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一章 神游何处瑶台虚
    长日炎炎,蔷薇架浓荫撑凉,粉嫩鹅黄的花朵星星点点盛放绿叶里,风吹欲醉。敏行斜倚了美人榻看书,奶娘宋嬷嬷两次过来叮嘱,“偏着看书仔细眼睛疼。”敏行推走她,“阿嬷,我知道呀,只看一会我就要午睡的。”

    灵璧揣了碗葡萄坐她旁边,“好姐姐,你央求我我就给你吃一颗。”

    正看书的敏行闻言一笑,“好妹妹,给我吃一颗可好?”

    “嗯呀,给你吃两颗,我好善良哟。”灵璧洋洋得意。

    敏行捏了颗葡萄放嘴里,一咬破捂嘴皱眉,“呀好酸,我都忘了你酷爱吃酸。”

    灵璧笑,“你享受不了这个乐趣,白白浪费了我一颗心爱的葡萄。你往里一点,让我也躺会。”

    “你今天怎么没出去逛?”

    “萧杭之今日被他爹捉到谢府参加酒局,没人陪我玩了呗。”

    “你们从小就能玩一块,甚好。”

    “哎,人生寂寞如雪,能找到一个臭味相投的小伙伴多不容易。想想没有了萧杭之,啧啧,我这日子都不知道怎么打发。”

    “可你们总会各自成家,不如凑一块,省的祸害别人了。”

    “别。能玩一起可不一定能生活一起,我们认真的讨论过,一致认为我们不适合成亲。我也不能想他把我摁床上,啧啧,尴尬。”说完一脸意味不明的笑。

    敏行起身扔下书嗔她,“越说越放肆,让娘娘听见又要训你了。”

    灵璧笑,“娘娘前几日问我是不是喜欢萧杭之,还想给我们把亲事定了,我果断拒绝了她。”话一转,“哎,敏行,你想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姐夫?”

    敏行一愣,反应过来,轻笑将书放下,心里模模糊糊有个影子,是那怀贞世子一转身,俊美的一副好相貌,男子生成他那样多半秀气,怀贞气势凛然,见过的人从未觉得他阴柔。以前以为北朝男子粗莽,满脸胡须,魁梧雄壮,没想到怀贞竟是那般人,颇让她意外。

    “我觉得你父君那样的就很好,诗写的好,博览群书,琴棋书画样样通,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国,又风趣,真是世间难得的男子。其实只要两人相知,会不会那些倒无所谓。”敏行道。

    “啧啧啧,你竟然喜欢的是我老爹那一挂,他那样的人,多少年我也没见他对女人上过心,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对,他确实世间难得,有时候我都觉得父君那些妃嫔运气好。”

    “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夫君呢,灵璧?”敏行问。

    “嗯,我要嫁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要英勇伟岸,也要柔情似水,当然只能疼我一个小可爱。”

    敏行笑,“还是这么小孩气。”

    两人细细低语,不觉得渐渐发困,朦朦胧胧各自进入梦乡。

    偶尔一声蝉鸣打破沉闷的寂静,烈日当空,墙边杆杆青竹叶也打了卷,凝珠采茵几个侍女坐在月亮洞底下剥莲子,不时低语几句,凉风阵阵,吹得她们淡绿色衣衫轻轻飞起。

    这厢二人已沉沉睡去。

    太清十五年的时光那么悠长静朗。

    敏行只觉得飘飘荡荡,转神间便至一处富丽所在,席间觥筹交错,仔细看脸,只觉熟悉,却一个也不识,欲打招呼,却发现无人理她。正迷惑间,银筝叮咚,丝竹管弦闻声而起,只听那歌姬唱,是谢春凤曲:

    “乱世风云起,眼见山河吞。心有灭胡志,一腔热血洒征尘。你道是提剑斩昆仑,勒马燕然率三军,却不想残躯付明月,难报君王恩。有命也无运,史书记英魂。“

    敏行暗道,“这定是前朝哪位将军,竟如此悲凉。”

    低头看见桌上一册子,小楷清秀,第一页恰是方才曲子。一套十二支曲子,正看第二页,那歌姬又缓缓而歌

    雁过江风倏起,晚凉天冷芦花谢,好一片江景也。舟分潋滟水,桨碎江心月,二十年再过定州情犹怯。穷途末路投北来,未亡人终是失了汉家节。

    我曾也是南朝枝叶,学过那之乎者也,诗云子曰,却不想身不由己,从吴到越。

    这江边曾兵列,万人阵前何曾胆怯,谁敢犯三尺无情铁。故人身死数年别,想他铮铮铁骨,却因我一命绝,不由得情悲切。说什么王图霸业,秉正除邪,灭硝烟誓踏遍那三山五岳,殊不知,百年后啊,江山更改,都要湮灭。想古今勋业,哪里都是舜五人、汉三杰?

