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大佬亲闺女〕〔模拟修仙传〕〔裴先生娶了个200斤〕〔暴君闺女五岁半〕〔忘川花未央〕〔仙国大暴君〕〔都市之最强战龙〕〔花都兵王赵东〕〔超级保安赵东〕〔武侠世界探花郎〕〔天庭遗迹〕〔遮天之人王〕〔三枪追魂〕〔南明第一狠人〕〔市井之辈〕〔我若修仙法力齐天〕〔华娱之别样人生〕〔民国之远东巨商〕〔美女的超强近卫〕〔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五章 总有弱水替沧海
    萧铮之溜回来的时候燕美人还在陪母妃说话。见景郡王顺着墙根溜,燕美人叫住,“二世子,过来让我瞧瞧是不是又长高了?”

    萧铮之无奈的挪过去,燕美人摸着萧铮之头笑道,“太子虽聪敏,我看倒不如二世子机灵活泼,小孩子家,太过稳重反而不好。”

    吴昭仪笑,“铮之哪能和太子比?他这样的憨孩儿。”

    燕美人道,“姐姐恩宠不绝,再有子嗣也是早晚的事,到时候二世子有个亲兄弟依靠也好。”

    “罢了罢了,”吴昭仪笑,“将铮之养大不知废了我多少心力。为皇家开枝散叶是后妃分内之事,你可要抓紧呀妹妹。”

    闻言,燕美人蹙眉,“皇上已许久不来后宫。我倒是想要个孩子,最好是个小公主,像灵璧那样,不知我有没有这样的福气。”

    吴昭仪道,“皇上怎么不来后宫?他来你不知道罢了。”

    燕美人奇道,“嗯?我怎么不知?”

    吴昭仪微笑不语,替儿子散开头发重新梳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我在前朝宫里的时候,小谢妃盛宠,才来一月风头倒压过了之前受宠的大谢妃谢阮君。谢阮君可是个难得的美人呢,性格温柔待人和气,可不像她妹妹那样刁钻古怪。我在闺中时便听家里哥哥说,京中男子十个中倒有九个放话要娶谢阮君,一个是自惭形愧配不上。咱们那皇上,听说少年时也甚是爱慕谢阮君,萧谢又是世交,两人青梅竹马长大,不想谢阮君一朝被高帝选到宫里。谢阮君芳名在外,进宫是迟早的事。据说呀,皇上起兵也和谢阮君有关。小谢妃和大谢妃双胞而生,但着实不如她姐姐神韵夺人,奇就奇在高帝一见小谢妃眼珠子便挪不开了,一颗心扑在小谢妃身上,嗯,可能小谢妃灵魂十分有趣……”

    正说着,珠帘轻响,二人抬头,见萧越从殿外进来。

    萧越笑道,“你们说什么呢,这样热闹。”

    吴昭仪忙将儿子未编好的发辫放旁边宫人手里,起身拉着萧越坐下,娇笑道,“正说八卦呢。皇上要不要听?”

    萧越笑,“你们说,听两句也无妨。”说罢倚在榻上,有一下没一下转着手里的紫檀珠串,伸手招招一边紧张垂立的小儿过来问话。

    吴昭仪端了茶来放榻边,“我们正说到谢家公子姑娘都生的好,前几日我见谢家最小的姑娘谢苇一,那眉眼颇是灵动,长大了定是个美人。不过谢家这一辈远不如上一辈,谢家上一辈的大小姐谢阮君,那可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可惜得很,要不是那晚太医去了谢太妃宫里,谢阮君也不会难产而死了。”说罢满是喟叹。

    萧越哦了声,“怎么说?”

    吴昭仪回忆道,“谢太妃素来体弱,大谢妃难产那晚,谢太妃偏偏心绞痛又犯了,恰是年下,值班的太医被叫到永始宫诊治,崇光宫的人赶去太医院才知道值班太医去了永始宫,等把太医从永始宫请到崇光宫,大谢妃已经血崩,听当晚当值的宫人说血一盆一盆往外端,太医若早来一刻钟,大谢妃便救下了。可惜了呢,那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真是红颜薄命。”

    萧越静静的听着,半晌,方道,“阮君不是误食了宣德皇后的汤羹吗。”

    吴昭仪笑,“谢妃不误食杨皇后的汤羹,杨皇后怎么能被废?谢嫔怎么封妃?那碗莲子汤,可是高帝让杨皇后送去的。高帝再狠,也不会对自己孩儿下手,杨皇后更不会引火上身。小谢妃荣宠不断……不会鸩杀姐姐吧,毕竟一胞同生。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不过都是往事。皇上,臣妾这里和燕妹妹商量着做尾江豚,你又闻不得味儿,晚膳就不留你了呀。”说罢轻笑。

    萧越沉思了半晌,方回过神,起身下榻,“嗯。我去宜春苑走走。”说罢大步流星出去。

    萧越没有去宜春苑,他径直去了永始宫。

    永始宫静悄悄,见萧越来,小太监大声喊,“皇上驾到!”

