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战神林北〕〔林北林楠是什么〕〔林楠林北〕〔林北林楠苏婉〕〔战神归来林北〕〔擎天道门〕〔北境战神林北〕〔耀世狂兵林北苏婉〕〔战龙归来林北〕〔林北林楠〕〔战神临花都林北苏〕〔逍遥战神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都市我为尊林天策〕〔天策林北唐青竹〕〔林北唐青竹〕〔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唐若雪医婿〕〔医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六章 春风不识桃花面
    太清十五年。

    三年一度的水墨会又临近,文人雅客云集江陵,这一年和去年一样也不一样。一样在同去年一样热闹,不一样处待会再细表。

    六月六日这天风和日丽,是个晴朗的好日子。

    广济长街两侧挂满了众多书法作品和诗词,不求流传于世,但求知己能识之,政府还特意沿街置办了诸多笔墨纸砚供用,九州四海的来客熙熙攘攘,将广济街挤得水泄不通。大周王朝虽四分五裂几百年,但吟风弄月和附庸风雅流传至今,南朝政府很有头脑的用文化带动旅游,继而带动周边,每年旅游收入颇为可观。

    初夏酷热,萧越携了景王几人沿街赏玩,并不时评这幅墨不匀称,那幅功侯欠佳,指点他们如何能写的更好。

    萧越工书,一手字写的举世闻名四海争传,他的字帖长销不衰,年年是书店爆款,据说长袖善舞滑溜的跟泥鳅似的前工部部长赵国柱倒台前曾上过本折子,折子陈言要拨款修京城的人行道,恰萧越才刚逛过京城的马路,还夸奖赵国柱路修的好,赵卿审美不错,砖色选的清雅,且走二里路都不见一块破砖,这个部长做的甚是合格。新新的人行道要翻修,折子上还说的铿锵有理,萧越看完顶头批赵国柱三个大字朕不瞎。接着逐句批驳,满篇朱笔。赵国柱接到批回来的折子唬的肝胆俱裂,呆呆半晌,道了句“往日得圣上批字多不过十,今日得如许多,必珍守世代藏之。”左右欲笑不敢,欲窥不敢,忍的委实辛苦。

    这篇批赵国柱的回书不知怎么流传到了坊间,帖名:批赵书,荣登当年畅销字帖之冠。

    萧越甚爱王惜之书,而世多推其子王宪之书。上有所好,下必盛焉,故大昭在建国初就兴王惜之书,此风潮经年不衰,萧越着实是王惜之书法第一代言人。更难得的是,萧越兵马得天下,文学造诣却也颇高,早些年写的《书法十二意》、《草书状》等都是众书法爱好者必读书。

    逛了多半个时辰,四人兴致缺缺,都有些疲乏,遂拐进了一处茶楼。

    二楼雅间里清凉湿润,珠帘落地鸦雀不闻,街上的喧嚣热闹隐隐传来,紫泥茶炉中的水渐渐沸腾起来。昭宁正意态闲闲的翻着手边一本杂书,敏行用素白绢帕蒙了脸躺在美人榻上小憩,萧越细细勺了一茶匙紫渚茶匀匀的撒入炉中,动作优雅从容,再配上这认真的神情,真是让一众少女芳心悸动。

    萧铮之坐那喝了两盏茶,还是坐不住,道回宫午睡去。萧越正添炭,点头许了他。

    景王萧铮之,虽为淑媛吴氏所生,却颇得萧越喜爱,萧铮之生的俊朗刚毅,棱角分明,半分没有萧越的儒雅。此位世子弓马娴熟,最好游猎。

    昭宁殿下的样貌仿极了她母亲先王皇后,俱是出挑美人儿,眉眼清丽举止端庄,在萧越两个女儿中数昭宁最为文采斐然下笔成章,诸多祝文均为她提笔呵就。

    寂静将时光拉的悠长悠长,萧越也躺下来,左手撑了头养神。昭宁不知看到什么有趣处,眼睛里盛开笑意,有些忍俊不禁,可能觉得有些失态,也怕惊扰到正沉睡的敏行,抬眼偷瞧了下,见父君正笑吟吟的看她,她也笑,眼睛弯弯,又低了头继续入神的看。

