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三十七章 问郎花好妾颜好
    雨在第四天中午方停,京中还无消息,陆修毅当即决定,将所有东西登记在册撇下,着人看守,其他人轻装赶路,等京中人来再带回去。

    缓缓行了四五里,陆修毅命整顿休息。其实行军他都是二十里一休息,考虑到有三位女子,他才将将行了五里便休整。各队点了人数,都坐下稍稍喝水换衣,一小队人前面探路。

    公主安危要紧,宁可走慢些。

    山路崎岖,泥泞难行,灵璧和两位宫女又久在深闺,走的步步维艰。宋晋道不如编个藤架让公主坐了走,灵璧立刻反驳,“路这样难行,摔了本宫你担责任?”宋晋立马闭嘴。

    灵璧道,“陆大人,还得麻烦你背我。”陆修毅已摸透灵璧性子,也不多说,弯腰让她上来。心道昨日只顾着爬坡,今日才知道她如此轻盈,还不及枪沉,故脚下沉稳,丝毫不比刚才独行慢。

    灵璧将头靠在他肩上,陆修毅心一惊,脚步虚了下,走慢了些。

    回京路迢迢,他倒希望这山路再远些。

    只怕以后再无机会了。

    灵璧呼吸就在耳边,吹得他心里痒痒的。他听见她柔柔道,“陆大人,我沉不沉?”

    “殿下柔弱,回去可要多加些餐饭。”

    灵璧嗤的笑了下,“胖了就不好看,就没人喜欢了。”

    “殿下天生丽质,即便胖也别有风韵。”

    灵璧笑,“那陆大人喜欢胖的还是瘦的?”

    陆修毅顿了顿,“若是喜欢的女子,胖瘦都无所谓罢。殿下,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他问。

    灵璧趴他耳边,呵气如兰,“你这样的啊。”

    陆修毅稳稳当当行路,却不答她话。灵璧等了半天,见他毫无反应,叹了口气,“没劲。”

    陆修毅还是稳稳当当行路。

    她伸手折了柔软树枝在手里玩,玩心大起,在他脸上轻轻逗弄,陆修毅道,“殿下是想让臣跌了,还是想让臣把殿下跌了?”

    “你敢摔我一下试试?”

    陆修毅一松手。

    灵璧一惊,赶忙搂紧了他脖颈。却见他眼角眉梢浮出笑意,知道被他捉弄,灵璧气结,憋半天憋了句,“陆修毅,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欺瞒本宫。”

    “臣不知何事欺瞒了殿下。”

    “你自己心里清楚。”她再不说话,只倚了他肩膀闭上眼睛小憩,却是一脸憋不住的笑意。

    灵璧在他背上睡着了,陆修毅生怕惊醒她,遂轻轻放下,不想灵璧还是醒了,睁开眼看见他,眼神亮亮。

    “打扰殿下休息。部队休整,殿下刚才颠簸,现在可好好睡会。”

    采茵采薇前来服侍,灵璧摆摆手,伸了个懒腰,手支着头撑在膝盖上,看着陆修毅笑,“我不颠簸。一路很安稳。多谢陆大人。陆大人坐下休息会。”

    陆修毅也觉得有些累,走开几步,坐在了离她不远处休息。

    采茵送上水,“殿下喝些水润润罢。”灵璧下巴轻指陆修毅,“请陆大人先喝。”

    陆修毅指指宋晋手里,道有水,殿下自便。

    灵璧接过,饮了一口,摇着水壶,半是正经半是笑,“陆大人,这壶水本宫赏你,你是喝还是不喝?”

    采薇别过脸去憋着笑,偷眼看陆修毅反应,陆修毅脸上有些烫,自长大后,他应该是第二次这样尴尬的为难。

    第一次是年前谢苇一当着谢伯父面说要嫁给自己,才不嫁给萧杭之。谢伯父气的吹胡子瞪眼,谢伯母忙将女儿拉到了后院。

    灵璧还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陆修毅吩咐边上一脸正直的宋晋,“去拿碗来,将殿下赐的水与我些。”

    灵璧不依不饶,“若倒在碗里就不是本宫这壶水了。本宫不许。”

    “殿下有些任性。”

    “你才知道。”

    陆修毅只好接过,反转了灵璧唇齿相接的地方,微微饮了口。

    采茵笑,“陆大人,这水甜不甜?”

