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玩家凶猛〕〔沈少追妻套路深〕〔上门霸婿〕〔大小姐带锅修仙〕〔学霸凶猛〕〔从斗罗开始签到女〕〔文娱泥石流〕〔赵阿福贺荆山〕〔神级医婿林炎〕〔觅仙道〕〔上门女婿叶辰〕〔陆先生,爱妻请克〕〔九转帝尊〕〔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楚千璃易君凌〕〔偏执总裁的执念罪〕〔宁北布衣〕〔秦墨徐嫣〕〔三国从单骑入荆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七章 绿树农阴夏日长
    敏行是萧逸唯一的女儿,恰她出生之时,萧逸收回了北朝占据长达六十多年的领土禹州,这意味着收复中原指日可望。回京述职后,高帝喜不自胜,又是大赦天下又是大摆筵席,酒酣耳热之际当场宣布,萧家功不可没,朕许诺,虽太子年长,但朕下一位出世的儿子必娶萧家小女为正妃。

    萧逸一激灵吓得酒醒了大半,忙跪下推辞小女无貌无才无德,受不得如此大恩,高帝推心置腹,莫说有才有貌,无貌无才也是朕亲定的世子妃,萧皇室绝不反悔。周围一片贺喜之声,萧逸想想也觉得门楣有光,遂受了这门婚事,高帝当时取了三刃之一的蔷薇刃为定物,言萧家小女满十六岁便迎娶入皇家。

    这年是高帝三十七年,也是这一年,萧逸被赐死,阖府流放北地,萧逸发妻聂氏一条白绫了结了自己。

    唇亡齿寒,天子暴虐,萧越愤而起兵。

    刚赐死萧逸时,下面报萧家小女如何处置,高帝正忙着给小谢妃修整荼蘼绿篱,道随罪臣府上哪个亲眷领了去。下面不做言,高帝才想起不久前红口白牙许了亲事,世子妃沦落北地成何体统,欲反悔又当初把话说死了,正踟蹰间,兵部部长谢陵道不如臣先领了在府上,待她叔叔萧越上京再做打算。高帝暗喜,谢卿真是善解人意,借这个女孩说不定还能将羽翼日渐丰满的萧越留在京中。

    高帝疑心素重,又好杀戮,京城表面一派升平喜乐,其实满朝惶惶,人心不安。悲催的是他没等到萧越进京述职就暴毙了。不到两月,萧越势如破竹攻下江陵,废昏帝立哀帝,除旧迎新的很是顺利。

    萧越隔着帕子隐隐看见敏行眉眼安静从容,睡梦中微拢眉头,朦朦胧胧凭添了美。

    他徐徐坐起来,这才觉察到因为长久撑在榻上,左臂已麻木。

    敏行沉沉醒来,睁眼便见萧越万千情绪呼之欲出地眼神。她没反应过来,不知作何动作,也定定的看他。

    她想她的叔叔真是好看的男子,剑眉星目,儒雅清俊,因诗书沉淀下来的气质更是让他显得内敛沉稳,贵为帝王至尊,自有凛然之气,却不失落拓,这南朝第一美男子的名号果然名副其实。

    直到煮茶的梨木炭发出一声噼啪声,还是萧越先反应过来。他掩饰的很好,自自然然的捏了捏手腕,抬眼含笑问她,“梦见什么了?睡觉都不安稳。”

    敏行没反应过来,嗯了声,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叔叔,其实她现在脑中一片浆糊,好不容易理出一句话却是她刚想的,她的叔叔真是好看呀。再想到这句话她忽然有些脸发烫,她敬他重他,从来都是以对长辈的心对他,这次忽然以女孩家的眼光看他,这在她想来竟有点,羞赧?

    萧越隔着素帕都看见她白净的脸上浮起红晕,眼前少女垂眸,长长的睫微微翼动。

    他忽然心情开朗,嘴角竟不自觉弯出笑意。

    起身走到紫檀方几前,屈膝捏起茶壶盖,打眼一瞅,回头笑着看敏行,“煮的只剩半壶茶水,我竟忘了,该打。”

    昭宁抬头轻笑,“父亲不必如此说,那昭宁岂不是更该打?”说着眨了眨眼睛。

    萧越笑,“仔细看你的书罢,我看你迷的紧。”

    昭宁只笑,遂低头继续看书。

    敏行闻言起身,不想帕子掉在地上,正要起身去捡,萧越一伸手,轻轻捡起放旁边几上,又从袖中拿出自己的帕子递她,手指修长,指甲圆润,微微流动光泽,真是好看的一双手,她接过来,不知道他要她做什么,抬眼疑惑的看他,刚才碰到他冰凉指尖的触感还在,让她的心也没来由凉了一下。

    “梨花带雨。”这四个字说的字正腔圆。顿了下,他含笑问,“梦见什么了?”

