边养着,郡主性子和太妃像,太妃很喜欢她。”

    至晚谢陵才抽空来永始宫见妹妹,复又匆匆携了三子去拜见萧越。

    离京时谢二谢三还小,谢宥一年纪稍长,对天子还有印象。

    不仅有印象,印象还很深。

    因为天子抢走了自己心爱的小妹妹。

    眼前的青年依稀还是谢宥一十岁记忆里的模样,岁月待他很宽容,六年过去,这青年越发翩翩,谢宥一还是少年人,却也觉得眼前人英气清朗,确实有一幅好相貌。

    萧越赞许道,“三个孩子委实生的好。”

    谢陵忙一一介绍。

    萧越点头,“宥一可先放南方军历练两年。”

    南方军是昭建国主力军,绝大部分是萧越嫡系。谢陵大喜,忙谢过,两人闲话不提。

    谢陵趁势说了谢太妃事,萧越沉吟道,“太妃身体素来不豫,故朕一直未许太妃请,若如此说,那便准了罢,等六七月天热,山中正凉爽,可请太妃上南山清修。一过十月天寒,诸事不便,还是回宫的好。”

    谢陵道,“皇上考虑周全。臣代太妃谢过。”

    萧越贴身内侍夏渊续了茶,轻声道,“皇上,离夜宴还有半个时辰。”

    萧越又和谢陵闲话片刻,方起身去承舜宫更衣。

    晚七点刚过,萧越携了后宫诸人准时到迎仙苑。

    诸礼毕,席间觥筹起伏,一派喜乐。谢宥一远远瞧见敏行小小的身体坐的端正,脸上已无午间的可怜模样,心里舒了口气。

    萧越近来因北朝频繁骚扰边境颇有些气闷,午间又不曾进饭,这时空腹饮酒便有些头重,遂起身出去透气,容嫔看他起身,忙询问,萧越按住她肩膀,“朕出去透透气,你先应着。”

    容嫔柔顺点头,叮嘱夏渊好生跟着。

    见皇帝中途离场,底下众人松口气,畅怀推杯换盏,更加喧哗热闹。

    沿着廊桥行至沉香水畔,池塘波光潋滟,小荷才染新绿,自有脉脉清香,转过假山就到了摇光苑,是看星的好去处,摇光苑的凭风楼也是内苑的最高处,站在最高层可一览京城。

    夏渊摸不准他心思,也不好搭话,只默默跟着。

    两人上了凭风楼,此时江山灯火万里,星星点点一直消失到天尽头,江陵城灯火辉煌,天上银河缥如素练,地上护城河璀璨流转,好一派盛世景象。

    “太妃可是又病了?”

    “下午听说心绞痛又犯了,已派了太医诊治。”夏渊斟酌着道。

    萧越闻言下楼,夏渊揣度着他可能要去永始宫,看主子心情不畅,也不敢问,亦步亦趋跟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