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婿〕〔全球游戏进化〕〔一双鹰瞳〕〔漫威的公主终成王〕〔众里寻她千百度之〕〔妖牛家族发展史〕〔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本仙在此〕〔极品女婿〕〔女配拒绝当炮灰〕〔系统坑我来种田〕〔至尊赘婿〕〔我给地府送外卖〕〔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穿成虐文女主后她〕〔农门茶香远〕〔祭献寿元能变强〕〔权游:睡龙之怒〕〔都市无敌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三十三章 风雨夕闲坐对花签
    几人还未下山便雷声轰隆,夏渊道,“陛下,要下雨了。”

    萧越看了看天,没有说话,继续往山下走。

    想来是自己太过冲动,阮宁虽不拘,但向来清净自持,不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刚走到山下,倾盆大雨瞬间砸下来,夏渊忙掀起车帘,萧越一低头上去,“回宫。”

    敏行自小就怕雷声轰隆,每逢下雨天便睡不着觉,靠翻书解困,以前雷雨时候,他不忙便接了她在身边,燃烛之侧,她翻书消磨时间,他彻夜批折子。

    想到敏行想睡又不敢睡的样子,萧越催促,“快些。”

    敏行戌时迷迷糊糊醒来,听窗外隐约有风雨之声,起身去看,果然入秋之雨正冰冷冷的淅沥,一片萧索,扑面寒气。

    走到灵雀宫宫门口,萧越有些踟蹰,在雨中立了一会儿,他抬脚往回走。夏渊忙举着伞紧跟上,心想陛下最近真是越来越难以捉摸。

    走到摇光苑,萧越拐进去,夏渊才敲了两下门,便有小太监开门,一见是圣上冒雨前来,激动地话都说不利索,“皇皇皇……皇上万岁!”

    萧越皱眉看了他一眼,抬脚往里面走。

    陈婕妤已睡下,听见海棠帘叮咚响,迷迷糊糊醒来,一睁眼便看见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她揉揉眼睛,以为是在做梦,正惊疑,萧越轻笑,“怎么?打扰你休息了?”

    陈婕妤这才反应过来真是陛下,忙扑他怀里,搂着萧越脖颈撒娇,满是委屈,“妾身还以为又是在梦里。”

    萧越自顾自解开衣衫,“外面下雨,来你这儿避避。”

    陈婕妤感动的简直要泪眼汪汪了,已经是半夜,陛下改完折子还跑到自己住处,她一颗少女心不禁又惊又喜。

    看她一脸哀怨,萧越捏了捏她脸颊,“睡罢,朕抱着你。”

    对陈婕妤来说这真是意外之喜。她近来日日盼着,奈何圣上已连日不到后宫,今日听说圣上责罚了太子,心想估计又要泡汤,没想到陛下今晚竟然来了。

    有道是,神女有意携云至,襄王无心入梦来。

    萧越看枕边陈婕妤脸颊微红,睡得香甜,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听见窗外雷声依旧轰隆,不由得辗转反侧。

    陈婕妤听到动静醒来,“陛下要干嘛?唤宫人就是。”

    “你睡罢。朕走了。”

    陈婕妤惊讶“这么晚,陛下要去哪儿?”

    萧越道,“回承天殿。”

    陈婕妤知留不住,忙起身帮他穿好衣服,玉坠香囊一样一样帮他在腰间挂好,目光缱绻依依不舍的送他出去。

    萧越赶到灵雀宫,宫人早已歇下,值夜的小内监听见敲门声,忙从睡梦中惊醒开门,一看是萧越,惊恐的跪下,“奴才开门晚了,望陛下赎罪。”

    萧越不搭理他,径直进去。

    www.speaknihongo.  听见敲门声,踏雪道,“谁呀?”

    “开门。”

    踏雪一听是陛下声音,忙起身要去开门。

    敏行果然没睡,听见萧越声音,她立刻吩咐道,“不许开门。让他走。”

    踏雪只得隔着门说,“陛下恕罪,郡主已歇下了。”

    萧越道,“朕说两句话便走。”

    踏雪看看敏行,有些纠结,“郡主,陛下这样关心你,知道你打雷天睡不着,大老远过来,让他进来罢。”

