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章 美人如花隔云端
    这边灵璧正吐槽,“那个陆部长,说实话我从小就有点怵他,你们看他,是不是冷冰冰的?听说甚是心狠手辣,啧啧,可惜了生的那样好看。要是温柔点估计几条街女孩追他。”说着还惋惜的摇摇头。

    萧杭之仰头接刚剖的莲子,“怵他你还总开他玩笑?不过我也觉得陆部长生的甚好,重点是还不娘们唧唧。”

    “你看我这人,明明心里怵他,还总爱捋老虎毛,我是得改改。”

    “你看见他旁边那谢三公子没?他家小妹哭着闹着要嫁她的陆家哥哥,啧啧,陆部长可是整整大她十六岁。”

    “那又如何?爱情不分年纪不分性别不分阶级。是不是呀六哥哥?”

    萧骏之听灵璧问,都没听清妹妹说什么,可还是头如捣蒜的附和道,“就是就是!”

    “是个狗屁。小女孩家就是肤浅,喜欢英雄,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等嫁了她才知道美梦破碎是什么滋味。”

    灵璧翻了萧杭之一眼,“心里阴暗,见不得别人好。”

    这边陆修毅几人登了画船,席间觥筹交错,丝竹悠扬,谈起刚刚碰到的灵璧殿下,谢定一不怀好意的问陆修毅,“陆部长,你说说,灵璧殿下生的如何?”

    陆修毅略一思索,道,“艳而有骨,灵璧殿下生的甚好。”

    谢定一笑,“美人如花隔云端。”

    陆修毅眼神清亮有光,微笑不语。

    谢定一撞了撞楚湘生,“你看他,今天一见灵璧,心里乐开花了。”

    楚湘生也笑,自斟自饮了一杯,芬芳清冽入喉,馥郁满口。回忆道,“灵璧殿下确实光彩夺目,我却更喜欢昭宁殿下那样温婉的。”

    中央大学校长楚南安的儿子楚湘生已经和昭宁订婚,就等着择日完婚。

    谢定一咂么了两下嘴,一脸流氓相,“陈团,那天咱们进宫,在南池瞥见的美人,你猜是谁?”

    陈伯南本来在兴致勃勃的嗑瓜子,听谢定一问,忙抬头饶有兴趣勃问,“何府仙姝?”

    谢定一笑嘻嘻,“我出卖色相套了小宫女话才知道,原来那是敏行郡主,我的天可真是美人儿,我眼珠子恨不得黏在她身上,我小时候就赞美她好看,没想到长大了更好看。”

    陈伯南惊奇道,“原来是她。”又跺脚懊丧道,“她要不是敏行就好了。”

    陆修毅道,“敏行郡主才貌具佳,圣上颇为疼爱。”

    陈伯南遗憾道,“我那二老爹娘绝对不同意。”

    谢定一翻白眼,“癞蛤蟆,醒醒啊。敏行那样遗世独立的美人,那定得我这样惊才绝艳之人来配,你个大老粗凑什么热闹。”

    陈伯南忿忿不平,“你这有老婆的人别浪了啊你,你看哥们这一表人才,这清贵家世,这累累军功,怎么就配不上了?”

    陈家不仅是书香钟鼎之家,也是新朝元老。

    谢宥一一直神思游离在众人之外,不知被哪句话哪个词抓回来,脑海里蓦然盛开青莲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心一动,不经意插了句话,问陆修毅,“这敏行,还能比灵璧更美?”

    陆修毅笑,“敏行郡主深居简出,我只见过一面。眉眼盈盈,肌肤凝雪。但是神韵清冷,略有病态,不似长久之人。”

    谢定一附和道,“是有些病殃殃的,可病秧子也美啊。”

    陈伯南道,“我就喜欢这样病病歪歪的美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恨不得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谢定一坏笑,“哥们,英雄所见哟。”

    谢定一陈伯南这两人越说越猥琐,珠帘轻响,进来个一袭青衫的公子,纵使简朴也挡不住隐隐贵气。看见众人说得热闹,那公子笑道,“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扎堆。”

    陆修毅等人忙起身,原来来人是二世子萧铮之,众人推拥着他坐好,谢定一笑道,“二世子,你快削了陈统领脑袋,他想给你当姐夫呢。”

    陈伯南笑骂道,“谢三你皮又痒了。”

    萧铮之笑,“我们萧家姑娘就那样好?你们一个给我当姐夫不够,还有一个想当的。”

    众人哄笑,楚湘生自顾自喝的心洽神甜,听二世子这样说,自己也笑了。

    看众人闲谈漫饮,陆修毅拎了壶酒出船舱。略多饮了酒,心头烦闷,船夫扎稳船已打盹好一会,桨声灯影里,他倚了船舷,抬头望见一轮皓月皎洁无比,在灰蓝的天空中兀自明亮,想要握住,只得一手清辉。流水潺潺,河面波光粼粼,水光浮动,将两岸灯火倒影,这样好的月色无人共赏,实在可惜。

    灵璧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若不是太子未婚,她怕是早已许了豫章王家。

    十六岁零七个月。他叹口气,摩挲着扳指,百无聊赖的听着歌女唱,“江南莲花开,红光覆碧水……”

    这是天子写的一组四时诗,一经谱曲大街小巷传唱。

    柔软的歌声透过河面颇清越缥缈,他的心也柔软起来。

    谢定一拎了把瓜子出船舱,嗑的啪啪响,“看着二殿下和萧杭之言笑晏晏,心里不好受吧?哈哈哈。”

    “你难得能用个这样有文化的词。”陆修毅抬眼瞅了他一下,又望着河面不语。

    “你在萧老板面前这样得脸,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情谊,军功累累不说,这模样,这家世,哪里又比萧杭之差了?要我说啊,找几个得力人上几道请安折子,将灵璧说与你,只要皇上留了意,这事儿就成了七八分了。”

    听谢定一戏称当今为萧老板,陆修毅不免失笑,“二殿下和豫章王世子很要好。”

    岂止是要好呢。简直形影不离。

    “你真是男人堆里扎多糊涂了。若再不行动,怕萧杭之那小子真要运砖运瓦盖驸马府了。”

    “灵璧眼里,我就是个冷血判官罢。”

    谢定一嘻嘻笑,拍拍嗑完瓜子的手,“她我不知道,苇一可是天天念叨你英勇伟岸,丰神俊逸,嫁人定要嫁你这样的英雄呢。”

    “……我若娶她,谢伯父可能会打断我腿。她才十六,我都三十二了。”陆修毅嘴角微微一斜,“你要有个姐姐我倒还可考虑下。”

    陆修毅其实嘴又毒又贱。

    谢定一嚷嚷,“这便宜你也要占?”咧咧嘴,“是你不愿娶吧。我又没做媒,二殿下也才十六呢。”说罢起身,伸了个懒腰,“你要不要一会同我一起回?我还有事同你讲。”

    “可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