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云曦月楚墨辰〕〔大道纪〕〔温言穆霆琛〕〔明天也喜欢叶非夜〕〔巨星妈咪超给力〕〔陆惊宴盛羡〕〔璃王妃 云若月〕〔战神下山〕〔陈黄皮〕〔温情一生只为你〕〔璃王妃云若月〕〔云若月神医毒妃不〕〔璃王楚玄辰云若月〕〔超级兵王混都市〕〔邪王绝宠:医品特〕〔Mr学神他真香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四章 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
    四月初九是个好日子,风和日丽,碧空如洗。这天宫里热闹非常,人来人往,奔奔忙忙。

    凌晨四点,灵璧几人便被容嫔催起来换衣梳妆。吴昭仪已携了二世子萧铮之过来。

    “姐姐,我猜又是灵璧拖后腿,是不是?”说罢娇笑。容嫔无奈的笑,“可不是她!闹了好半天别扭呢,哄的才把衣服穿上。”

    看着满脸恹恹瞌睡的灵璧,吴昭仪笑,“二殿下,你可快点收拾罢,萧杭之已经在祁天殿等着了。”

    灵璧来了精神,“真的?”

    “我骗过你?”吴昭仪笑。

    灵璧催促周嬷嬷,“快点快点,我要找杭之哥哥玩。”

    容嫔笑,“还是妹妹有办法。”

    吴昭仪笑,“投其所好。”

    几人收拾妥当,在宫人拥簇下来到祁天殿,果然豫章王府人已到,灵璧欢欢喜喜正跑过去,猛地被人从背后熊抱住,一个憨厚质朴的声音欢喜的从头顶传来,“灵璧灵璧!我等了你好半天了!”

    五大三粗的庆王世子萧骏之长得十分宽厚喜庆,才八岁就已经像十多岁的孩子,自从惊鸿一瞥漂亮可爱的灵璧一面,便心甘情愿成为灵璧的走狗,灵璧最爱支使他闯祸,萧骏之屁颠屁颠闯完祸,还乐滋滋的向灵璧邀功,灵璧早已溜之大吉有时候还会过河拆桥。

    作为灵璧最忠心的小马仔,萧骏之可能是众位王孙公子中挨爹妈揍最多的。

    “骏之哥哥,我前几天麻烦你带我的小猫猫呢?”灵璧笑得眼睛弯弯。萧骏之左右一看,趴灵璧耳边得意的说,“给你带来啦!小勺子抱着在池塘边的假山里呢。”

    “骏之哥哥,你真好!”灵璧眼神真诚,看上去发自肺腑的感谢。

    被甜甜的妹妹甜甜的叫哥哥,再被甜甜的夸奖下,萧骏之乐不可支,蹦蹦跳跳像个二傻子,冒着犯宫规的危险能让灵璧妹妹开心,萧骏之觉得挨揍也是值得的。

    当然,他早已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被萧骏之歪缠半天,灵璧脱不开身,等脱开身封典已经开始,她悻悻的站在人群里,不好抱怨,只能眼神四处飘。

    封典无味而繁琐,灵璧早迫不及待要去找萧杭之,容嫔拉住她,“一会豫章王妃带哥哥来甘棠宫,我们先回去。”

    灵璧似信非信,容嫔笑道,“你若不信,我可就走了,你去看哪里还有豫章王府的人?”

    灵璧伸头一看,群臣散去,哪里还看得见哪个人是哪个府的?只能跟了容嫔回宫。

    沉香池乘船可直到甘棠宫的灵湘池,没走几步,灵璧腿又犯困,嚷嚷着坐船,容嫔无奈,只能依了她,让嬷嬷好生跟着。

    容嫔一走远,灵璧拉着昭宁敏行欢欢喜喜跑到假山边,“我让萧骏之带了个好玩的。小勺子?小勺子!”

