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战神林北〕〔林北林楠是什么〕〔林楠林北〕〔林北林楠苏婉〕〔战神归来林北〕〔擎天道门〕〔北境战神林北〕〔耀世狂兵林北苏婉〕〔战龙归来林北〕〔林北林楠〕〔战神临花都林北苏〕〔逍遥战神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都市我为尊林天策〕〔天策林北唐青竹〕〔林北唐青竹〕〔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唐若雪医婿〕〔医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十三章 凌波踏月步清荷
    远远传来细微的竹桥吱呀声,伴着月色,一青衫仙子凌波而至,态浓意远,长裙辉晔,行来莲步翩翩,清冷如月里琼枝,飘渺如碧海之仙。

    正是自己朝思暮想之人。

    萧越看着那身影渐近,不由得有些喉咙干紧。

    敏行没想到水榭还有人,见萧越沉醉在倚栏榻上,枕着左臂,正定定的看她。

    敏行微怔了下,俯身道,“我唤人扶你回寝殿?”

    萧越眼神清亮,分毫不像醉酒。

    可他做的事是醉酒才能做出来的事。

    他将眼前人一伸手拉过来。敏行不及反应,已重重扑在他身上,惊诧,害怕,一瞬间全在她眼里浮现。

    挣脱不开,她道,“你喝多了,我是敏行,不是陈婕妤。”因为害怕,声音都有些抖。

    萧越轻轻笑,“我知道啊。让我抱一会,碧落。”

    听他叫她乳名,她才确认他还有清醒意识,“我害怕,你松开我。”

    “自别后,惆怅度此夜。我又何尝不是。碧落,我不让你去北朝。”

    敏行发抖,呼吸不由得急促,“你松开我。”

    幽幽的香气氤氲,眼前人黛眉弯弯,睫长且浓密,朱唇不点而红,肌肤莹白,吹弹欲破,别有意态风流。

    这样美却不自知。

    萧越有些沉醉,也有些动情,“我喝多了。其实也未喝多,只是借着酒,才敢放肆。”说罢翻身。

    袅袅花树,摇曳莲池。萍动舟开,满湖清影。大大的一轮明月正挂中天,清冷的让人难过。

    夏渊守在桥边,过了一个多时辰,宫中已敲入睡梆子,这才觉得不对劲,又不敢进去,只得守着,又困又冷。

    陈婕妤又打发人问,夏渊只得道,“圣上贪看月色,今晚准备宿在水榭。”

    夜半飘雨,寒气沁骨,唯有怀抱温暖。她厌恶的转身,正对着一池哀荷,昨日尚青葱,今日已瑟瑟,好像自己一样。

    萧越手搭她肩膀上,“阁子冷。我抱你回宫。”说罢捡起自己外衣,兜头披她身上裹的严实,抱起怀中柔软踏上竹桥。

    夏渊见皇帝出来,忙举了伞亦步亦趋。

    这一夜,昭宫不知多少人被这冷冷秋雨扰的未眠。

    夏渊送萧越回寝殿,忙安排御膳房煎姜汤,又打发徒儿小满子急急去了甘棠宫。

    甘棠宫已落锁,小满子敲了半天门,在偏殿团团转。

    容贵嫔披衣急匆匆至偏殿,发也未来得及束。小满子见把一未梳妆的娘娘催来,知大不敬,忙叩头请罪,容贵嫔道,“无妨。你且先说陛下怎么了?”

    小满子见侍女林立,有些为难,容贵嫔看小满子眼神,知道不好说,忙让左右散了。小满子这才压低声音道,“圣上今晚在水榭宠幸了……敏行郡主。”

    容贵嫔骇然,“这怎么说?”

    小满子细细道,“圣上吩咐众人散去,道不许人再上阁子,除了郡主。果然掌灯时分郡主去了阁子。之后……过了两个多时辰,方见圣上抱了郡主回承舜宫。”

    容贵嫔只觉得头疼欲裂,“敏行怎么样?”

    小满子想了想,“奴才看郡主精神不太好。”

    “你先回罢,莫外传了消息。明天看皇上如何。”

    小满子道了声是,忙匆匆回去。

    容贵嫔脚步虚浮,昏昏然回到寝殿。竹枝和半夏见娘娘脸色不好,也不敢多问,忙服侍她歇下。容贵嫔辗转难眠,暗叹了口气,那日萧越醉酒,临了敏行丹青她便知不好,以为选妃能让他分心转意,陈婕妤恩宠不断,她终于暗松了口气,没想到还是事发。

    谢阮宁果然是他心里的一道坎。

    他想越过去,还是未越过去。

    罢了罢了。前朝也不是没有的事。武帝娶侄女阿娇,孝武帝娶堂妹楚江郡主,前朝武帝的宠妃霍氏为其孙明帝宠妃,前朝废帝表妹刘氏为潘贵妃。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泽被苍生,苍生焉敢不受。只是敏行身份尴尬,况已许了北朝,不知夫君又该如何昭告天下。

    如此左思右想,不觉天已微微亮,冷雨淅淅沥沥的越发大。竹枝轻手轻脚的进来换香,将雕花侧窗微开透气,又过去把滑落的锦被替主子捡起盖好,默默退了下去。

    吴淑媛等人按例前来请安,不同于往日的叽叽喳喳,今日诸位均默默坐了饮茶,陈婕妤最是活泼,一进来见众人安静自己也不好喧哗,低声问身边侍女妙蓉,“如何今日这般安静?可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娘娘到这时辰还未来,很有些奇怪。”

    妙蓉悄声道,“昨晚夏大人说皇上宿在了水榭,那处风最是盛,又下了一夜雨,可能圣上受寒龙体微恙?”

    陈婕妤轻斥道,“莫乱说。”细想却也觉得妙蓉说的有理。

    姜汤如何煎?陈婕妤想了想,果然自己不会,心道一会定要去御膳房学了来。

    容贵嫔迟了足有小半个时辰,浓妆也掩不住一脸憔悴。

    众人问礼毕,都讪讪不知如何开口,吴淑媛婉转一笑,“本宫得了几只鹤,颇是有趣,可有妹妹要同去看?若无本宫可是要先走一步了。”众嫔妃都起身恭送,陈婕妤机灵,知道吴淑媛定知道内幕,忙笑迎上去,“姐姐宫里有新鲜,可要带了妹妹去。”

    吴淑媛忙携了陈婕妤手笑着道,“妹妹恩宠正盛,焉敢不从?”

    两人说说笑笑的出去,容贵嫔攒出笑,“无事都散了罢。”

    往常众人定聊天喝茶到早饭方罢,今日都知趣的早早散了。

    见众人散去,容贵嫔一脸恹恹的问,“太子可回来?”

    竹枝答,“还未回来。”

    容贵嫔道,“又是月底,可打发人去南清山看谢太妃?”

    “都已打点妥当,还未去。”

    “罢了。本宫过几日去上香,顺便去看看太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