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十一章 陈婕妤很猖狂
    艾草清香萦绕,桂风清凉。

    萧越斜倚了长榻,就着烛火看本闲书。满天星子闪烁,多年前他才二十几岁,秋季常携了昭宁几人来摇光苑用饭,教他们背诗。一想到这,萧越有些怅然,回神一看,袅娜行来的陈婕妤正袅娜下拜,一双翦水秋瞳大而明亮。刚进来时都未细看,这下就着琉璃灯他打眼一瞧,心道陈策大字不识,人也生的粗莽,不想女儿却是美人,别有媚态娇姿,虽是极力端庄温婉,却难掩活泼灵动。

    陈盎然见萧越看她,垂眸更是娇柔。家里嬷嬷说,顺从柔婉是后妃之德,她牢牢记在心,父亲本不愿她参加选秀,说那不是人待的地方。她义正言辞道,她要嫁就嫁最天底下优秀的男子,否则不嫁,当今皇帝便是天下最优秀的男人。和萧越战友小半辈子的陈策气的吹胡子瞪眼,说你怎么知道皇帝最优秀?陈盎然反驳,不是最优秀的怎么当的上皇帝?且皇帝只有一个?陈策哑口无言,只得顺了这从小骄横的女儿心意。

    陈伯南得知同族表妹入宫,找谢定一喝了一晚上酒。

    谢定一同情的拍拍他肩膀,“自古竹马多炮灰。”

    陈伯南想了想,甚觉有理,又哭唧唧道,“我连我们孩儿叫什么名字都想好啦呜呜呜。”

    谢定一自饮自酌,“总会用上的。”

    陈伯南说,“好女孩都上交给国家了。我一直以为能和盎然结婚的。”

    谢定一安慰道,“世上女孩万,不行咱就换。只有走出去才能引进来,明天咱站马路边,看准哪个就往哪个姑娘身上倒,讹她。”

    陈伯南“滚。”

    陈盎然想象里的皇帝模样威严又板正,声音亮如洪钟。选秀时皇帝在帘后,未看清容貌,只记的那男子上身修长端正,声音却不像洪钟,那是很有磁性的清冷嗓音,光听声音她便觉得入宫很值。

    她不敢抬头,只闻见一阵沁人的沉香。抬眸瞥见面前人身形挺拔,一点也不板正,有点威严,大概帝王自带气场,剑眉星目,沉敛儒雅,那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子,她很满意。

    陈盎然觉得自己真的嫁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子。

    那个清冷沉稳的声音道,“过来坐着同朕说话罢。”

    陈盎然依言坐了,离萧越有两丈远,不时偷眼瞧他。

    萧越轻笑,也不想拘了她性子,“朕看你年纪尚小,来宫中可想家?”

    陈盎然一听萧越说她年纪小,以为他暗示她,忙回答道,“回陛下,臣妾不小啦。臣妾都已经十五岁零九个月,马上就十六啦。”

    萧越听她孩子气的回答,心下一片柔软,不禁笑了。

    陈盎然见皇帝笑,却不知他笑什么,有些害羞,嗔了萧越一眼,竟然有些风情,“陛下不许笑臣妾。”

    “那你坐的离朕近些。”萧越道。

    陈盎然轻轻移了他身边,仍隔着一臂距离,萧越笑,“再近些。”

    陈盎然这才知道眼前这俊朗男子在逗她,又瞪了他一眼,满是娇嗔。

    “朕刚进来看那边廊下有筝,你学多久了?”

    陈盎然道,“回陛下,从记事起便开始学,大约十多年了罢。”停了停害羞的说,“臣妾想弹给陛下听,好不好呀?”说罢期待的看着萧越。

    萧越想她果然小女孩心性,有些可爱,遂点头应她。陈盎然见萧越答应,忙让侍女去取筝。

    清风朗月,暗香浮动。

    陈盎然坐好,去了翡翠镯子,戴好护甲,试音了几下,款款而弹。

    绵细悠长的前音过后,萧越已听出她要弹什么。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一曲罢,陈盎然袅袅前来,“臣妾献丑。”说罢无限柔情,眼波流转的看着萧越。

    要是再听不出弦外之音,那真是枉读三十多年书。看着眼前柔情似水的美人,萧越招招手让她过来,这次陈盎然贴了萧越坐,朱唇轻动,呵气如兰,“皇上……我们去殿里坐可好”说罢绞了绞帕子。

    萧越起身横抱了她,俯她耳边笑道,“好啊。”

    陈盎然揽了萧越脖颈,不胜娇羞,只埋头他怀里轻咬嘴唇。

    夏渊忙暗示宫人在外边侯着,该备水的备水,该记册的记册。

    灵璧和含瑾在殿里放了四瓯冰块,东南西北各一个,她俩坐在中间吃烫锅,好不惬意。含瑾辣的一直吐舌头,嘶嘶有声,说哎你见你父君刚纳的几个小老婆没,听说有两个贼漂亮。

    灵璧说你消息怎么这样灵通。

    含瑾笑眯眯,萧杭之告诉我的。你父君最近很宠的那个陈婕妤,你见过没?

