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婿〕〔全球游戏进化〕〔一双鹰瞳〕〔漫威的公主终成王〕〔众里寻她千百度之〕〔妖牛家族发展史〕〔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本仙在此〕〔极品女婿〕〔女配拒绝当炮灰〕〔系统坑我来种田〕〔至尊赘婿〕〔我给地府送外卖〕〔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穿成虐文女主后她〕〔农门茶香远〕〔祭献寿元能变强〕〔权游:睡龙之怒〕〔都市无敌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六章 红豆相思渐结
    送灵璧回宫已过饭点,两人就近去糖坊街用午饭。陆修毅向来饭不过两勺,难得今日又加了半勺,谢定一嗤笑,“你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有今天。”说着又取了半勺饭盛陆修毅碗里,“多吃点啊,追慕心仪的女子最费神思,可得多吃点。”

    陆修毅夹了片苦瓜头也没抬,“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用罢午饭稍微休憩了会,已到日中,两人叫了马车去按察司。

    刚至按察司衙门口,早有一干人侯着,看陆修毅下车,按察司司长刘驳忙赶上前来满脸陪笑,“昨日接到条子说部长要来巡查,一早就侯着,不想大人事多,早上陪二殿下去三法司,这又匆忙赶来,想必很是辛苦。茶水已备好,两位大人先用些茶水,休息片刻。”

    “不必。将按察册拿来,我且点卯问政,再将四十七州刑诉要事备好,本官一会细看。”

    “是,是,马上去办。大人也不必过于辛劳,我大昭政清人和,大人功不可没。”刘驳说罢头上已有微汗。

    “政清人和?哼。揪出来个张昌北,恐怕还有别的张昌北,你按察司失职,少不得有包庇,才让他横行十余年。我先不问过错,你且述政。”

    众人如得大赦,刘驳擦擦汗,舒了口气,忙细细将近来重大案子一一禀之。

    从按察司出来已黄昏十分,谢定一捶捶肩膀,满脸疲惫,“这差事也是磨人,我就不该和你同去,我是要回去歇着了,从这回去也顺路,想必伯父伯母也已等着你晚饭了。”

    “你就顺路告诉我父亲母亲,三法司那边我还得去一趟,子时还回不来就不必等我,我也不差人送话了,让他们早些歇息。”说着上车。

    “你这样很容易长皱纹的。多好看的一张脸,非得劳累减损,我会心疼啊。”谢定一一脸可惜的看着他。

    陆修毅充耳不闻,催马车快走。

    谢定一摇摇头也上车,且回家去不提。

    到三法司时候左光还在整理案卷,逐条厘清案源,梳理涉案人员关系网。张昌北案拔出萝卜带出泥,永州官场人人自危,和张昌北搭班子共事儿的更是胆战心惊,一有风吹草动就哭天喊地留遗书,又不敢活动又不敢打听,怕一打听就被陆部长扣个做贼心虚的帽子,没事儿找事儿。

    本来一简单的捐官案,经陆修毅左光等人一次次深挖深查,补充证据,卷宗由批捕阶段的3册变为审查阶段的17册。今晚,陆修毅就要根据该案详实的事实证据,以捐官罪、拉帮结派罪、挪用赈灾款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玩忽职守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等十多个罪名对张昌北案案卷进行审核签字。

    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公文,陆修毅也有点头大。揉了揉眉心,抬头看见灵璧早晨书的四字已裱好,心中不由柔软了下,头脑顿时清明不少。

    细细看完卷宗,又问了些要点,左光一一答复,陆修毅取了印盖好,左光拿了宁黎府上打点的东西来。是个很精致的盒子,他一一过目,左光登记,看到一掐丝银镯子他留神了下,心中微微一动。

    不算按察司初审,三法司复审,张昌北案用了足足两个月。

    次日陆修毅携了卷宗去承天殿水阁回张昌北案,萧越道,“案情已结,我也不看了,你办事我放心。你自己斟酌,张昌北多少与太后沾亲带故,我不忍太后九泉不安,你酌情处理。”