    采薇也笑,“不要打趣陆大人。你看他耳朵都红了。”

    宋晋竟然凑来身子瞧,看陆修毅瞪他,忙正襟危坐两耳不闻,眼神犹瞥他。

    “陆大人不喝完就是辜负本宫心意了。”

    陆修毅无奈,水壶小巧,也就四五盅茶的样子,他边喝边想,诚然,这水是甜的。饮完最后一口,他将水壶递与采薇,“多谢。”

    采薇忙道,“大人客气。”他低了头,不看向灵璧方向,便挑了话头和宋晋说jdzc365.话。宋晋家在长州,父亲官职县长秘书,入伍后一直在定州北方军,职务传令兵,因有次送信口齿伶俐有条不紊,陆修毅喜欢,便调在身边做了亲卫。宋晋虽吊儿郎当,做事倒也严谨,只是还未脱少年人心性,自回京他倒好逛,结识了一班纨绔子弟,整日游手好闲。

    宋晋道,“将军还记得那次我们追击北朝细作,里面竟然有女子,不过长得真美,和采薇姑娘有些像呢。”

    陆修毅回想,“确有几分神似,不过北朝女子多骁勇,那细作自有一股英气。”

    采薇好奇,“我家世代居住京城,成年女子一律为宫女,男子入神殿洒扫。那女子与我相似倒也令人惊奇。我倒很想看一眼。那陆大人后来把那细作怎么样了?严刑逼供?杀了?”

    “这种细作就是上二十道酷刑也问不出半个字的。我初时抓住也是严审,一上刑他们就咬破口中毒药,折了不知有多少。后来当然是放了。”

    “放了?那他们回去不是泄露信息?”

    宋晋笑,“姑娘有所不知,这种细作多的很,我朝也有派往他国的。放他们也是以人换人。”

    采薇点点头,“原来如此。要真杀了觉zhishidaxue.得好可惜呢。”

    “姑娘也怜香惜玉。”宋晋笑嘻嘻道。

    “倒不是怜香惜玉。女儿家命苦的本就多,她们想来不知受了多少苦楚,能有条生路也是好的。陆大人不会把他们打残才放的吧?”

    宋晋笑,“将军哪有那样残暴。”

    半天没听见灵璧说话,陆修毅不由回头看,却见灵璧正踮脚欲摘头顶开的泼洒的黄色野花。灵璧在女子中也算高挑的了,依旧差半臂够不着,陆修毅起身,轻轻一抬手压低花枝,让她自己折下最繁茂的一枝。灵璧赏玩半天,花枝贴面,问他,“陆大人,我好看还是花好看?”

    陆修毅别过脸,“都是很好看的。”

    采茵笑,“陆大人真实在。殿下要你夸她好看,你却说都好看,殿下心里很不乐意呢。”

    果然灵璧哼了声,坐下挑了两朵半开未开的花朵与采薇采茵簪上,三人打打闹闹,他晾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宋晋起身,笑着拉他,“将军太不解风情。”

    陆修毅怎不解风情?只是装不懂罢了。

    他起身去查看队伍,见一切妥当方命启程。差了宋晋去照看三人,他在前面开路。不多时宋晋报,殿下不肯行,说陆大人不来她害怕,要将军护着才行路。

    陆修毅道,那你就回殿下,别赶路了。留在这儿,山上多虎狼,尤其爱闻香出没。

    宋晋笑,“殿下女儿家,这样吓不好罢。”

    “你去回她。”

    不一会宋晋赶来,“殿下很生气,却没有说什么,将军还是去罢。”

    陆修毅不置可否,灵璧声音已在身后响起,端的是怒气冲冲,“陆修毅!”

    “殿下跑的倒挺快。”他说了句。

    采茵采薇气喘吁吁跟着,灵璧听他这样说更生气,脸色微红,薄汗晶莹,抓了他衣襟在手,只瞪着他不说话。

    陆修毅行路,灵璧抓着他也走。于是陆修毅放慢脚步,挑平坦山路走。一路无话,一炷香时刻,陆修毅开口,“殿下累不累?”

    灵璧哼了声,半天说,“累。你背我。”

    陆修毅抬脚继续走,充耳不闻,灵璧抓着他衣襟,却停下来,牵扯他也不能动。

    他知道灵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好蹲下来,灵璧欢喜的扑他背上,搂紧他脖颈。

    采薇在身后小声笑,“宋大人,殿下和你家将军很配呢。”

    宋晋也笑,“我家将军相貌堂堂,放三军之中也是最俊的,殿下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是一对璧人……”

    陆修毅微微回头呵斥他,“宋晋,再胡说仔细我割你舌头!”

    宋晋吐吐舌头,不敢再说。

    灵璧笑道,“为什么不许人家说话?宋晋,你接着说,本宫喜欢听。采薇回去赏,宋晋也赏。”

    采茵嘻嘻笑,“放眼这京中公子,陆大人也是出挑的呢。”

    灵璧道,“采茵回去赏。”

    宋晋笑,“我是不敢再说了。只怕将军回去就赏我辣椒水铁板凳,还要割舌头,好可怕呢。”

    “哼。他敢。他若为难你便是和本宫过不去。”宋晋像捡了宝,“有殿下这句话,宋晋愿为殿下www.pvckouban.献绵薄之力。”

    灵璧趴陆修毅耳边,“陆大人,你敢不敢?”陆修毅道,“殿下金口玉言。”

    听他这样说,灵璧心满意足的一脸得意洋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