    灵璧捏了个帕子擦嘴,揉了揉肚子,端起茶喝口,顺了顺,“这个臭丫头片子,最近略猖狂。”

    昨天刚回宫,屁股还没坐稳,采薇便气呼呼进来,咬牙切齿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灵璧瞪了她一眼,“越发没规矩,胡说什么。”

    采薇说殿下真的好气哇,你不知道,我和凝珠今天午间去崔昭容宫里玩耍,路过尚衣局,便让凝珠进去问掌事刘师傅咱们宫里中秋衣裳什么时候送,掌事还没说话,边上一小宫女趾高气扬的说,我们娘娘有件衫子急着穿,刘师傅先改我们的。

    凝珠打量了几眼那丫头,看着很眼生,心想宫里怎么会有这样跋扈不知礼的丫头,可能是刚进来的,随口问了句你们是哪个宫,那丫头便白眼她,“摇光苑。”

    摇光苑最近风头很盛,凝珠也略有耳闻,正准备走,采薇进来,一见凝珠便气恼的说,我在门口等你这好一会儿,就问句衫子什么时候送来,怎么问这样久?害我大太阳底下跑进来找你。

    掌事刘师傅一见采薇,忙颠颠的过来为难的说,“姑娘真不好意思,说了今儿把衣衫送过去,没想到陈娘娘加急赶个衫子,这不,耽误了。”

    采薇一向横行惯了,听刘掌事竟然把灵雀宫的事儿往后靠,大太阳底下走过来的怒火一下就上头,“刘掌事,我们二殿下什么脾气你知道,今天见不到衣服,你们仔细揭了皮!”

    刘掌事额头汗水直流,抹了把,唯唯诺诺道,“是,是,立刻就做好了送来,姑娘莫生气,喝口水润润嗓子。”

    边上站那小宫女不乐意了,“哎,哎,还有没有长幼尊卑?”

    采薇上下打量了眼,下巴扬了扬,一脸莫名其妙问刘掌事,“这谁啊?”

    刘掌事慌忙说,“这是摇光苑的明珠姑娘,陈娘娘贴身带进宫的。”

    采薇还没说话,那丫头伶牙俐齿道,“我们娘娘是长,年纪又小,位份尊贵,不管你们是哪个宫,今儿都得让着我们娘娘。”

    采薇这个气哟不打一处来,论耍嘴皮子含温殿的人就没输过,今天竟然让这么个丫头呛了,奇耻大辱!

    采薇咬着牙笑,“您这是说我们殿下是卑咯?”

    明珠立马还口,“我可没说。”

    采薇要笑不笑,“什么事儿都有个先来后到,我今天就坐这儿,什么时候拿到衣服什么时候走。刘掌事,容娘娘可亲口说过,除了承舜宫,灵雀宫的事儿先紧着来。还点了您给我们宫里亲自做衫子。你可记好了,我这儿再说一遍。”

    这两个姑奶奶都惹不起,刘掌事要哭了,为何自己要这样优秀,让两个宫都看上。

    最后还是凝珠把采薇拉走,采薇临走瞪了明珠一眼,“不慌不慌,来日方长。我记住你了。”

    明珠见自己取得阶段性胜利,微笑着回了句,“多看两眼,您可记清楚了。”

    听采薇说完,灵璧不置可否,见殿下无动于衷,采薇懊恼道,“我在宫里从未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不讲一点规矩!”

    采薇讲话向来擅长运用夸张,灵璧缩小了下,觉得这摇光苑的人应该不像采薇说的那样可恶,但还是有点可恶。

    含瑾啧啧道,“你父君后宫安静太久,多没趣儿。正需要这样的活跃气氛。”

    灵璧翻了她一眼,“你要不要加进来。”

    含瑾摸摸鼻子干笑,“不了,不了,才微姿陋,又不会弹琴又不会撒娇,你父君这样的文艺青年,我都找不到话题,啊哈哈。”

    两人正说着,萧杭之进来,含瑾见他进来,忙把一堆骨头推灵璧跟前,面带微笑,正襟危坐。

    灵璧目瞪狗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