    陆修毅皱眉思索,头斩没分量,腰斩太隆重,五马分尸张昌北够不上格,凌迟估计圣上不乐意,绳绞帛绞太便宜了他……

    (张昌北蹲在牢房角角瑟瑟发抖中)

    脑子模拟了一圈儿张昌北怎么个死法,陆修毅组织了下语言,严肃开口,“皇上觉得,赐死如何。”

    说完从袖中摸出一封信,“这是张昌北务必要臣带皇上的,言望皇上念旧情,再看最后一眼。”

    念旧情的萧越思索片刻,伸手捏了过来。

    信上张昌北先高屋建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了自己的罪过,万死难辞其咎,对不起圣上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然后大夸特夸陆部长明察秋毫执法如山刚正不阿,感谢陆部长把他揪出来绳之以法,及时制止他对国家和人民再造成更大的伤害破坏。最后不无怀念娓娓而谈在凌州时候的往事,并谈到萧越穿开裆裤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鱼的事儿,忆苦思甜,分外感慨。

    信的最后张昌北提出一个卑微的请求,望圣上念旧情,容他在太后国孝日再谢罪赴死,不胜涕零感恩。

    萧越看完后十分感动。

    十分感动的萧越十分果断的说,“鸩酒立即执行。”

    陆修毅答,“是。”

    于是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陆修毅心想,圣上选的这赐死方式甚体面,就怕张昌北不愿意。

    不愿意没事儿,按着灌他。

    陆修毅顿了顿,缓缓开口,“还有一事。宁黎府上送来东西打点,已记了档,皇上请阅。”说罢呈上。

    萧越头也不抬的批折子,“你自己看着办。几日辛苦,你也不必在这拘着,赶紧回去歇着罢。”

    “臣请皇上一恩典。”

    “嗯?”萧越笔不停,示意他说。

    “臣见匣子有一镯子,和前几日灵璧殿下那对红豆耳坠很是相配,想求了奉与殿下增光。”

    “哦?”萧越停笔,用笔头点开盒子,扒拉出那镯子,细细一看,“灵璧是有这么对耳坠,是珊瑚,不是红豆,你向来不在这些东西上留心,不认识正常。珊瑚比这个珠子好些,是吴淑媛才与她的,她总是冒冒失失,估计没几日又丢了。你倒有心。也不必巴巴再上请安折子到礼部,她成日家乱跑,你去了未必能逮到人。她刚请了安回宫,想必现在还在,你就去吧。”

    “后宫重地,臣不敢擅入。”

    “无妨。我写个条子,让夏渊带你去。”

    说着顺手抽张纸写下,“着修毅问灵璧安”。

    陆修毅拿了条子退下。

    目的达到,陆修毅的面瘫脸不自觉露出微笑。

    越往后宫走,陆修毅越不自然。除了亲王和嫔妃家眷逢年过节可入内,后宫向来少男子。一路上不少宫女只顾瞧他,他抬眼去看,那些宫女又飞快步子走了。

    灵雀宫门口几个小丫头叽叽喳喳看他,夏渊笑骂,“还不快见过陆大人,只顾着瞧。陆大人,您见笑了。”

    “无妨。”

    灵璧果然在,正斜斜倚了美人榻在蔷薇荫里看书,樱粉鹅黄的蔷薇开的泼泼洒洒,掩映在丛丛绿叶里,陆修毅这种直男也觉得好看。

    问过安,陆修毅看见灵璧手里书道,“殿下《六韬》倒看了不少,不想殿下也看这种兵书。臣以为女儿家更喜欢些诗词歌赋之类的。”

    “本宫也是随便翻翻,消些烦闷。多读些书总是好的。”

    这边宫人奉上茶水,陆修毅在椅子上坐定,正看手里茶水往哪儿放,昨日见的那丫头已和另一个丫头搬了张小桌子放他手边。

    “陆部长今日来何事?怕不是问安罢。”