    听见二殿下叫,在假山里蹲的双腿发麻的内监小勺子忙猫着腰跑出来将怀里小猫奉上,“二殿下,庆王世子说可要藏好了,莫要被容娘娘发现……”

    灵璧欢喜的抱在怀里爱不释手,哪里听得见小勺子的絮絮叨叨。

    小猫通身雪白,两只蓝眼睛水晶般,还是巴掌大的小奶猫。昭宁敏行第一次见这样可爱的动物,也是很喜欢。

    几人折了嫩绿柳枝逗弄,小猫好动,玩的团团转,三人看的有趣,只见小猫忽然不动,眼神圆溜溜发直,三人顺着它视线看过去,小猫已蹿出去捕池边蝴蝶,慌的灵璧忙去追,昭宁敏行也追过去,远处嬷嬷宫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看见三个主子跑,他们也跑,呼啦啦一群人前拥后拥,不知被谁撞了下,敏行身子一歪到了池塘里,宫人惊叫着去拉,哪里拉的住?

    正好路过的萧越奔上前去毫不犹豫的跳进沉香池。

    众人只见一抹青影掠过,耳边一声水响,回头看,皇上正捞了郡主在怀里。

    奶娘宋嬷嬷忙接过来,揽了敏行在怀里拍背。

    萧越浑身湿漉漉,宫人七手八脚帮他拧水,看敏行被呛得咳嗽不止,脸色苍白,萧越游目四周,声音已带了凛冽恼意,“灵璧出来!”

    宋嬷嬷这才想起是皇上救了小郡主,忙谢罪不已,“都怪奴婢未看好郡主,请皇上定罪!”

    萧越皱眉道,“还是赶紧带郡主看太医罢。”

    见皇上未怪罪,宋嬷嬷忙抱着敏行一溜烟跑了。

    灵璧知道自己闯了祸,怯怯的缩树后边不时偷眼看,却不敢溜。

    “出来。”萧越边拧衣服水边说。

    灵璧只好磨磨蹭蹭挪出来。

    “今晚抄不完十遍女则不准睡觉。夏渊,逮住那小畜生送庆王府。”萧越说完抬脚就走。

    站在萧越身后一直未说话的太子和景郡王这时不约而同开口道,“妹妹不是故意的,我们愿意代妹妹受过。”

    “你们抄十遍论语。”

    太子和景郡王面面相觑,灵璧眼珠滴溜溜转,皱眉哼唧一声“哎呦”就要倒地上,边上两个小宫女见状会意,眼明手快的忙扶住,慌慌张张喊,“二殿下!二殿下!二殿下受惊了!快叫太医!”

    灵璧赖在甘棠宫装病足足小半月,景郡王萧铮之向他母妃吴昭仪抱怨道,“灵璧明明在装病,敏行才是真病。”

    吴昭仪笑,“郡主高烧反复,你父君召了多少太医。灵璧怕你们父君怪罪。”

    萧铮之哼了声,“父君总是偏心敏行。”

    吴昭仪拍了下儿子脑袋,“赶紧做功课罢,小心父君抽查。”

    萧铮之才耐不住性子读书写字,趁燕美人来找母妃闲谝功夫偷偷拿了小弓箭就往外溜。

    前几天和谢定一比射箭,萧铮之堪堪差了一箭输给谢定一,心里老大不服气,今天两人约定再比。

    永始宫偏殿已聚集了一帮孩子,远远看见萧铮之过来,叶蔚初招手,“二世子,这边!”

    这一年叶蔚初八岁,最好带着一众小孩子疯玩,调节矛盾,大家都很服气这个大哥。

    谢定一看见萧铮之,得意洋洋道,“你说你师傅厉害,你怎么不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萧铮之不服气道,“不准说我师傅!前几天你是侥幸,我们今天再比。”

    谢定一笑嘻嘻,“再比你还是不厉害,再比你师傅还是不厉害。”

    萧铮之气的小脸通红,“不许说我师傅。你敢不敢比?”

    谢定一道,“我不和你比。教你射箭的师傅不是很厉害吗?你要是能赢我大哥我就不说你师傅。”

    “你大哥是谁?在哪里?我要和他比。”

    周围孩子哄然大笑,“二世子,谢三的大哥就是谢宥一呀,他射箭很厉害的。”

    谢定一一阵风的拽走隔壁正在和苏瑶聊天的谢宥一。

    谢宥一一脸茫然的被三弟拉扯到孩子堆,众小孩忙支好箭耙,谢定一抢了边上一孩子小弓塞谢宥一手里,“大哥,让二世子开开眼界!”

