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逍遥王的生活〕〔烈少你老婆是个狠〕〔我让亿万总裁恋上〕〔九洲仙武录〕〔仙道书〕〔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本仙在此〕〔重生之千面侯爷难〕〔一剑独尊〕〔陈歌杨雪〕〔我爸是大富豪〕〔至尊人生陈歌〕〔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陈歌马晓楠〕〔我竟然成了圣僧〕〔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操盘手札记〕〔大宋:八岁皇叔做〕〔陆峰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十八章 进京撩夫的江夏郡主
    这日无事,灵璧赴了萧杭之约,专门选在京城最贵的世纪江州茶楼等他。

    世纪江州是京城最大的购物中心,且在江州最繁华的地段一溜起了两个,都是倒了台的赵国柱还是住建部部长时批下来的,赵国柱倒台时江州人放鞭炮祝贺,都道大快人心。世纪江州人流络绎不绝,各国货物都能在这里买到,商铺日进斗金,乃是游客来江州必逛之地,夜晚看去一片灯火璀璨辉煌,站高处看更是壮观。

    已经吃了两个橘子喝了三盅茶,还不见萧杭之身影。采薇趴桌子上蔫蔫的,“殿下,采薇想回宫午睡。”

    灵璧凉幽幽道,“以后别跟我出来。”

    采薇忙狗腿的笑,“殿下,我现在好精神!”

    正说着,萧杭之风风火火的进来,“快倒茶,赶死爷了。”

    采薇忙倒茶奉给他,“世子爷从哪里赶过来?”

    萧杭之一饮而尽,“家啊。被我爹又骂了呗。罚我大太阳底下站了多半个时辰,他倒好,骂累我自个躺藤椅在树荫下睡着了。我这不趁他睡着溜出来。哎呦我这娇嫩的皮肤又黑了一圈,哭哭~”

    灵璧笑,“活该你不如别人家孩子争气。”

    萧杭之郁闷,“我爹娘把我生的蠢笨,怪我咯。哎,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灵璧道,“陆修毅,啧啧,从他手里捞人,没可能,你明知道没戏,还要我跑一趟。”

    萧杭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子脾气,又最护短,他手底下人犯了事,很让他没面子,他恼火的很,可能捞一把他还是要捞一把,托你去陆修毅那变态那,我也不过是做个样子给他看,表示我跑前跑后想为他分忧,不然他火一上来,我又是劈头盖脸一顿打。成不成一回事,动不动一回事。到了陆修毅那张昌北十成十活不了还会死的很惨,你看,果然要赐死了吧,还算体面。没想到陆修毅扒出来他那么多罪名。可怜他一辈子小心翼翼,最后栽在自己那龟儿子身上,坑爹。”

    世家子弟捐官担任虚职并不是什么事儿,只要圣上一点头即可。张昌北仗着是皇帝母家,想着先活动个好位置再禀明,手续都办完了,他还没来得及上帖子就出了事,明摆着是导火索,开刀小菜。

    灵璧捡了个青橘用小刀划了十字方便剥开,“陆修毅虽冷酷无情,却也不滥用刑罚,又公正严明,父君眼光在用人上倒是不差的。”说着递给他一叶青橘,橘络已捡干净。

    “好酸。灵璧,还得你帮我跑跑苇一的事。谢家陆家一向交好,谢公偏怜幼女,事事顺她,苇一这一二年估计就定了。”

    灵璧翻了他一眼,“你都要抛弃我独自去追求幸福,我干嘛帮你?”说罢继续剥橘子,“稀罕很,陆修毅前几日来我宫里问安,送了我一镯子,呐,这个,我还蛮喜欢,聊了下觉得这人和外界传的有些不同,诗书很通,进退有理,谈及这一心爱慕他的小姐,他倒无意。我看你很有希望。少不得你努努力,我再去娘娘跟前说几句,着父君赐婚。”

    萧杭之眼睛一亮,“总觉得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帮了我两个大忙,欠你这人情,说吧想怎么坑我?”言毕也捏了一个青橘剥来吃。

    灵璧听他说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想用盛满青橘的果盘摔过去,一听可以坑他,顿时笑眯眯,“前阵子你和四哥五哥传着看的春宫给我瞅瞅。”

    萧杭之果断又无情拒绝,“不行。”

    灵璧咬牙,“萧杭之你个白眼狼!”

    萧杭之笑眯眯回她,“嗷嗷。”

    “臭不要脸!”

    “就不要脸!”

    灵璧道,“你对谢家大公子熟吗?”

    萧杭之道,“不熟。我爹不让和带兵的打交道。你问他干嘛。”

    灵璧道,“无事,不熟你还不赶紧巴结巴结。”

    萧杭之道,“陆部长谢副司一路人,都不是善茬。巴结他我还不如去巴结谢三。”

    灵璧想了想道,“给你说个事,我觉得那谢副司很可能看上我姐姐了。”

    萧杭之一口茶喷出来,“怎么可能……话说你哪个姐姐?”

