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十七章 男闺蜜要嫁人啦
    灵璧没想到萧杭之这样快就成亲。

    含瑾也没想到,萧杭之乐滋滋将日子告诉这二人的时候,灵璧和含瑾面面相觑。

    萧杭之颠颠的搂着这两个好哥们肩膀,“都得来,都得来啊!”

      含瑾心里刀扎一样,仍面带微笑说,“我是人质,可没份子钱上你。”

    萧杭之啧啧,“谁稀罕你那点碎银子?我是稀罕你这个人。”

    你要真稀罕我这个人就好了,含瑾心想。

    灵璧和含瑾都有些心里不痛快,这两人心里不痛快,便要生事。

    第二天灵璧含槿和两个宫女就被容贵嫔罚抄女诫,五百遍,不准代笔,容贵嫔搬个板凳坐院里亲自盯着。

    为什么?因为这两人熬夜打桥牌。

    容贵嫔十分生气,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采薇采葵这两个桌子腿不会写字,容贵嫔罚她们扎马步,每天两个时辰不许动,扎半个月,另外扣三个月工资。

    一听扣工资,采薇采葵泪水比汗水流的还欢。

    苍天啊!都怪二殿下!

    太子萧钧之收到灵璧飞鸽传书从宫外赶了回来。

    这个妹妹,又闯祸惹恼母妃了。

    萧钧之进来的时候含槿正捏了捏手腕,一脸愁苦,又腹诽了一遍灵璧坑人,说好了不会被发现,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抓个正着。

    宫人报太子殿下到,含槿手一哆嗦,一滴墨晕纸上。

    苍天啊!又要重写!

    看见太子进来,灵璧泫然若泣,眼巴巴的看着他,萧钧之淡淡的看了妹妹一眼,眼底颇有两分幸灾乐祸,该!女孩子家家,不好好绣花写字,成天不着调儿的折腾!

    “给母妃请安。”萧钧之拱手行礼,长身玉立。

    容贵嫔抬抬手,示意他起身,“又是灵璧搬了你来?”

    萧钧之缓缓道,“母妃是得好好管教灵璧,父君最近忙于政务无暇提制她,她也太过顽皮。”见灵璧怒目而视,萧钧之话题一转,“江夏郡主此www.ynslcc.番来不同以往,望母妃网开一面,宽宥了她罢。“

    灵璧:“?”

    灵璧要抓狂了,瓦特?我搬你来是为了给我说和,你踩我不说,竟然踩着我给萧含槿求情?

    容贵嫔见儿子给江夏郡主求情,心里倒没有真想责罚她的意思,于是看着萧含槿恨铁不成钢的说,“阿瑾,你从小就跟着灵璧胡闹,她不求上进,你也要跟着她一条道走到黑?本宫问你,你抄了这许多遍女诫,妇徳为何?”

    含槿早恭敬的起身,一脸羞愧一脸悔恨听娘娘训话,心想哎呀手好累哎呀脚好麻,一不留神差点错过了考题。她想了想,流利的背诵,“回娘娘,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

    容贵嫔叹息,“你都知道,为何还跟着灵璧混闹?”

    含槿咽了下口水,偷偷看了眼容贵嫔,羞愧无比,“阿瑾认真反思了自己,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深深地谴责我自己……”

    容贵嫔看着自己的教诲成果,满意的点点头,给了她个台阶下,“下不为例。灵璧,你莫想本宫轻饶了你,写不完,本宫不走。”

    灵璧哀嚎一声。

    五百遍!抄下来这纤纤玉手还不得废了!

    从灵雀宫出来,含槿和萧钧之并肩而行,心想这太子哥哥丰神俊逸,言行举止有度,说话如春风和煦,怪不得那样深得人心。

    可惜我是真不喜欢他。

    含瑾道,“听说那日在南山,哥哥和温家小姐相谈甚欢,如此甚好。”

    萧钧之淡淡道,“好什么?”

    温家小姐长什么样他都记不清了,迫于人前,他只得耐着性子和她说了几句。

    含瑾被他反问住,脑子短路了一下,呆呆道,“好姻缘。”

    萧钧之负手而立,顿了片刻,自己轻笑了下,不置可否。

    含瑾想起灵璧说自己厚着脸皮问陆修毅,陆修毅陆修毅,你喜欢性感妖娆的还是美丽大方的还是温柔端庄的还是娇小可爱的

    陆修毅怎么回答来着

    陆修毅斟酌了下说,我喜欢长的好看的。

    含瑾也想问问萧钧之,不论他回答哪一种,自己都有理由回信父王,爹呀太子不喜欢我这样的,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刚开始单相思就失恋,身上还背负着勾搭太子的使命,实在没心劲儿完成,含瑾只想回到江夏蒙到自己温暖的被窝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可是有家不能回啊。

    萧杭之大婚的时候灵璧送了贺礼,人没过去。

    采薇说,豫章王府难得热闹,豫章老王爷高兴地胡子翘翘。

    采茵说,从未见世子爷那样高兴,谁敬的酒他都来者不拒,那帮纨绔灌酒灌的世子爷走路脚都是飘的。

    采碧说,我去偷看啦,新娘子真好看,盛装艳服,娇艳的玫瑰花儿似的,我从没见过那样好看的新娘子。

    &n 采葵说,是呀是呀,谢家小姐真好看。

    她们叽叽喳喳的灵璧很心烦。

    在寝殿颓了大半天,看书无意思,逛街没心情。自己的小伙伴要名花有主了,她不应该感到开心吗?

    她开心不起来。

    他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正在她伤感的时候,萧骏之咚咚的脚步声和大嗓门打断了她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情绪,她扶了扶额头。

    萧骏之那天蔫蔫的出灵雀宫,颓废了几天,伤心了几天,调整了几天,终于想开了,能和灵璧妹妹像以前那样,只要她不讨厌他,其他滚犊子。

    见灵璧满目忧愁,萧骏之忙问,“妹妹,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

    灵璧攒出笑容,“你不应该在豫章王府?怎么来我这儿?”

    萧骏之咧咧嘴,“四弟找了一圈没见你,知道你没来非常气愤,撵着我来给你送句话。”说着从袖筒里摸出张皱皱巴巴的纸条。

    萧杭之的字本来就扭扭歪歪,没骨头似的,纸条上面的字迹更加扭扭歪歪。

    字条上面写,“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

    旁边画了一只大猪蹄子。

    灵璧牙痒痒。

    那张可怜的纸条被蹂躏的更皱巴巴了。

    “更衣!摆驾豫章王府!”

    灵璧怒气冲冲杀到豫章王府要和萧杭之理论一番,可是下车她便像扎了气的皮球。

    看二殿下驾到,众人忙山呼千岁金安,萧杭之醉眼朦胧的回头看,对面那女子笑的温婉又慈祥。

    那笑容过后定是嗖嗖嗖的冷箭。

    这箭定会箭无虚发的全部射向他。

    他太清楚了。

    他不就是想要她来射他吗?

    灵璧只看了他一眼,寒暄了几句,便去拜见豫章老王爷。

    萧杭之有点失落。

    见二世子举杯祝贺,萧杭之忙和他碰了,喝的越发豪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