    四处寂然。萧越觉得今天的敏行分外好看,他从前不是没见过她入睡,只是这次才有机会将她细瞧。

    他想起很多年前,有位神态清冷的美人儿也喜欢覆了帕子小憩。

    想来已有十年未见,不知她如今何种模样。

    萧氏基因好,生的女孩俱是鲜妍明丽,璀璨夺目。敏行不像灵璧几人一样神采飞扬,她不爱笑,看起来便如霜如雪,但却别有意态,让人见之不忘。

    他育她已十五载有余。

    当年萧越弱冠将婚之际,有好几家世交有意结亲,媒人举出的几位千金都貌美非常,家中俱有实权,他对几位小姐都不甚了解,娶谁都一样。后来便娶了王琅胞妹王微为妻,昭宁和灵璧俱是王氏所出。王氏貌美却善妒,前高帝赐的几位美人均被她挡了回去,高帝气的拍桌子也无可奈何。当年他府上仅一位侍妾容婉,好在他对女色并无多大兴致,有王氏养眼,其他倒也无所谓。

    算来这些年见过的美人如过江之鲫,现在想想王微样貌依旧是出彩,当得上明艳二字。决定娶王微源于偶然。他早年随手写的旧诗只得了几句,不知怎么传到她那里。王微素有才名,竟续了诗寄他。多年后他仍朗朗在目那娟秀字迹,并感慨王微才气,娶妻娶德行娶门楣娶家世,他倒想试试娶个有才的,事实证明他眼光果然不错。可惜王氏没两年便抱恙谢世,如今已十多年。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默默诵了两遍,不由得思绪万千。都道阿微善妒,他其实知道她是珍重他,故容忍不得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眠,他知道她的小心思,故而一笑置之。那时候他忙于公务,对她关心也甚少,感情算不得深厚,却至今不能忘怀,那样明艳璀璨的女子,可惜美人薄命,因此他一登帝位便追封她为皇后,多年也未有再立。

    阿微生的两个女儿,昭宁性子安静,从小便好读书,这点随了他也随了她母亲,且越长眉眼越是神似她母亲,他想少女时候的阿微也应该如此,可惜他无一点印象,颇有些遗憾。

    灵璧比昭宁小一岁,最是让他头疼。想想灵璧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便好气又好笑,同样是嬷嬷教养出来的,昭宁灵璧无半分相似,倒是敏行和昭宁像亲姊妹。

    敏行长灵璧一个月,从她还在襁褓中他便抱了来养着,眼看着她出落成豆蔻少女。三个女孩俱已亭亭,其实早可以挑选良人了,可他还想她们多在身边几年。

    当年元也停战的条件是为自己儿子订婚敏行。元也明知道敏行已许配前朝王室,却仍求婚,不过是羞辱南朝罢了。

    当时并非萧越一人起义,几位司令携着自己封地的王爷拥兵而反,一听说北朝元也说礼不伐丧,愿意主动停战,都松了口气,元也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贵朝萧逸将军高风亮节,难得是个有用的将军,听闻冤死不胜唏嘘,孤特为我朝世子提亲,来书写的明白

    “元也敬问南室无恙。先帝制,长城以南,冠带之属,受令南朝,引弓之国,长城以北,孤亦制之。圣者日新,改作更始,使老者得息,幼者得长,各保其首领而终其天年。孤与南室,俱由此道,顺天恤民,世世相传,施之无穷,令后世咸嘉。为固两朝世世之好,莫若为姻亲之属。天不颇覆,地不偏载,故来者不止,天之道也。两国之民,莫若一家。特求萧将军小女。姻结之后,北不过先。孤闻古之帝王,约分明而不食言。南室留志,天下大安。虑之。元也。”

    昏帝明知明知元也有意为之,却仍点头如捣蒜的赞成。

    后来自己受禅称帝,此事也无人再敢主动提及。

    北朝连年派人来联姻,也不说求娶谁,只说联亲,双方也心知肚明,再联亲也不会是敏行。

    这些往事,真是一团糟。

    封哪个王公的女孩当公主去联亲,哪个都不乐意,谁都心疼自己女儿嫁那么远,北地苦寒,余生再见不到,王公们宁愿自家女孩嫁庶人也不愿虚得公主之尊去和亲。

    身在堂堂帝王家,虽说为国应该舍小顾大,可萧越也舍不得自家孩子去。

    敏行将来又为谁盛开呢。想到这里,他的心微微疼了一下,细如针扎,却传到他四肢百骸,让他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这种情绪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他有点惶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