    谢宥一无奈,觉得三弟甚是无聊,正要转身离开,耳边响起一个稚嫩的童音,“你就是谢宥一?你来射箭,我倒要看看你多厉害。”

    谢宥一回头瞧,是个很俊的小孩,五六岁的样子,明珠束发,正一脸不服气。谢宥一知道自己不出手,今天肯定走不了,于是走上前去弯腰道,“二世子,你先请。”

    萧铮之拉满弓,一箭正中红心,周围响起一片欢呼声。

    谢宥一也搭好弓箭,区别是他搭好三支箭,在众人惊呆中三箭俱中红心。顺手将弓递给谢定一,他向萧铮之道,“二世子,得罪了。”

    萧铮之眼里满是崇拜,拉住谢宥一衣衫,“大哥哥,我能像你一样一下子射三箭吗?”

    谢宥一笑,“二世子勤加练习,等长大时候也可以。”

    “那你能教我吗?”

    “你的射箭老师是李乘光李师傅吧?他是咱们南朝射箭最好的,你用心学,将来必定比我弓马娴熟。”

    “可是我想跟你学。”

    谢宥一笑,“我过几天就回凌州了,二世子。”

    江南四月天易变,此时云遮月掩,要起风下雨了,众小孩耍了会,陆续被各宫人叫了回去。

    摇光苑夜风微凉,荼蘼暗香浮动,萧越已在这里歪了大半天。夏渊抱了折子过来,身后跟着两个小不点。

    “你们怎么来了?还不早睡。”

    灵璧蹦蹦跳跳扑到父亲榻边,甜甜道,“父君,想你了呀。”敏行安静地坐在榻边微微笑,托腮看着灵璧撒娇。

    夏渊凑趣道,“二殿下非要跟了来陪皇上,殿下一片孝心可嘉呀。”

    萧越淡淡道,“你别给她撑腰。敏行,你说说,灵璧是不是又与周嬷嬷闹脾气,不想早早睡觉?”

    敏行笑着点点头,灵璧懊恼的推她,“敏行,我不要理你了。”

    萧越拿了折子批看,“你们在这里玩会,半个时辰后回去睡觉。”

    灵璧欢呼着踢了鞋袜爬榻上,敏行轻轻将灯移近叔叔,依旧坐在榻边看他批折子,萧越抬眼,笑的春风和煦,“你也上来。”

    灵璧趴在父君背上,“姐姐快上来!”

    敏行闻言浅浅的笑,摇了摇头,“我不要。”

    灵璧笑嘻嘻,“敏行不会脱鞋袜。”

    敏行白净的小脸通红,“我……”

    她确实不会,又不想像灵璧一样使劲往下蹬。萧越笑,放下折子起身,蹲到她身边,抬起她的脚。

    夏渊忙道,“我去叫嬷嬷进来。”

    “不用。”

    鞋袜行来时沾了点点湿泥,萧越帮她脱下,又去解袜。

    敏行垂眼看见他英气的眉毛,好看的眼睛,高挺的鼻梁。

    萧越抱起柔软的小姑娘放榻上,方坐好继续批折子。

    敏行托腮盯着叔叔看,对面青年下颌线条硬朗,胡茬青青,萧越瞥见,笑,“我好看?”敏行呆呆的点点头,萧越轻笑,握住她手,一片冰凉,此时风雨渐紧,凉意袭来,萧越把她抱在怀里,揉了揉她头发道,“你困不困?”

    敏行点点头,又摇摇头,萧越轻笑,抬手抽了本诗集,“我教你那天没念完的诗,好不好?”

    敏行笑,“好呀。”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结发为夫妇,恩爱两不疑……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人靡不有初,想君能终之……”

    萧越一句一句念给她听,声音轻柔,念完后粗粗解释了下意思,看怀里的小人似懂非懂,萧越轻笑。

    敏行早已识得字,并且自己读四书五经毫无压力,只是有些字句还不甚理解。萧越道不理解不要紧的,你只要记住,以后触景生情,总会理解。

    灵璧已睡熟,萧越穿过烛光摸摸她头发,满是温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