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崔富贵〕〔都市我为尊〕〔生而不凡〕〔张胜天〕〔姜童司长夏〕〔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宗景灏听书〕〔宗景灏林辛言夺爱〕〔林曦晨〕〔荣耀归来林北〕〔陈平〕〔铁血兵王〕〔孙猴子是我师弟〕〔澹春山〕〔我反夺舍了诸天大〕〔都市至尊杀神〕〔我真要逆天啦〕〔家有悍妻怎么破〕〔锦衣玉令〕〔神医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十二章 肯将月影共徘徊
    金风送爽,一轮皓月将天地照的通亮,万人仰头,共祝中秋。

    今年的中秋节分外热闹,容贵嫔道身子不好,将一切事宜都交给了吴淑媛,此时看来吴淑媛置办的很是妥当。

    赏月定在了飘渺水榭,曲栏从岸边碧沉沉荷塘一直蜿蜒到湖中心的风满楼,王公重臣陆续而至,远远听着丝竹笑声飘渺,这水榭果然对的起飘渺之名。

    受元恪请,敏行近来一直窝在殿里写帖子,元恪要的是一本诗经,三百多篇,敏行只得加班加点,无奈写字急不得,这边每日写完的交与司书局分页装订,眼下还有一百多首便完。元恪月前和北朝使团已回国,道拟订了婚期便书通南朝。

    今日中秋,合宫夜宴,灵璧拖了敏行早早来到了飘渺榭,没想到太子及诸王来的更早,两人拜见了靖惠王豫章王等叔辈,各自坐好,灵璧笑,“父君今晚定要作诗,我是不行的,一会全仰仗两位姐姐了。”

    昭宁笑,“我也是略通,说起来咱们中就数太子哥哥和敏行文采最好,灵璧你可要奉承好这两位。”

    太子温文尔雅,沉默寡言,听昭宁说,只是微微一笑。

    昭宁笑道,“哥哥受命编纂童学启蒙和文选,如今编多少了?”

    太子萧钧之沉吟了会,斟酌着说,“童学启蒙书已写好,文选颇费事,得在各朝诗书里细致挑选。”

    昭宁道,“父君文学造诣极高,不知启蒙书什么内容?可否说来听听?”

    萧钧之道,“自来童学读物四书五经,对幼儿来说太过于晦涩难懂,也不甚朗朗上口,为开民智,为立学风,父君特命秘书长周柏从王氏书法中选取一千个不重复字编纂成文,父君也多次润色添减,如今已收尾,不日便可全国普及。“

    昭宁赞叹道,“父君刚说编童蒙书我便觉得甚好,实在是功在千秋,留名万代的。弟可否诵读一段,让我们先听听?”

    萧钧之道,“此文朗朗上口,父君题名千字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闰馀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萧钧之自小博闻强记,众人听罢,不由得交口赞叹。

    容贵嫔这几日本有些恹恹,见太子博得众人称赞,精神略盛,陈婕妤娇俏一笑,“太子如此优秀,实在是我大昭之幸,万民之幸。”。

    这厢依次坐好,玳筵罗列,琴瑟铿锵,文化部部长兰章道,“如此盛景,不由得人诗兴大发,还请陛下口占一绝,聊以助兴。”

    萧越微微一笑,“兰章你是越来越滑溜了。月还未赏,你要朕先作诗,朕几日繁忙,宿构都未有,你是在为难朕么。”

    兰章笑,“皇上才思斐然,哪需宿构。少不得由臣宿构的抛砖引玉了。“说罢微微思索,朗口道,

    “建国负东海,衣冠成营丘。

    满座咸嘉友,苹藻绝时羞。

    执手欢高宴,举白穷献酬。

    闭门谢世人,何欲复何求。“

    萧越点头,“诗品见情操。莫要空坐了,赏月才是正事。席间若有做好的诗,可呈上来一起学习学习。”

    灵璧瞧着自己父君身边不时娇笑的陈婕妤颇为厌烦,“不知父君是怎么了,竟喜欢陈婕妤这样甜腻的女子,还让她列五职之首,宠爱太过。”

    昭宁笑,“父君多年未有新妃,此番选秀能得一喜欢的妃子也是幸事。”

    敏行闻言看了眼远处正举杯祝酒的萧越,觉得他依旧好看。闲极无聊,捡了桌边笔信手写之,正蹙眉构思下一句,一瞥眼,见谢宥一正遥遥望向她,便回以微微一笑,谢宥一也笑。

    萧越余光见敏行笑不由走神,顺她眼光看。

    谢宥一?

    他不由得心一沉。

    陈婕妤看他心不在焉,略带娇嗔的埋怨,“陛下,你是不是不喜欢臣妾了呀?”

    萧越回神,“怎么说?”

    陈婕妤连娇带痴,“陛下给臣妾吃这么酸的葡萄,可不是不喜欢臣妾了?”

    萧越这才反应过来刚顺手递给她一颗葡萄,看眼前少女几经人事颇有成熟风韵,不由浮现她百般婉转承欢,遂抚摸她耳垂轻笑,“就你这小嘴会说。”

    容贵嫔吴淑媛等人见萧越如此怜爱陈婕妤,面上堆笑,“婕妤年幼,陛下要多让着她才是。”

    宴至一半,谢宥一走了敏行跟前,两人到花荫处说话。

    萧越有些烦躁,不用深究也知烦躁何来。潦草宴毕,将众人遣散,他仍就留在了飘渺水榭。陈婕妤不愿走,萧越道,“你先回去,朕随后便来。”陈婕妤方依依不舍的走了。

    灯火阑珊,清风明月,饮酒略多,身影有些不稳,至敏行刚坐的那,看见她未写完的诗,笔迹清秀柔婉。

    “烟云浩荡,是年年暮雨,临秋时节。小楼几度听雨,红烛影曳,碎清光如雪,此心共谁遣却。自去后,惆怅度此夜。凭栏问,何时共圆缺。”

    萧越脑子有些糊涂,心中却一片清明。

    她在想谁?是元恪还是谢宥一?

    反正肯定不是自己。

    他也想过压抑,可好像无用,一看见她,以前立下的种种规矩便不是规矩。他想把她嫁去北朝,远离自己,可现在发现,在她没嫁去北朝之前,他已舍不得把她嫁去。

    敏行问谢宥一,谱子记好没,谢宥一答近来公务繁忙,还未录好。两人在花荫下说话,直到谢定一来催。

    夏渊送走最后一位便守在桥边,他牢牢记着圣上吩咐的不得任何人再进水榭,除了敏行郡主。

    皇帝和郡主估计又要讨论诗词歌赋,夏渊忙尽职尽责候着,陈婕妤打发了三拨人问,夏渊只回圣上还在水榭,若出来定回婕妤。不多时敏行袅袅而来,夏渊忙上前堆笑道,“郡主当心竹桥露重。”

    敏行笑,“阿公怎么还在这里?我去寻诗稿。”说罢举步上桥。

    夏渊心道是了,果然皇上和郡主又要趁着月色谈古论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