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战神萧破天〕〔昆仑战神叶君临〕〔捡个世子来种田〕〔昆仑战神叶君临李〕〔豪门战神江宁〕〔绝武狂兵叶君临〕〔江瑟瑟〕〔修二代的日常随笔〕〔靳总宠妻有度〕〔龙婿战神〕〔豪婿战神〕〔叶辰王佳珧〕〔神州战神〕〔叶君临李子染〕〔相思一剑〕〔将军有个心尖宠〕〔我的师长冯天魁〕〔当打工仔开了外挂〕〔老祖请出山〕〔拂衣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二十九章 因缘际遇 会者定离
    冷雨从中秋一直淅淅沥沥到重阳,宫中气氛压抑,重阳一切就简,本以为人多热闹的西宫越发冷清。

    敏行已有月余未出门,自中秋后,性子越发冷淡沉默,每日除了眷写诗经外,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倚了窗前长榻看书,沉默,连容贵嫔来也被挡了去。

    萧越日日都来,或是陪着她坐一会,或是用饭,任他说何事敏行都是沉默,萧越也不在意,依旧每日必来。

    因敏行许了前朝皇室又许了北朝,虽后来贵为郡主,身份也很是尴尬。她小时候其实很孤独,只有昭宁灵璧寥寥几人从小亲近她。

    萧越都知道,故唯有更加疼爱她来抵消那些炎凉。

    可是现在灵璧不要她了。

    萧越俨然把灵雀宫当成了承天殿,让夏渊将折子都送了来,除了上朝倒有大半天呆在灵雀宫,看书,习字,批折子,他过的倒很自在。

    灵璧早搬出灵雀宫,容贵嫔只得收拾了灵璧小时候住的偏殿。

    这事在宫中已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只是没人敢提,有不长眼的小丫头窃窃私语陛下又宿在了灵雀宫,恰被路过的灵璧听到,登时被赏了二十棍,发配无梁殿。打二十棍基本是废了,无梁殿有进无出,无衣无药,以前是前朝嫔妃的冷宫,昭后主要关罪大恶极的宫人。

    此后再无人敢嚼舌根。

    容贵嫔责备灵璧刑罚太过,灵璧淡淡道,“儿臣以为,整治风气肃清后宫就该杀一儆百,重典制之。”

    “诚然,你做的对,只是我是狠不下心的。”容贵嫔说罢喟叹。

    采葵小心翼翼的续茶,不小心撒了几滴,手忙脚乱的去擦,怯怯看了灵璧一眼。

    灵璧奇笑,“这丫头近日是怎么了?总这样可怜巴巴的看人,我是能吃了你?”

    采薇忙打趣道,“采葵很怕殿下吃了她。”

     jizhui120.;灵璧笑,“听说人肉是酸的,我可很爱吃酸,采葵你小心些。”

    众人都笑起来。

    宫女报燕昭仪拉着小皇子同崔昭容过来,容贵嫔忙道快让请进,燕昭仪已进来,“不知娘娘同殿下说什么,这样热闹?”说罢笑。

    竹枝取了绣墩让两人坐,容贵嫔指了灵璧握着帕子笑,“咱们以后可得小心灵璧,她要是吃一次人肉食髓知味,我们就要夜不能安了。”

    燕昭仪笑,“娘娘又揶揄二殿下。”

    容贵嫔抱了六世子萧镇之坐她腿上,“镇之最近又长了不少,也重了不少,饮食睡眠可还好?”

    燕昭仪道,“有劳娘娘挂心,都好。”

    容贵嫔爱怜不已,“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安静,可惜宫中无其他同龄孩子伴镇之玩耍,我倒很想在世家里找个男孩给镇之伴读,你们可有好人选?”

    说罢看崔昭容,“敏敏自来就不言语,怎么同镇之一样安静,你家中可有同龄小孩子?”

    崔敏性格安静,温柔淑雅,自进门便一直微笑着看众人说话。听容贵嫔问,忙起身道,“回娘娘,家中弱弟年已七岁有余,也是很安静,素爱读书,恐不适合伴小皇子玩耍。”

    几人讨论了一阵,都不知谁家还有适龄孩子,灵璧忽开口道,“谢公长孙据我所知不足五岁,很是活泼。”

    容贵嫔喜道,“可是才提了南方军副司令的谢宥一长子?”

    “是。”灵璧回道。

    “甚好,印象里谢家大公子一直十七八岁,不想孩子都四五岁了。我回头就奏明你父君,请谢家长孙进宫伴读。”

    灵璧起身道,“儿臣想出宫散散心,先告退了。”

    才两岁多的萧镇之一直安静的待在容贵嫔怀里,见姐姐走,伸了小手向灵璧,“姐姐。”

    灵璧摸摸他小小的脑袋笑,“姐姐回来给你带很多书。”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了半晌,自己也觉得挺没意思,以前在街上逛腻味了便回宫找敏行,敏行不爱言语,她是个话痨,能一直叽叽喳喳到吃饭,敏行总是安静的倾听,不时说一两句,时间就打发掉了。

    以前逛街的时候有萧杭之,萧杭之爱玩会玩,和他在一块倒有趣,可惜萧杭之娶了媳妇忘了哥们,最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据说每天守着小娇妻描眉画眼,赌书泼茶,过得甚是滋润,在京城一时传为美谈。

    含瑾前阵子去了南清山,说是拜师学艺,走时候一脸沉重,豪言壮志的说学不成来誓不还。

    灵璧当时白了她一眼,谢太妃和你差两辈儿,听说脾气刁钻古怪的很,你可别被气哭!