    不待敏行答应,已披衣去开了门。

    踏雪可不敢将圣上关门外面。

    敏行余光看见萧越带着冷雨进来,鞋袜已湿,只低了头继续画那半幅残荷图。

    萧越换了衣服鞋袜,走过来俯身看她用细笔勾那枯荷叶。画已成大半,轮廓细节已有,只剩着色,可见她已画了几个时辰。想想自己那会正在陈婕妤那,不由有些歉疚。

    “你且歇一歇,都劳神这几个时辰了。”

    敏行不言语,继续点荷叶黄绿之色。萧越磨了约一指甲盖石粉,兑水,调好颜色,在笔筒捡了支笔,俯身细细将荷花色点成褚红,颜色反差明显,更添冷清。敏行本想点淡粉色,他这样一点,果然高明很多。她学画师出于萧越,用笔多冷清,她的冷清是置身事外的冷清。萧越的冷清是繁华之中的冷清。比她更添悲凉。

    她将荷叶着色毕,萧越荷花色也将将收笔。

    敏行又捡了根笔蘸墨,略一思索,题了句“芰荷当秋风,遇雨仍从容”。

    萧越看半天,道,“太过悲凉。”

    敏行不搭话,只唤踏雪收拾桌面。自己起身去洗漱,自顾自斜倚了榻上随手捡了本书看。

    隔着珠帘,萧越坐在外间桌边翻书,敏行瞥眼看见他侧脸,俊朗刚毅,神情认真,身子纹丝不动,只有黝黑深沉的眼珠在字行间移动。

    窗外冷雨依旧淅沥,看了眼更漏,深夜还长。看了会书,略有些口渴,想要唤踏雪倒杯茶来,又觉得时辰太晚,想要起身,又不想去外面,如此踟蹰了片刻,萧越头也没抬,捏了青瓷茶壶斟了两杯茶,一杯推到她常坐的位置,一杯自顾自端起来饮,眼神依旧在书上。

    好一会儿,萧越开口,“茶要凉了。”

    敏行隔着珠帘不时看萧越一眼,不时看更漏一眼,听他说话,恍然惊觉,磨蹭了会儿,这才起身走到外间,坐下来,双手捧了盅子,正匆匆忙忙一气儿喝完,准备起身回去,萧越抬眼看她,笑道,“夜还长,不如玩个小令打发时间罢。”

    敏行握着杯子坐在桌边,不置可否,萧越已自顾自起身拿了纸笔过来,“在纸上写下花名,这花名需得四个字形容。抓到花名的人念一句相应诗词,另一人猜是何种花,谜底也得一句诗形容。”说着已写完一张字条,萧越拿起来吹了吹,桌上挪了只碧玉盘来,卷好放进去,“你也写。唔,只我出题,不公平。”说完轻笑了下。

    敏行“……”

    萧越已取了一支笔放她手边,刚听他讲规则,敏行心想这小令倒新雅有趣,长夜又困又无趣,不妨打发下时间。

    见她动笔写,萧越笑,“猜错了可是要罚的。”

    敏行继续写,头也未抬,“你说说。”

    萧越微笑,“对者问一个问题,或提一个要求。错者自罚酒一杯。”

    敏行想了想,这小令简单,何至于喝酒,便点头允了。

    萧越见她不反对,唤了夏渊,“前阵子酿的青梅酒,取来。”

    两人运笔如飞,不时便写了数张花签,夏渊已取了酒来,笑眯眯站在旁边伸着头瞅,萧越瞥了他一眼,“睡觉去。”

    夏渊噢了声,悻悻的出门。

    这厢两人写好,萧越道,“你先来拈,我猜。”

    敏行信手捏了一张花签,展开来一看,是萧越出的题,上面写着“国色天香”四字,暗道这个简单,不用思索,她脱口而出,“花开时节动京城。”

    萧越立刻接上,“独立人间第一香。我提要求,唔,给我倒杯茶。”

    敏行顿了下,取了茶壶给他满上。

    萧越手向盘中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又是自己写的谜面,“占尽春色”四字,他微微一笑,“借问酒家何处有。”

    敏行信口道,“小楼一夜听春雨。给我倒杯茶。”

    萧越也给她倒了杯,笑道,“看来我出简单了,难不到你。”

    敏行不言,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唔,总算是自己写的谜面,看着“东篱高士”

    四字,她缓缓道,“宁可枝头抱香死。”

    萧越略一思索,淡淡笑,“怀佳人兮不能忘。”

    敏行愣了下,“你这句有歧义。”

    萧越点头笑,“就是有歧义,”

