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婿〕〔全球游戏进化〕〔一双鹰瞳〕〔漫威的公主终成王〕〔众里寻她千百度之〕〔妖牛家族发展史〕〔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本仙在此〕〔极品女婿〕〔女配拒绝当炮灰〕〔系统坑我来种田〕〔至尊赘婿〕〔我给地府送外卖〕〔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穿成虐文女主后她〕〔农门茶香远〕〔祭献寿元能变强〕〔权游:睡龙之怒〕〔都市无敌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四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
    谢宥一走后凝珠吐槽,“这个谢公子,生的甚好,要是白点我觉得更帅,像世子爷那样。”

    在江州街头,掉块砖都能砸到一个世子,凝珠等人口里的世子爷只有一个,那便是豫章王世子萧杭之。

    萧杭之生的白净风流,小时候一双大眼萌晕了一众大龄妇女,长大后一双桃花眼电晕了一群怀春少女,引的一众狂蜂浪蝶前赴后继表达爱慕之意。萧杭之的群众基础比灵璧有过之而无不及,走在大街上收获的秋波能将他淹死。为此世子爷十分苦恼,每天早上醒来揽镜自照都要做一遍心理建设,“长的这么帅,今天出门也要保护好自己哟。”

    灵璧说萧杭之就一猪笼草,暗搓搓的捕食无知少女。萧杭之龇着一口大白牙笑,“哎呀呀,能上钩的都不是无知少女。”

    江州城每月都要发起一次十大美男子投票,萧越稳居第一,萧杭之稳居第二,对此萧杭之十分得瑟,榜单看的是人气,看的是数据,看的是流量!当今圣上光风霁月,他就是回炉重塑也未必生那样好,那样有气质,他甘居第二。

    最近让萧杭之捶胸顿足的是上个月陆部长票数直逼自己,更可气的是不知哪个挨千刀的画了幅灵璧挽弓图,那相貌那身段,竟比男子还英气潇洒,一经流传江州纸贵,上月投票灵璧竟然从十大美女榜蹦到十大美男榜,且和陆修毅并列,隐隐有赶超自己之势头。

    看着小厮送来的快报,萧杭之好几次忍住砸钱买榜的冲动。世子爷想砸钱,但更怕自己老爹砸断自己一双修长的美腿。

    所以江州城流传着一句话,可以攻击豫章王世子不学无术,但绝对绝对不能攻击豫章王世子不帅!会被抓走胖揍的!

    听凝珠这样说,敏行失笑,“谢公子长年在外保家卫国,风吹日晒的,哪比得上豫章王世子养尊处优。”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回头看,一袭月白色衣衫的怀贞世子正从一株花开灼灼的垂丝海棠下走来,娇粉轻柔的繁花簌簌拂过他衣衫,他正闲庭信步的走来,“我也长年在军中。”

    怀贞世子言外之意很明显,黑是天生的好伐?他谢宥一就是黑!劳资也长年在军中风吹日晒,看看我这肌肤,白净光滑,吹弹可破!

    凝珠对北朝蛮子没好感,听元恪说,没好气的福了福,回了他一句,“见过怀贞世子!”

    敏行起身,纨扇半遮,两人见过礼,相对无话,元恪看了会眼前人,轻笑,“我已联系贵国司书局,有劳郡主了。”

    敏行闻言回,“无妨。”

    两人在月下站了会,一问一答间,元恪便有些神思摇曳。

    大千世界,清光似水。元恪好赏月,好美人,然而月之韵味,美人风致,任他读书万卷,也唯意会,不可言传。曾看书上写,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如斯美也。

    海棠柔软的枝条开满繁花,半拂池中,美人临水,相得益辉。

    元恪抬头望了望天,笑道,“出来时候月色甚好,皎洁如银,本想踏水玩月,不巧的很,起云了。”

    敏行抬头,此时云遮月掩,不见婵娟。

    元恪颇有些遗憾,转神又轻笑,“皎洁宜仰观,朦胧宜俯视。”

    敏行哦了声,问他,“何解?”

