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当道柳萱岳风〕〔废婿翻身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一世豪婿岳风〕〔神级狂婿岳风〕〔神都猛虎岳风〕〔拳之霸者〕〔王者废婿岳风〕〔岳风〕〔旷世神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九都狂龙〕〔林不凡苏晴〕〔废婿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林〕〔岳风〕〔上门龙婿(叶辰萧〕〔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五章 想走后门的大昭二公主
    送走北朝使团已是六月底,讨论了几天联亲事宜,文武两派争执不下,萧越依旧看香烧的剩下尖尖便下朝,一刻都不多待。换完班的谢定一在承天殿台阶下等候多时,一看陆修毅远远下来,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一会去哪,又吐槽帮陈伯南那坑货搬宫门口意见箱的投诉信搬的他腰酸背痛,“六大包袱!我搬了四趟!”

    陆修毅道去按察司巡政,谢定一嚷嚷着要同去。

    灵璧远远携着昭宁闲云野鹤的从承天门经过,陆修毅只顾着和谢定一讨论按察司如何精减,并未看见她,灵璧趁他们说话间隙,叫他,“陆大人,留留步。”说着袅袅行来。

    陆修毅立住拱手,“二殿下叫臣何事?”说罢向昭宁问好,昭宁团扇半掩,笑意清浅,“两位大人不必拘礼。”

    谢定一也问了安,识趣的退开几步。

    几人走到宫墙根下的阴凉处说话,灵璧道,“本宫这几日同昭宁说,想去三法司长下见识,不知方便不方便?”说罢笑。

    陆修毅道,“只需请了皇上口谕便可。怕殿下受不了里面腌臜。”

    “三法司经陆大人手,满朝文武听之心颤,闻而丧胆,陆大人好魄力。”

    “殿下言外之意是说臣酷吏?”

    “陆大人算不算酷吏?”

    “算。”

    “陆大人倒坦荡。你看哪天方便?”

    “随时都可。”

    “择日不如撞日。本宫正要同父君请安。不如一道去请了这道口谕,陆大人今日得闲?”

    “但听殿下吩咐。”

    “那就稍等片刻。本宫就来。”

    “殿下不必匆忙,臣在这等。”

    “姐姐要不要一同去见识见识?”

    昭宁忙摆摆手,“我可不要去那种地方,听着怪吓人的。”说罢一脸畏惧,“陆大人带妹妹略微看看就好,常听说三法司阴森,进的去出不来,莫要吓到她。”

    “臣知。”

    这厢她二人领着宫人浩浩荡荡前去,眼见走的远了,谢定一撞撞陆修毅,一脸揶揄坏笑,“开心坏了吧?”

    陆修毅懒得搭理他。

    “啧啧。这可是个机会,莫错过了。”

    陆修毅沉吟道,“殿下女儿家,我怕冲撞了邪气。”

    “神鬼怕恶人,有你在阎罗小鬼哪个敢近?”

    “油嘴滑舌。”

    “承夸承夸。”谢定一洋洋得意。

    来往宫人匆匆,众人皆远远屈膝行礼便走,走老远还不忘回头觑一眼。

    “我有那么可怕?”陆修毅皱眉。

    “你是很好的。只是人人道你严苛,沙场百战的修罗王。你这样俊朗,一表人才,我都喜欢,人再怕你,见了你也会多看几眼的。”说罢嘻嘻的笑。

    陆修毅又翻了他一眼。

    这边说着话,灵璧已至,换了浅月色衣衫,越发衬的她身量纤细袅娜,却又不失落拓英气,身后跟着那个俊俏丫头正抬眼望着他笑,他点点头,依稀记得是叫采茵。

    殿下纡尊降贵视察三法司,陆修毅是通透人,脑子略微想了想便知为何。

    几个人乘车到了地方,官吏衙役乌压压跪了一地,山呼公主金安。

    陆修毅道,“奉圣上口谕,二殿下随本官前来视察,你等自便,诸事继续,有事听召,去罢。左光前来。”

    三法司司刑大夫左光听领导唤,急走几步前来汇报工作,“禀部长。永州张昌北已羁押在侯刑处,罪证确凿,吐了不少东西,臣看还有得招。”

    陆修毅沉吟,“再熬一天,不准他瞌睡。”

    灵璧咋舌,“你果然如他们说,十分冷酷,我是有些害怕的。”说罢略靠了靠谢定一,又远了几寸。

    陆修毅待要开口,左光笑,“殿下有所不知,部长念张昌北年过半百不堪重刑,已减却三分之二的大头,我三法司用刑斟酌,严缓分明,向来不出差错,况且永州州府百死难平民怨,殿下不必为他叫屈。”

    “我并非叫屈,你们知他为害不浅,何不早早抓了他来,非要搞得民怨沸腾才审他,可不是事后诸葛亮。”

    “殿下明察。永州地远,难捏他罪证,若不是他捐官出了岔子,断抓不到罪证的。他又是……豫章王门生,若非有实打实错也不敢随意堪察。”

    左光话说的含蓄,二殿下和豫章王世子从小一个鼻孔出气,形影不离,他不是没有耳闻。

    谢定一也道,“我整天无事落得清闲,看陆部长也是辛苦的很,按察司移送的大案子他又非要亲自再审。四点上朝,六点处理公务,中午将就着吃饭,一抬头太阳就西斜了,日夜颠倒。”

    “你们也是辛苦。”灵璧对着左光,眼神却在陆修毅那。

    “谢殿下体谅。”左光又道,“回部长,张昌北岳丈盐铁局总司宁黎府上昨日送来东西打点,已登记在册,现在要不要过目?”

    “晚间再说。你且下去罢。”左光拱手告退。

    “怪不得说你三法司是个肥差,坐等收钱。你收了人家贿赂,少不得通通情罢。”灵璧微笑。

    “不敢。他们不过指望三法司少用些刑,求点心理安慰罢了。不收白不收,三法司虽是富差也穷,用银两的地方多着呢。”

    “你们倒会进银子。”灵璧恭维句,也不知真假,“本宫笔法拙劣,登不得大雅之堂,很想送你三法司几字,望你们日日提醒自己。”灵璧道。

    这边早有衙役抬了桌子纸笔来,灵璧略湿了湿笔,端正写下“慎刑怀悯”四字。

    “臣等定日日记心,不敢滥刑。”陆修毅见这四字写的柔韧刚正,无一丝脂粉之气,心下赞叹,命人裱了挂侯刑处,着左光小心看着。

    ————————————

    这里是分割线。

    特别想说一句,月的守望者,晚睡白天没精神,早睡早起身体棒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