    她说的歧义和他说的歧义分明不是一个意思,见她脸色微冷,萧越摇头笑,“罢了罢了,重念一句,荷尽已无擎雨盖。我说的有歧义,就不劳驾你倒茶了。”说完拈了张花签,上面写着“瑶池仙品”四字,嗯,敏行出的。

    “去年今日此门中。”

    敏行道,“灼灼其华。你坐的离我远些。”

    这个要求……嗯,不开熏。

    萧越还是往旁边挪了一丢丢。

    敏行向盘中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愣了下,正皱眉思索,萧越笑,“难住你了?”说完闲闲倒了杯茶。

    敏行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久客他乡”是谓何花。又思考了一会,她认输道,“实在不知。”

    萧越接过来看一眼,笑,“这个好猜也不好猜。我将谜面出与你罢,疏影横斜水清浅。”

    &nbjisupic.sp; 敏行细细思索,可不是梅花!于是接道,“江南无所有。”

    萧越点点头,笑,伸手斟了一杯酒,做了个请的手势拾。

    敏行看了半天,端起来,用衣袖挡了浅浅啜饮。青梅酒甘冽,别有一种果香,幸好不是席上用的烈酒,尚可接受。

    萧越见她饮了,这才拈了花签,看完笑道,“有趣。倒是便宜你了。草秀故春色。”

    敏行正想他说的便宜她了是什么意思,一听这句诗,忍不住嘴角弯了下,原来是自己写的占尽风情四字。

    “人在天涯鬓已斑。再离我远些。”

    萧越见她笑,不禁怔了下。

    他已经太久没见她笑。

    好一会儿,他道,“我写个占尽春色,你写个占尽风情,难得。”

    敏行见他看着他,一想刚才有些失态,心里便有些懊恼,“我提了要求,你再离我远些。”

    萧越摇头笑,又离她远了一丢丢。见他每次都象征性的挪一点,敏行颇有些气闷,又不想和他多说话。于是她展开花签看,上面写着“风露清愁”四字。

    “山有扶苏。”

    萧越犹自恍神,耳边传来清冷嗓音,他回过神来,“西风愁起绿波间。唔,今天有些累,你帮我,捏捏肩膀。bosijd.不准拒绝,愿赌服输。”

    敏行惊讶的看着他,见他一脸坦然,只得起身,捏了他两下肩膀又坐回去。

    萧越笑,“你耍赖。”

    敏行道,“跟你学的。”

    萧越笑,捏了张花签,上写“瀛洲玉雨”。

    “玉容寂寞泪阑干。”

    敏行道,“忽如一夜春风来。”

    萧越笑,“不对,不对。你这谜底可不是形容梨花的。”

    敏行道,“你说的谜面也不是形容梨花的。”

    萧越摇头笑,“罢了罢了,我们各退一步,各饮一杯。”

    敏行见他说的有理,无可奈何的拿起杯子,不自觉的抿了嘴,颇有些气鼓鼓。

    萧越见她难得流露出小女儿情态,不由得微笑。

    敏行又拈了张,想了想,道,“银瓶清浸广寒家。”

    萧越道,“屋贮阿娇纯用金。”

    敏行可算抓住他的错处,立刻道,“这句诗不对。”

    萧越看着她,似笑非笑,“哦?怎么不对?”

    敏行见他耍无赖,起身道,“不玩了。”

    萧越按按手,示意她坐下,忍笑道,“重说一句,何年分种小山家。如此可以了罢?”

    说完怕她走,忙展开花签念,“东园先见一枝芳。”

    敏行道,“昔年相望抵天涯。”

    萧越指着她摇头笑,“你耍赖。这诗没法判断到底说的何种花。”

    敏行针锋相对,“跟你学的。”

    萧越笑,“你捡花签。”

    敏行捡了个,展开一看,又愣住了。

    这人出的题怎么这样怪!

    萧越见她又愣住,笑道,“你不如先饮酒。”

    敏行想了想,有些泄气,只得饮酒。萧越拿来看,“唔,珍珠屏风。这种花,宫中最多,取多子多福之意。”

    敏行一杯酒未饮完,脱口而出,“动人春色不虚多?”

    萧越点头,“我为伤春心自醉。这张花签简单。莫言富贵长可托。”

    敏行道,“有女同车。”说完她顿了顿,“我不喜欢玫瑰花香。”

    萧越愣了下,才知道她说什么。

    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嘴角微微弯起,“来人,备水洗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