    元恪笑,“仰视得清净,神思飘荡,俯瞰花月朦胧,自有另一番美。”

    敏行细细回味,不由得嘴角浮现笑意。

    两人对视,忽觉心意相通。天下有一人知己,此生足矣,元恪本引萧越为知己,可惜萧越城府太深,虽然自己也不浅。北朝贵族女子嫌学汉文痛苦,优秀如许家表妹,那也是汉话说的流利,然而于诗书则不通,全无情致。

    遇见敏行,大概是他命中的定数。

    其实娶哪个南朝郡主公主都可以。

    如果是敏行……元恪想了想,嘴角不由自主浮现笑意。

    甚好。

    敏行见元恪刚才颇有怅然之态,开口道,“世子不必遗憾,宜春苑高处颇多,世子随处走走,自会赏得景致。”

    元恪玩味一笑,“哦?何处赏朦胧月最佳?”

    凝珠聪明伶俐,听两人说半天她就知道又一个打她家郡主主意的,哼,还不是贪看郡主貌美!这些臭男人嘴上说的好听,真要娶郡主一个一个当缩头乌龟!这北朝世子的眼神自来就没离开过郡主身上,凝珠颇有些不满,恨不得立刻撵走他,还郡主一片清净,见元恪问,她没好气的脱口而出,“世子说了高处看朦胧月最佳,那自然是最高处了,宜春苑最高处是集风楼,还请世子赶紧移步,若去的晚些,那便要听雨了!”

    元恪见这小丫头口齿伶俐,不觉好玩,“集风楼如何走?”

    言外之意我不认识路啊,还得你们做个向导。

    凝珠见元恪涎着脸装不知,指了指南边那高楼,“那边!看着走!迷不了路!”

    元恪一脸诚恳的说,“我晚上方向感不好。”

    凝珠正要开口,敏行按了按纨扇,示意凝珠莫要和他再分辩,微笑道,“索性无事,就给世子引个路。”

    凝珠有点惊讶,碰到这种搭讪,求带路,装白痴的,郡主自来连看都不看,今天是喝酒上头了?竟然破天荒头一遭要带路。

    凝珠想了想,郡主没喝酒啊。

    那么原因只有一个,这北朝世子生的狐狸精似的,肯定迷惑了郡主。

    凝珠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身后,看了看元恪,咬牙切齿,看了看敏行,愁眉不展。

    再看一眼,嗯哼,这两人背影还挺般配怎么回事?

    再看一眼,郡主怎么今晚不冷清清的拒人千里之外,还笑的灿若桃花?

    这厢二人漫步,元恪笑,“若有枝红烛便更好了。即可秉烛夜谈,又可高照红妆。”

    敏行听他这样说,摸不准他什么意思,不敢细想,正沉思间,元恪又道,“海棠甚美,可惜北朝内苑寒冷,多植不活。”

    说着到了永始宫宫门口,元恪指了指,“宫殿临水而建,想是有贵人当初极喜欢这处。”

    敏行顿了顿,立在宫门口,思绪悠悠,自己儿时便是在这里度过,这个季节谢太妃喜欢在桐阴下纳凉,读山野怪谈消遣,她便坐在她身边,认真习字。

    很多年前的事儿了。

    想来宫中早已井边生苔,杂草失路。

    不由得有些怅然,她道,“这宫殿名字极好,叫永始宫。院内多梧桐,这个季节适宜纳凉,听雨也极好。”

    元恪立住脚步,定睛细看,这才发现宫门上的匾额是空的。

    朱门紧闭,铜绿斑驳。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永始宫。

    前朝高帝宠幸小谢妃,搞的前朝后宫都不满,各地将军王爷造反时候有不少打的旗号都是清君侧。

    元恪道,“原来是小谢妃住处。不知是何等神仙人物。”

    说完微微一笑。

    敏行回忆了下,笑,“谢太妃通诗书,善丹青,极有情致。”

    元恪看着她,笑,“比你如何?”