    见萧越脸色不郁,夏渊抬手照头打了那小太监一拂尘,“永始宫何时报过门!”

    苏瑶正匆忙撤瓜果,又将香炉中的三炷香扔痰盂里。

    萧越见状,淡淡道,“你们宫里素来不用香。”

    苏瑶忙道,“新来的小宫女不知规矩,奴婢刚看见便训了她。”

    萧越冷然,“出去,门关上。”

    苏瑶见他脸色不好,猜不准怎么回事,正迟疑,萧越冷然道,“出去!”

    苏瑶只得带了宫人出去。

    谢阮宁正倚在桌边看书,萧越进去,瞥了眼,正是前朝编的《志怪录》。见他眼神盯着自己手里,将书合上,淡淡道,“哪里来的火气,在我这发什么疯。”

    “你不解释吗。”萧越按捺住烦躁问道。

    “有什么好解释的。”

    “谢阮宁,你莫放肆。”

    谢阮宁笑,满是不在乎,“我放肆惯了。”

    “今天是萧振暴毙的日子,你在私祭。”

    “皇上既知道,又何必问我。”

    “你当我是什么人?”萧越冷冷的看着她,心里一阵一阵翻涌怒气。

    “皇上莫不是以为我还欢喜你?像十五六岁那样?”谢阮宁轻笑,“我对你的那些喜欢,早在十六岁那年就死了。爹娘眼里只有姐姐,你眼里只有姐姐,大家眼里也只有姐姐。我从来不知道被人珍重着是什么滋味,只有先帝,像个孩子一样,满心欢喜的待我。”

    “所以你爱上他了。”萧越冷然道。

    “总有弱水替沧海。你是沧海,他却是我这一生的弱水。”

    总有弱水替沧海。

    听到这句话,良久,萧越缓缓道,“难为你,假意待朕这么久。”

    “我本想随先帝去了。我的娘家,偏要我苟活。”

    见面前的女子依旧是清冽神态,萧越不由得生自己气,走到今天这一步,怪他。

    他应该在她第一次下钩的时候就把她送出宫。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是他的错。

    萧越离开的时候说,“你去南清山罢,不必再回来了。”

    身后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道,“谢陛下,成全。”

    听不出来欢喜。

    风雨摇窗,梧桐淅沥。谢阮宁闭上眼,轻声说,“阿瑶,替我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去南清山。”

    苏瑶温声道,“好。二小姐休息罢,莫要再伤神。”说罢扶着谢阮宁进寝殿。

    “敏行睡了吗。”

    “已经睡下了。”

    “这孩子素来弱,宫里孩子也不亲近她,真像我小时候。你将她送容嫔宫里。告诉容嫔,替本宫照看好这孩子,来日若要扳倒吴融晖,请打发人来南清山。”

    “好。姑娘……”苏瑶欲言又止,最终只叹了口气。

    “你说,不必吞吞吐吐。”

    苏瑶斟酌道,“听燕婉身边人说,吴氏想将自己堂妹许配给大少爷。不过吴氏倒也是顺口一说,自己堂妹正该婚配,京中王孙公子都不如大少爷,可惜大少爷要去凌州了,不能留在京中……”

    “她想联姻来牵制我。”

    苏瑶道,“呸!她在做梦。他们吴家怎么配得上咱们谢家?莫说二爷,皇上也不会答应的。江夏王现在还不纳贡不称臣,我看呀,宥一八成要娶江夏郡主。”

    “阿瑶,我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终于要解脱啦,真好。”

    “姑娘,我还是要问你一句,你真的放下皇上了吗?你刚才那番话,可伤的他不轻。我看呀,他挺上心姑娘的。”

    “迟来的喜欢,便不是喜欢了。他对我的感情太复杂。他是胜利者,我不过他的俘虏。他那样的人,是绝不能忍受我这样挑衅。他放弃我了。”

    说完自嘲一笑,“是我自己作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