    谢阮宁没把含瑾气哭,韩静要把谢阮宁气哭了。

    这孩子精力旺盛,太闹腾,一宿一宿看戏本子,不知疲倦。好在终于要把她送回京城了,等回南山,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从车窗外看见姐们的含瑾催停马车,精神抖擞的蹦下车。

    含瑾说,“握爪。”

    灵璧说,“碰蹄。”

    两个人愉快的撞了撞拳头。

    谢阮宁在马车里纨扇遮面,淡淡瞥了一眼,那少年眼神过来,看见她,微微惊讶。

    谢阮宁也挺惊讶的,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乔苏。这小孩儿绝对骗了她。

    &n什么乔苏,定是哪家王孙公子。

    乔苏刚想说句什么,谢阮宁催促马车快走,乔苏只看车帘被放下,一骑轻尘卷过,马车已跑远。

    含瑾问,“哥哥,你从哪里回来?”

    “南山。”

    到甘棠宫的时候容贵嫔已经等在宫门外,苏瑶扶着二小姐,还没走过去,容贵嫔已经迎上来笑道,“太妃一路辛苦。”

    谢阮宁道,“还好。”

    两人进殿,相对坐下,容贵嫔问,“太妃今日还回去?”

    谢阮宁浮了浮茶,缓缓道,“自然要回去。今日来,不过见敏行一面。”

    容贵嫔怅然叹息,“那太妃怕是要失望了。”

    谢阮宁道,“无妨。”说着起身。

    一杯茶还没喝完,谢阮宁便要走,容贵嫔吩咐竹枝带两人过去。

    去灵雀宫路过沉香池,恰看见自己曾经居住的永始宫。

    驻足停留了会儿,谢阮宁指着宫门同苏瑶说,“你看,里面定是花草埋径,门窗积尘。”

    苏瑶扶了谢阮宁走,“姑娘,莫看了。”

    到了灵雀宫宫门口,竹枝敲门,小内监声音从门丽传出来,“何人?”

    竹枝道,“谢太妃来看郡主。”

    听出竹枝的声音,那小内监将宫门开www.mein168.了条缝,一脸歉意的道,“郡主不见人,姐姐。”

    竹枝道,“你去回禀,就说谢太妃来了。”

    三人在门外站了会儿,那小内监引着踏雪和宋嬷嬷匆匆过来,宋嬷嬷是谢府老人,看见二小姐,眼泪一下流出来,“二小姐。”

    谢阮宁微微点点头,笑,“宋嬷嬷。”

    宋嬷嬷仔细打量着面前这旧主子,不住点头,哽咽着说,“二小姐倒不见老。”

    踏雪前面带路,谢阮宁等人跟着,“嬷嬷有四十了罢。”

    宋嬷嬷道,“可不是?下个月将将整四十。”

    凝珠扶着敏行已走过来,看见谢阮宁,屈了屈膝,谢阮宁看她一脸病容,忙用纨扇止住,“不必多礼。”

    敏行脸色苍白,强攒出笑,“近来不舒服,失礼。”

    两人坐在院中的小石桌前,半晌无话,还是谢阮宁先开口,“可有人为难你?”

    敏行正低了头蹙眉出身,听谢阮宁问,轻轻摇头,“我又不出门。”

    谢阮宁细细打量了下面前人,心想怪不得萧越不舍得送北边去,这样兰风荷骨的美人儿,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更别提萧越那样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

    谢阮宁斜倚了桌上,赏玩着扇面,淡淡道,“我在山上虚度了十年,倒也不是没有感悟,有几段佛经说的甚妙,讲与你听。”

    “如河驶流,往而不返,人命如是,逝者不还。十年刹那,都说我不见老,怎么能不老呢。来者不欢喜,去亦不忧戚,不染亦无忧,二心俱寂静。”

    “一切恩爱会,皆由因缘合。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人生呢,不过是缘分推着往前走,以前我自怨自艾,如今倒想开了,会者定离。所以,你也不必着急。”说完轻笑,指端拂过扇面,触肌生凉。

    正说着,脚步轻响,谢阮宁不必回头便知道是萧越来了。

    萧越自顾自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刚进来听你讲禅,唔,你倒顿悟了不少。”

    谢阮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十年过去,这畜生竟然还是帅的这样天妒人愤。

    萧越道,“你倒说说,你还悟了什么?”

    谢阮宁玩了会纨扇,笑,“爱欲之人犹如执距,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顿了顿,又道,“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闻言,萧越轻笑,“我不信神佛,不信轮回,你不必呛我。”

    谢阮宁笑,“我知你不信,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身缚尚可解,心缚不可脱,心既为欲缚,常受诸苦恼。”

    萧越不置可否,眼神落在她手中纨扇上,定睛看了看,伸手道,“拿来我看看。”

    谢阮宁看了看手中的扇子,并不想递给他。

    萧越不由分说的从她手里拿了过来,凝视片刻,道,“这画风,倒熟悉。”

    谢阮宁从他手里拿过来,淡淡道,“快晌午,回了。”

    萧越眉心微皱,一把拉住她衣袖,“谁画的。”

    谢阮宁轻轻扯开,“一小友。”

    萧越再没说话,看那清丽身影施施然离开,敏行听着二人打了半天机锋,不置一言,细细咀嚼了会谢太妃的话,颇觉皎然。

    见谢太妃要离开,敏行正要起身,萧越拉住她,“理她作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