    敏行脸上浮起红晕,强自镇定,淡淡道,“蒲柳之姿,怎可比拟。”

    元恪细细看了看她,摇头笑,“小谢妃再天人之姿,也不如我面前这位,真凌波仙子。”

    元恪这话说的轻佻了,敏行当听不出他言语里的调笑之意,举步莲行,不置一言。

    夏渊正端了萧越外衫赶往席上,看见三人,行了个礼,笑道,“世子哪里去?”

    元恪指了指前方,笑,“想去集风楼醒醒酒,碰见郡主,正好带个路。”

    夏渊笑眯眯,“世子散会酒赶紧入席。早就听说您酒量极好,这才开宴没一会儿,您别躲闲。”

    元恪笑,“我去去就回。”

    三人上了集风楼,推窗俯瞰,花月朦胧,别有幽姿,如梦如幻。

    元恪说,“我那宫中有个玩月的小池,可同时见七轮明月,互相映照,颇有趣味。来年郡主去,邀郡主同赏。”

    敏行好奇道,“水中如何能同时出现七轮明月?”

    元恪但笑不语,好一会儿,说,“等郡主来,看看便知。”

    两人又说了会话,夜风渐盛,夹着雨丝吹进来,敏行朝窗外望了望,“得回了,失陪。”

    元恪笑,“稍等。”说着从袖中取出那会行来时摘的一朵海棠,花瓣娇艳饱满,他轻轻别她发边,“素淡可人,盛妆更美。”

    敏行怔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风雨大作,雷鸣轰隆,雨点打着窗棂砰砰作响。

    这一愣神功夫,暴雨忽至。

    这时凝珠上来懊恼道,“等了这一会都不见有人经过,我们可要困这里了。”

    敏行道,“夏季暴雨,转瞬即逝,我们等一会儿。”

    两人对坐好,默默无话。

    凝珠将八角琉璃宫灯放石桌上,关上窗,又取掉灯罩,拢了拢灯芯,“但愿雨快点下完。”

    元恪单手支颐,就着烛火看眼前人,甚觉周身舒泰。

    两人秉烛夜谈,窗外风雨淅沥,越看对方越觉得是自己意中人。

    元恪温柔道,“我那宫中遍植荼靡,花落如雨时候对酒当歌,人生一乐。我回去便在宫中梨花树下埋两坛元正酒,等郡主去,我们同饮,再叙夜话。”

    敏行眼神清凌凌看着他,但笑不语。

    元恪看她眼睛,微微一笑,对面人不言,可他知道这就是许了。

    正说着,楼下脚步声片刻便至,夏渊浑身湿漉漉的上来,打了个揖笑道,“二位果然困在这里。刚圣上询问,要咱家给世子送了蓑衣来。”

    说完又看着敏行笑道,“圣上有言,务必要咱家送郡主回去,确保郡主安全。”

    凝珠听着窗外雷雨大作,看夏渊赶来湿漉漉,心想这么大雨郡主回去还不得又一场风寒?于是皱眉道,“阿公,雨这么大,灵雀宫远,如何回去?等雨停了吧。”

    夏渊笑眯眯道,“钦天监说这雨还不知下到何时,圣上意思,送郡主尽快回去。楼上风大,再待一会儿郡主受了凉,咱家可担待不了,请姑娘理解。郡主,走罢。”

    敏行起身,凝珠接过夏渊身后宫人的油伞雨笠,抱怨道,“阿公你在前面走,给我们探路。”

    夏渊笑眯眯,“那是自然。”

    临下楼前夏渊对元恪道,“世子,带圣上话,宫禁森严,莫要乱走,冲撞了贵人可不好。”

    元恪一笑置之,并不答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