    敏行听他这样说,脸更红了,用帕子蒙住脸,淡淡的龙涎香味在她鼻尖流淌,她瓮声瓮气的说,“我竟不记得了,倘若想起来再告诉你罢。”

    梦见了什么,她其实隐约记得。梦中隐隐的钝痛是真的,而让她相信梦也是真的。那是她从来不曾有过的难过。

    说完行起身走至昭宁身边瞧,“什么书这样入迷?”

    昭宁翻过封面让她看,“不知何人所撰,可着实有趣的紧,讲的是近些年来我大昭的奇闻异事,我想你也爱看,我们买了来,回去慢慢细读。父亲,你说好不好?”说罢抬头看自己父亲,眼神期待。

    萧越点头微笑道,“女孩家困于宫墙,不能行万里路,那便读万卷书,开开眼界也好。回头看完了让我也翻翻。”

    墙角玉瓯里的冰块已化的差不多,蝉鸣树静,敏行道,“再沸一壶水罢,我有些渴了。”

    萧越闻言转身走向几边,换了茶壶续上水,又用镊子夹了块梨木炭,青色的小火苗重新跳动起来。

    敏行走他身边,屈膝坐好,“今年还是无趣得紧,逛这么久竟未见一副好字。”

    萧越重新勺了茶散入炉中,“于无声处听惊雷,不定前面就有了呢。没有好字未必没有收获,倒可吸取他人之不足,提醒自己提笔莫要再犯。”

    些微用了些点心,三人走出茶楼已是黄昏时分,街上仍是熙熙攘攘,没走几步,敏行咦了下,拉住昭宁,“你看,”言罢指着两行行楷小字,“这是我们午时在西街写的诗,可却不是我们写的。”

    “哦?”昭宁还遨游在书里世界,闻言细看,“果真是。”

    萧越也瞧,“字体是有意模仿,我想到是哪位。”

    昭宁略微想了下,笑,“我也有几分猜测,不知准不准。”

    敏行轻笑,“我也猜到几分。”

    萧越抬脚继续前行,“且往前走着看。”

    走了一箭之地,三人同时在一副行书前立住,“这倒有趣了。”

    唤来不远处的侍卫,“去前面看看,有这两句诗的都搜了来。”

    “你吹不得风,天晚颇凉,明日再逛罢?”萧越低头柔声问敏行。

    “嗯,回罢。”

    昭宁怀里抱着那本书,仍沉浸在书里不能自拔,萧越只好牵着她衣襟防止她走散了。

    片刻便至靖惠王府,靖惠王为萧越族弟,名萧远,两人感情颇好,每回萧越出宫必在靖惠王处蹭顿饭,联络联络感情。

    这厢萧越几人刚吃完饭不到一个时辰,便接到侍婢递上来的帖子,说是北朝驿站送来的,找黄昏时分进府的三位贵人。一行挺拔字迹吸引了萧越视线,“久慕清名,心胜往之。闲书一二,知已收,甚慰。桑落一壶,明日巳时南苑侯之。元恪。”

    天下元姓只一家,那就是北楚皇室。

    元恪者,怀贞世子也,善机谋,曾以八千兵力横扫柔然千里,重点是工书法,能握笔能握枪,难得全才。听说这怀贞相貌甚美,今年第一次代表北朝来进行国事访问,他还未见。

    元也颇有诚意,今年倒没派无关轻重的世子来进行友好交流,竟然大胆的派了他悉心栽培的下一任领导人元恪来。

    萧越顺手递给敏行,笑了笑,“果然是他。”

    帖子上的字迹和敏行在街上见的又不同,却是她在帖子里经常见到的,如凌冬枯树,寒寂劲硬,且不置枝叶,这样好看的字,竟让她隐隐生出一窥真人的期待。

    元恪是温文尔雅,还是洒脱刚正呢,她想不来。

    泼墨汉家子,走马鲜卑儿,如果真如北朝年年来的那些人一样满脸髯虬五大三粗,那真是有些令人遗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