    灵璧道,“我敏行姐姐啊。”

    萧杭之道,“我觉得不可能。第一谢宥一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好吧。第二这俩人我记得没啥交流罢。”

    灵璧皱眉道,“问题就坏在第二点。你可记得之前北朝夜宴,我凑陆修毅那搭讪,谢定一告诉我他大哥往南池散心去了,而我去搭讪之前,敏行刚去了南池。”

    萧杭之想了想,笑,“那也不能说明什么。不过倘若谢副司未婚,这倒是一段好姻缘。”

    灵璧道,“好你个大头鬼。前阵子我回宫,恰巧碰见他两人在蔷薇架下,谢宥一正俯身指点姐姐。我问凝珠怎么回事,那妮子道谢家公子教了郡主个什么音,郡主有困惑,谢公子便来指点。”

    萧杭之道,“人家只是单纯的学术交流,你肯定想多了。”

    灵璧坚定的说,“不,我相信我直觉。”

    萧杭之皱眉想了想,“其实你不用很担心。谢副司统南方军,再过几天就要回凌州去的。”

    灵璧道,“这也是我的一点安慰,但愿别出岔子。”

    这边灵璧和萧杭之刚讨论完回宫,采葵匆匆跑过来趴她耳边道,“皇上刚下来的旨意,各处开始准备郡主明年嫁去北边的东西。”

    灵璧愕然,“怎么可能?”

    采葵道,“再不可能变的了。皇上已经着娘娘定嫁妆。”

    灵璧心下道,“若敏行嫁去北朝,谢宥一这估计再无枝节,未尝不好。”再一想到敏行去北朝,还未分别便心痛难忍,忙跑去找敏行,见她还在临书。灵璧开口便问,“敏行,你想不想去北朝?”

    敏行见是灵璧,指了指绣墩让她坐。

    “趁赐婚诏书还没拟好,我现在禀父君让另选……”

    敏行止住她,淡笑道,“去北朝并没有什么不好,本来就该我去。也未必有人想嫁那么远,何苦为难其他人。”

    灵璧道,“你真想好了?”

    “嗯。”

    两人正说着,采碧报江夏郡主快来了,刚去甘棠宫请完安,正往灵雀宫走。

    灵璧惊奇,“不是说阿瑾明日才到?”

    江夏郡主萧含槿,和灵璧同岁,每年进京一次。灵璧是不动声色的坏,含槿是明目张胆的坏,两人性格脾气相仿,臭味相投,十分合得来。

    门外嘻嘻哈哈进来一群人,采薇迎上去问含槿,“郡主今年怎么没到年下就来了?我们殿下一直盼着您呢,屋舍都让人提前打扰了好几遍。”

    含槿边走边捏捏她圆乎乎的脸,笑眯眯,“今年天热,我们江夏用不起冰,进京来避暑呀。”一抬头看见灵璧,她挑挑眉,“二殿下,眉毛画歪了。”

    灵璧一愣,卧槽眉毛歪了?本公主今天可出门浪了大半天呢,慌忙照镜子,一看好好的,含槿已经笑的捂住嘴,“傻子。”

    灵璧吩咐左右,“扒她,扒光,风干腊肉。”

    含槿忙摆摆手,“别,别,人家是女孩子。”

    灵璧阴恻恻笑,“你哪儿像女孩子?臭流氓。”

    这个妹妹在江夏赫赫有名,是一众纨绔子弟的大姐头,她可了如指掌,哼,装什么女孩子!

    敏行看含槿,觉得她比年下来又高挑了些,眉目温婉,梨涡浅笑格外动人。

    嗯,和灵璧一样,都是表象。

    见敏行看她,含槿屈了屈见礼,一脸羡慕,“敏行,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啊啊啊看看我这脸上的肉肉,好苦恼。”

    含槿嘟嘴捏脸,瞬间满面愁容。

    敏行:“……”

    含槿问,“太子哥哥不在?我刚过来看宫门紧闭。”

    采碧代答,“太子殿下每个月都要去宫外别业读几天书。”

    含槿内心苦笑,爹爹交给的这个任务,有点艰巨啊。

    灵璧搂住含槿肩膀,又是亲热又是坏笑,“走,我又攒了些好看的戏本子,给你瞧瞧。哎呀给你说我最近看很火的那个,叫什么闺阁楼高八尺八写的新戏,讲妹妹爱上了哥哥,哥哥却喜欢仇家的女儿,那个虐啊,虐的我饭都吃不下……”

    含槿说,“唔,听着很虐,你不要剧透了,等我看完了我们再讨论……”

    第二天灵璧含槿和两个宫女就被容贵嫔罚抄女则,五百遍,不准代笔,容贵嫔搬个板凳坐灵雀宫亲自盯着。

    为什么?

    因为灵璧伙着江夏郡主熬夜打麻将。

    容贵嫔十分生气,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采薇采葵这两个桌子腿不会写字,容贵嫔罚她们扎马步,每天两个时辰不许动,扎半个月,另外扣三个月工资。

    一听扣工资,采薇采葵泪水比汗水流的还欢。

    苍天啊!都怪二殿下!

    太子萧钧之收到灵璧飞鸽传书从宫外赶了回来。

    这个妹妹,又闯祸惹恼母妃了。

    萧钧之进来的时候含槿正捏了捏手腕,一脸愁苦,又腹诽了一遍灵璧坑人,说好了不会被发现,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抓个正着。

    宫人报太子殿下到,含槿手一哆嗦,一滴墨晕纸上。

    苍天啊!又要重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