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当道柳萱岳风〕〔废婿翻身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一世豪婿岳风〕〔神级狂婿岳风〕〔神都猛虎岳风〕〔拳之霸者〕〔王者废婿岳风〕〔岳风〕〔旷世神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九都狂龙〕〔林不凡苏晴〕〔废婿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林〕〔岳风〕〔上门龙婿(叶辰萧〕〔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三章 青衫磊落少年郎
    一出来凉风拂面,没了脂粉香腻,呼吸顺畅,头脑也清明许多,仰头见一轮明月清辉照耀,风吹的玉臂微寒,两人轻移莲步,缓缓向南池行去。

    “凝珠,烦你去取了我的箫来。”

    凝珠应了声,“郡主在沉香池等我,我快快的就来。”

    “不急,你当心脚下。”

    凝珠哎了声,娇俏一笑跑了去。

    敏行分花拂柳朝南池走去,一路上繁花开的泼泼洒洒,暗香浮动。池边寻了块青石托腮而坐,但见银光潋滟,皓月倒影池中,四处竹影娟娟,万籁俱寂里,偶尔几声蛙鸣。

    这厢凝珠取了箫向南池奔去,暗想郡主近来消沉低落,也不知何原因,今晚情绪更是不佳,如何开导才好?圣上明说郡主身体调养好得三两年,又应了那世子明年结亲,所以定不会是我家郡主,我一会见机劝慰劝慰。

    陆修毅看见灵璧往他这边走,清楚的听见自己心跳,一下一下,有力而略快,面上仍不动声色的和谢定一聊天。

    “陆部长,来碰一个,陆部长为国废寝忘食,本宫深感欣慰。”

    陆修毅口道应该,一瞥,灵璧举的是一杯子茉莉花茶。

    这边谢定一笑嘻嘻的凑过来,“二殿下,赏个脸,也和臣碰个呗,殿下风华绝代,臣一直是你的小粉丝。”

    灵璧的群众基础十分广泛,据说她的丹青年画畅销榜年年名列前茅,辟邪。

    灵璧似笑非笑,和谢定一碰杯,“从小你就最是油嘴滑舌。”

    谢定一笑眯眯,“哪比得上二殿下舌灿莲花。”

    灵璧哼了声,“怎么没见你家小妹?”

    “她刚出去散心,有事?”

    “无事。你家大哥是刚也出去了?”灵璧没话找话。

    谢定一点点头,“对呀。他素不爱这种宴会,坐不住,说是去南池边逛逛。”

    “南池?”灵璧怔然。

    “对呀。怎么了?”谢定一探究的看灵璧。

    灵璧忙道无事,“南池甚好,风景优美视野开阔,你哥哥选这个地方散步甚好。”

    又寒暄几句,灵璧拎了杯子回去。

    谢氏世代名门望族,难免行事张扬,花里胡哨如谢定一,出去吃酱肘子满城流行酱肘子,出去歪戴帽子满城流行歪戴帽子,穿衣喜好向来引领纨绔子弟潮流风尚,谢家小女在一众名媛淑女里也是神采张扬。

    谢宥一就是谢家子弟里的异类,在谢定一看来,自己哥哥不问柳罢了,花也不寻,也不爱凑堆玩耍,他这个哥哥处事实在对不起谢家潇洒旷达的门风。

    谢宥一是谢氏长子,年纪轻轻便袭了爵位,自十五岁便待在南方军,年初刚满二十五岁便提了南方军副司令,生的也是一表人才,不同于谢定一的白白净净眉眼风流,谢宥一深沉内敛,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在一众子弟中很有辨识度。

    话说这个对不起谢家潇洒旷达门风的谢宥一正沿了小路往南池边走,离得尚远,风中送来清越箫声,他立住身子侧耳细听,不由得暗赞。

    箫笛两种乐器,谢宥一颇通,长年在军中,难得有消遣活动,他也不爱扎堆讲段子喝酒,闷来便独自一人行至无人处沉思消遣,十多年来,方便随身携带的乐器他学了个遍,笛箫埙鼓,无一不精,因此也是南方军第一文艺兵。

    侧耳细听一阵,他断定吹箫之人手法娴熟天资颇好,至于技术嘛,满分十分制,自己八点七分那人七点八分,不过也相当不错了。

    踟蹰了一阵,他还是前去,想看看吹箫何人。

    凝珠正敦敦开导自己的小郡主,敏行托腮沉思不语,身后脚步细响,回头看,风摇花影,月下走来一青年,端的是衣衫落拓眉眼沉静,她却不识得。忙捡起裙边纨扇遮面,正思如何开口,凝珠已上前一步福了福,“不知是何府公子,因我家郡主在此散心,还请回避,凝珠在这里多谢了。”说罢再福。

    谢宥一行来时猜到吹箫之人应是女子,潜意识里也知道应是女子,可他脑子却告诉自己吹箫之人是男子,这也是敦促他行来一看究竟的动力。远远瞧见南池边那青衫女子背影窈窕,如墨的长发被风微微吹起,裙裾翩翩,好似凌波仙子,臂间雨过天青色挽纱柔柔的被风吹起。虽看不见脸,可背影就让人觉得好看。

    花影绰约,圆月高照,美人飘渺,不由得他不沉醉。

    听她身边侍女清脆脆问话,谢宥一忙揖手,“唐突。谢宥一寻音而来,不知是郡主在此。”