    “殿下聪慧,问安倒是其次。臣见了一镯子,觉得很衬殿下前几日那对耳坠,特来奉与殿下增光。”

    灵璧有些惊讶,“陆大人好记性。可这样殷勤与本宫,本宫倒有些惶恐了。”说着打开盒子,见是只绞丝细银镯子,坠了七颗红艳剔透的红豆,简约又不失精致,莹莹有光,“陆大人有心,本宫很是喜欢。”

    旁边那丫头采茵笑道,“陆大人好眼力。我们殿下就喜欢这样简单精致的物件。”说着捏了帕子覆在灵璧腕上,将镯子戴上又紧了紧方抽了丝帕。

    陆修毅本来还担心着镯子可能大了,不合适灵璧手腕。不想原来有暗扣,心里暗暗笑自己无知。

    这边灵璧戴好,抬手顺光看,“你们瞧瞧,好看吗?”

    采茵笑,“这个和殿下那对珊瑚耳坠很配呢。”

    采薇笑嘻嘻道,“殿下生的好看,戴什么都好看。”

    灵璧嗤笑,“你这丫头。”

    灵璧本就皮肤白皙,戴上这镯子益发显得皓腕如雪。

    “殿下肤白胜雪,手腕修长纤细,配什么都是好看的。只是金银俗气,衬不出殿下光风霁月的神采。”

    灵璧憋不住笑了,“想不到你也会奉承人。”

    “是心里话。”陆修毅一脸正经的说。

    灵璧笑,“本宫听你说话,想你在诗书上很通,陆大人好学识。”

    “不敢。只是如殿下说,多读些书总是好的。”

    灵璧点头,“本宫就常对身边人讲,看些书总是有用的,采茵采薇几个丫头总是犯懒,字也不肯写一个。”

    旁边打扇子的采碧小声哼哼,“我才不像她们,我很爱看书的呀。”

    灵璧翻白眼,“画本子也能叫书?”

    “人各有爱好,不读书也好。慧极必伤。”陆修毅道。

    这边采薇端了一青瓷小碗奉给陆修毅,灵璧笑,“父君真是器重你,我宫里就糖腌梅子这点好东西,他巴巴打发人来说别忘了让你尝尝。”

    陆修毅勺了颗,一尝,果真入口生津,烦暑顿消。灵璧道,“我一到夏日便不思饮食,采茵便央她姑母做了故乡的糖腌梅子助我多进些饭,还是很有用的。看陆大人脸色疲惫,想是近些日子饮食也欠安,一会让她们备好,陆大人回去可每日用些,泡茶最好。”

    陆修毅道了谢。

    “那日跟在你身边的谢三公子是只有这一个妹妹?”

    “是。谢家就这一位千金。”

    “我记得谢家小女闺名苇一,一苇杭之,和豫章府世子爷倒是很配。”

    “昔年达摩见陛下,一苇过江,谢伯父是再想不到豫章王给世子取名也用了这件逸事。两人名字倒很有缘,可惜人就无缘了。”

    “哦?人怎么就无缘了?”灵璧奇道。

    陆修毅憋半天,幽幽说了句,“殿下和世子很要好呢。”

    灵璧笑,“连你也这样想。昨儿请安父君还说定我婚事,他是很中意萧杭之。”

    陆修毅一听这个,背上出了汗,黏黏糊糊的不舒服,心下怅然,“殿下和世子一对璧人,很是般配。”说完心中酸痛不已。

    “要我和萧杭之过日子,这日子可没法过了。眉目不识,只因太近。大略太了解他,所以他所有毛病我都知道,有些我是容忍不了,比方散漫,竟有人比我还懒散。我是不要和他过日子的。我也不喜欢他,只是脾气很合得来罢了。”

    听灵璧这样说,陆修毅淡定的问,“不知皇上又指了哪家公子为东床?”

    “因太后三年,父君意思是他先留心着。”

    两人正说着话,萧骏之手里举着个鸟笼子颠颠过来,乐呵呵道,“妹妹,给你带了只白乌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