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四十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三法司又出了案子,陆修毅忙的不可开交,转眼五月,陆修毅又开始忙敏行进宫诸事。

    那日陆修毅连夜将敏行送到谢府,谢陵才知圣上为了悔亲竟然报郡主病逝,这烫手山芋他不敢不接,忙让谢宥一安排在别院里好生伺候,只对人说是旧年部下不幸染病身亡,留下孤女无依,所以接了来到谢府抚养。

    敏行没想到萧越这样不择手段,她已经想到不日之后萧越会编个名义再将她接回宫中,那时她就是入了礼部册子的嫔妃,世间再无敏行。

    十六年前,萧越将她从谢府接到他身边,十六年后,萧越依旧从谢府把自己接到他身边。

    谢府众人都忙着大丧,进进出出的奔忙,敏行待在别院,倚了阑干看池塘里花匠驾着小舟清理荷塘,倒也别有意趣。

    仆妇寻了碧绿荷叶作伞撑在岸边拍手玩耍的粉雕玉琢小女孩头上,衬得她分外可爱,敏行不由得微笑,这几个月来的抑郁也散去不少,春光温暖,她觉得很舒服。

    谢宥一已在她身后看了半晌,春风吹不散眉弯,直待她看着长藿微笑,谢宥一自己也弯出笑意。

    她浅浅淡淡笑时候最好看。

    她应该多笑笑。

    谢宥一心想。

    敏行回头喝茶,才发现谢宥一站她旁边,欲要起身,谢宥一拱手,“不敢劳烦。”

    敏行指了指长椅,“谢公子坐。”

    两人不知说什么好,谢宥一开口,“圣上何意?”

    圣上趁夜将敏行送来谢府,第二天就昭告天下郡主病逝,他不是没有疑惑。

    敏行不答,好半晌www.ytfeiyong.,她缓缓道,“往日多得谢公子指导,今日不知能否有幸听一曲聊以慰怀?”

    谢宥一道,“稍等,容我去取箫。”

    敏行点头,继续看荷塘沉思。

    片刻谢宥一归来,手上拿着一杆青竹长箫,很是雅致清幽。

    “我长年在关在,箫也多金戈之声,愿奏一曲,请郡主品鉴。”

    说罢长身玉立,缓缓而吹,却是凤凰台,无端让人觉得悲凉淡远。

    一曲罢,余音袅袅,敏行道,“谢公子绝艳天纵,我是断吹不出这样好的曲子。”

    谢宥一道,“郡主若有机会去边关,对着大漠圆月,可吹一曲关山月,那是别地吹不出来的曲子。宥一还有一本自己补的残曲,也带了来助郡主解闷。”

    说罢奉上,敏行略略一翻,里面皆是前朝历代失传或残缺不全的曲子,谢宥一都一一订正修补,也有些未补,看她有疑惑,谢宥一解释道,“有些补了总觉得突兀,还在斟酌。”

    两人闲聊片刻,谢宥一见弟妹周蓁蓁已祭灵回来寻幼女长藿回家,携了箫告退。

    京中出了这样一件大八卦,谢宥一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可见他确实很闭塞。

    这日陆修毅在按察司点卯完尚早,遂打点了东西去谢府。

    谢定一早在花厅候着,长藿小短腿摇摇晃ysyshop.晃进来后就抱着爹爹腿抽泣,委屈唧唧。谢定一一看女儿哭,忙单手抱起,对陆修毅笑道,“这是我的小冤家,她一哭我心都碎了,拿她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说着做鬼脸哄女儿。

    陆修毅碰碰长藿小脸,“粉妆玉琢,确实让人疼爱。”

    灵璧生的好看,倘若生个女孩,一定像谢定一家姑娘一样可爱罢。

    生个女孩颇好。

    想到这儿,陆修毅有些走神。

    谢长藿才两岁多,哭唧唧道,“哥哥们不带我玩,说我是爱哭鬼……”说完鼻子一吸又要哭。

    谢定一赶紧哄她,“乖不哭不哭,爹爹给你捏了小泥人,猜猜哪个是长藿?”

    谢长藿破涕为笑,“这个是长藿!长藿有,长显哥哥长晔哥哥都没有。”

    逗了半天长藿才忘了哥哥们不带她玩的事,跑一边只顾着让小泥人过家家。

    “你家大少爷在宫里可还好。”陆修毅问道。

    “长显和六世子很合得来。前儿回家一直说六世子是个小哑巴,这熊孩子……”两人边说边往里走。

    听说陆修毅到府里,谢陵忙出来,看陆修毅一身正服,知有要事,忙让人寻了谢宥一来作陪。

    因两家是世交,互相问过后入座,陆修毅开口道,“世侄这里先恭喜苇一妹妹了,成亲之日俢毅公务在外,错过了妹妹好日子。”

    谢陵爽朗大笑,“何必说那生分话!世侄此次来是何要事?”

    陆修毅沉吟道,“不瞒世伯,此次圣上派下来的差事,俢毅很是棘手,却不得不做。”

    www.dimyn.

    萧越将这个棘手的活儿交给陆修毅,陆修毅有些左右为难。

    圣上不是沉浸女色之人,这样周折的将敏行留南朝,看来是确实喜欢。

    谢陵正色,“可是郡主事?”

    陆修毅点头,“世伯肯定心有疑惑,圣上为何连夜送郡主出宫又假称郡主升仙。”

    谢陵道,“确实,还请世侄细细说来听。”

    谢宥一直觉陆修毅接下来说的话定是他不愿听的,他很想拔腿就走,可只能微笑去听。

    “世侄明说了罢。圣上有意郡主进宫承恩,奈何去年才许了北朝,只好报郡主升仙。圣上意思是让世伯收郡主为养女,择了吉日再接进宫去,所以对外这还得有劳世伯,莫让人闲话了去。”

    谢宥一晴天霹雳,霎时嘴唇苍白,气血上涌,昏昏然心如刀绞。

    陆修毅说完,看谢宥一脸色不好,关切道,“宥一脸色不好,可是身体不舒服?”

    谢宥一强笑,“这几日旧疾又犯,刚又觉不舒服。若无事宥一先告退,实在失礼。”

    陆修毅道,“你这旧疾拖了几年总不见好,可要趁早寻个好大夫一势去了病根。也无他事,你快快回去休息罢。”

    谢陵也道,“你先回去好生歇着,圣上那我明日上折子再让你宽几日再启程去定州。元也病逝,北边忙着治丧,元昌已回去奔丧,你倒不用急着去。”

    谢宥一告退,嗓子干疼,茫然的走出去,外面艳阳高照,他浑身发冷,想去别院,想想无话,只得回房。

    元恪少年人,性子最是张扬,倘若知道圣上如此,那北边师出有名,定要大动干戈。

    想到北边六个州又要打仗,自己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谢宥一胸口闷的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