    正撩衣欲行跪礼,只听一清冷嗓音响起,真是珠溅玉碎,透人心腑,“谢公子免礼。算来我应拜你,幼年承蒙贵府收留,敏行不敢忘。”

    谢宥一细瞧,当年那个眼睛乌溜溜的婴儿已长成翩翩少女,无分毫相似之处。

    “原来是敏行郡主。”谢宥一攒出笑意。

    那年他才十岁,爹爹下朝回来,身后警卫员抱了个软软小小的婴孩,他和谢定一最爱下学去瞧,奶娘说这个婴儿长大定是美人,他看不出来,却觉得很可爱,他寡言少语性子沉默,一盯着婴儿看,奶娘便知他想抱,拢好小被子轻轻放他臂弯,谢宥一有模有样的轻摇,这小小的婴儿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瞧他,满是好奇,还伸出软软的小手抓了他额边碎发不松手,他只好头前倾将就她的小手,奶娘笑,“大少爷,碧落很喜欢你。”

    他心里很开心。

    这种日子只持续了三个来月,他依然清楚记得那天,也是这样一个皎皎之夜,家里来了一群风尘仆仆的地方军,为首那一身戎装的男子将敏行从奶娘手里接了去,满是怜爱。

    当然后来他知道了,那男子是大昭开国皇帝。谢宥一知道敏行是被接走,他格外难过,却无从表达,此后的很多年那种难过他还记得。

    后来有了妹妹苇一,虽是宋姨娘所出,他却分外珍爱,苇一爱哭,不如敏行好哄,从小便被宠的顽劣,他却很疼这个妹妹。

    后来他们还见过一次,是在十年前的暮春,荼靡花下那小女孩一袭云散天青色衣衫,眼睛盈盈有泪。

    她肯定不记得这些了。

    想到这,他唇齿间不由自主呢喃,“碧落……”

    凝珠听这人叫郡主小名,十分无礼,顿时柳眉倒竖,呵斥道,“放肆!”

    敏行诧异,谢宥一回神过来,忙拱手道,“郡主恕罪,宥一想到少年事,一时有些恍惚。”

    当年在他臂弯里眨巴眼睛的婴儿已长成豆蔻少女,果然如奶娘所说是个美人,谢宥一不敢直视,略有些尴尬,正不知如何做好,那清冷嗓音再次柔柔道,“无妨,谢公子。”

    敏行是知道的,谢府里养她的奶娘后来随她一起进宫,经常说起幼年事,言谢家大少爷最是爱抱她,谢家三少爷却顽皮的很,总是逗哭她。

    自己小时候是不是很爱哭?是不是很爱流口水?像五世子小时候那样。

    想到这,敏行也有些尴尬,幸好天黑,有纨扇遮面。

    谢宥一眼神很好,纨扇轻动间,他看见眼前少女冰雪般容颜浮现浅浅胭脂色,于是他不得不开口,“刚一路走来听郡主箫声断断续续,可是有什么难遣之事?”

    敏行奇道,“谢公子也懂箫?”

    她记得谢氏诗书簪缨之族,最不齿乐府之音。

    谢宥一道,“长年军中无事,略懂。郡主箫声婉转,也只有女儿家才能吹出如此情思。”

    敏行笑,“我吹得并不好。还请谢公子指点一二。”

    谢宥一见她聪敏谦虚,很是喜欢,“郡主指法很好,我教郡主个倚音,可使曲子更加圆润饱满。”

    “倚音?我并未听过。”

    谢宥一笑,“乐理并无,郡主自然未听过。倚音在本位音之前出现,并倾向于本位音,倚音要吹得轻巧短促,它帮助发出主音。另外,莫将倚音任意拖长或吹在强拍上,否则会喧宾夺主。”

    敏行思索一阵,将纨扇递给凝珠,捡起膝上紫箫依言而奏。

    谢宥一细听,不由赞叹道,“郡主聪慧。”

    敏行莹白如雪的手上一支碧玉箫,款款递给他,“我知道尚有瑕疵,还请指教。”转念一想,忙缩回手。

    谢宥一后退一步,“出来已久,正要告退。若郡主无事,改日宥一携了箫来献丑。宥一告退。”

    说完不待敏行应答,流星飒沓的消失在树影里。转到宜春苑边,谢宥一心兀自扑通扑通跳的剧烈,闭眼平复了好半晌,脑子犹乱糟糟。风吹一冷才发觉亵衣尽湿,他忙转出宫回府不提。

    ——————————————

    这里是分割线。

    这两天不在状态,没心情码字儿消磨时间,连着搓了三晚上麻将,我决心从今晚开始金盆洗手,谁诱惑我我都要稳如磐石不为所动!刚看了看后台,不知不觉都写了20万字儿了,还挺有成就感,虽然写的随心所欲,毫无章法技巧,纯粹图自己写的痛快。我觉得我现言比古言写的好,然而现言收藏惨淡到没眼看。。不知道夜、幽狼是哪位小可爱?认识我吗?几乎每天都投票,刚看见今天投票时间是七点多,那会我还在呼呼大睡,十分感谢,略觉惭愧。

    如果有人看能不能和我互动下呀,感觉自己写的好孤独,笑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