    两朝相隔数年别,不付能见者,却又早老也。伤心人枕江风醉一夜。

    大江东去浪千叠,当年陆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徒让人暗伤嗟。迎风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这也不是江水,却是那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男儿到死心如铁,从此阴阳两相亘。陆郎啊,画梁燕分,落尽香尘,枕边人是新泪痕压旧泪痕,衣带宽三寸,余生怕黄昏。

    我也曾舍命沙场斗,也曾出力在阵前后,也曾想收复中原四百州,也曾挂印将君恩受,愿保着他那江山千秋,皇图不朽,标青史万代名留。

    我背风霜将这边关守,斗转星移又几秋,那锦衣纨绔闲坐京城吃御酒。端不曾犯事由,现落得个立锥无地,惺惺相惜成冤仇。

    放从前,他要杀我便伸头,人生自古谁无死,横竖就让那青山收,现如今临死也踟蹰,想一身志未酬,眼看要一命休。

    月下事又上心头,秋风吹不散满腔愁,还盼她与我祭盏酒。可见那世事无常。从今后,再难有斗酒乐,再难解堂上忧,这悲风切切,怨气哀哀,地府难收。相伴着风雨摧花满地愁,想世事悠悠,叹余生逐水流。

    再见怕是瑶宫并月殿,人事几变迁。

    她天上依旧桃花面,我还在人间老容颜。

    纵有诸芳竟日妍,我心长牵念,飘荡云水间。浮生多错谴,不敢求天意怜。

    盼九重泉下人并眠。

    九经三史青书册,压着一千场国破山河改。富贵荣华,草介尘埃。禄重官高,原是祸害,金殿玉阶,含着成败,只愿跳出那十万丈风波是非海。

    以为是金风玉露,相逢便胜人间无数,在那神殿里,互将情诉。说什么盟,什么誓,若违天地同诛。

    她也拜,说什么愿抱贞心,初情不负。

    到头来,南柯一梦,三途河殊。伤心人停一步行一步,渐行渐远别坟墓,频回首,只看见天边云自卷舒。再回首,霎时间天也暮,人也暮。

    不若嫁与那膏梁纨绔,蓬窗小户,尚博得个平安喜乐,两心不疏。盼来生,再把月下顾。

    你是那轻裘缓带帝王孙,

    却也要鲜衣怒马尘归尘。

    你看这连天衰草遮荒冢,

    埋着那多少春闺梦里人。

    对对错错,是是非非。

    冷冷清清,年年岁岁。

    终究是,冷月照宫闱,孤枕待魂归。

    君啊莫痴念,美人已作土,大漠余斜晖。

    我本是那世代书香,原应持玉笏站在朝堂上。二十年来,国恨未雪,家仇难忘,一片丹心问上苍。是男儿就该剑掣霜雪救存亡,拼一身热血向战场,一雪旧日恨,展土复开疆,扶持这帝业兴,保护这山河壮,安定永久到地老天长。

    再见怕是瑶宫并月殿,人事几变迁。她天上依旧桃花面,我还在人间老容颜。纵有诸芳竟日妍,我心长牵念,飘荡云水间。浮生多错谴,不敢求天意怜。

    盼九重泉下人并眠。

    去时节杨柳西风落日,如今又过了梨花暮雨寒食。分明是风雨催人辞故国,行一步一叹息。锦绣华夷,忽从西北风烟起,关河城池,马到处成平地。十万铁衣再将长锋提,斩荆棘平云月八千里,你看那萋萋原上草,多少年累累白骨立,又断送多少慷慨男儿气。无人会我登楼意,唯临风洒酒将那英魂祭。

    突听轰隆一声,自己吓了一跳,睁眼已醒,满目绿意森森,心中怅然若失,梦中之事已忘了大半,只觉心中一片悲凉,闷闷的不知身在何处。身侧灵璧睡得安稳,她将薄被给她盖好,轻轻起身唤门槛上正剥莲子的凝珠打水洗脸。

    灵璧的侍女采茵采薇正倚栏杆边打盹,见郡主已醒,采薇细声道,“今日不送晚饭,晚间夜宴还得好几个小时,郡主饥饿可先吃些点心垫垫。”

    “我最近懒怠饮食,给灵璧备些杏仁茶在井里,我饮些浓茶便好。”

    说罢洗手净脸,蔷薇香气扑面,人略微清醒了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